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侯文詠:寫作是有趣且必須維持的事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1-02-01
瀏覽數 14,700+
侯文詠:寫作是有趣且必須維持的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星期五的早晨,和侯文詠約在出版社的會議室,穿著西裝的侯文詠叫了杯咖啡。當小妹端進咖啡時,他說,「這麼漂亮的杯子喔?我只要咖啡就好,不要那麼漂亮的杯子。」小妹覺得有點好笑。第二次和侯文詠約訪,是在東區的一家咖啡店,侯文詠問那位因為要上飲料而打斷訪問,頻頻道歉的服務生說,「對不起是你的口頭禪嗎?」

這就是醫生作家侯文詠,正經說話的時候是我們熟悉的醫生氣質,斯文且沉穩,但一打開話匣子,他就會變身成《頑皮故事集》裡面那個全身掛滿「狗牌」的頑童,操著不甚標準的國語,開心起來還會笑到趴在桌子上,彷彿「玩得很高興」。

對他來說,醫生身分只是一個「擋箭牌」,擋掉社會對他的壓力與要求,但他的骨子裡有他自稱的「怪異」性格,他喜歡熱鬧,喜歡「玩」,希望寫的東西可以讓大家起共鳴、因為有話題而交朋友,不管是一起哭,還是一起笑。

對於書,他也喜歡熱鬧,不喜歡冷調的卡爾維諾之流。但是他承認他看了許多似懂非懂的書,只是為了滿足他對這個世界的想像。

書,是這個鄉下小孩看世界的唯一窗口,對他而言,能抓住什麼就抓住什麼。

本刊特別約訪侯文詠,談他的閱讀經驗。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