alexa
置頂

一個小說家要懂得人性的孤獨

文 / 謝其濬    
2001-03-01
瀏覽數 13,750+
一個小說家要懂得人性的孤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你怎麼看故鄉對你的影響?

A:桂林(白先勇在桂林住到五、六歲)在歷史上一直是屬於流放的地帶,雖然落後,但是相對來說,很樸實,有一些很基本的東西,我所謂的烈性,特別是男女之間的烈性。像「花橋榮記」裡那種對感情的執著,或是「玉卿嫂」裡那種西南邊陲女性敢愛敢恨的性情。所以我想,桂林的山水,和廣西人的個性,應該影響我不少,我後來發現自己也有那種廣西人的蠻勁。

在病中體驗孤獨

Q:童年時你生了一場大病?

A:對。一遷到重慶,我就被發現有肺病,立刻被隔離 ,大約有四、五年的時間 ,我本來是個很外向的人,很愛熱鬧,可是一下子就被孤立起來,好像是被囚禁。

Q:大陸學者劉俊先生說,你小說裡常有一種被壓抑的孤獨感,他認為這是在你生病那段時間形成的。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1 / 03 月號

第17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