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享受南台灣的熱情奔放

文 / 趙悅筑    
2001-01-01
瀏覽數 11,100+
享受南台灣的熱情奔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濃烈的陽光,攪動輕軟的溪水,碧綠、深藍交織著清可見底的河床。順著溪流的蜿蜒,鑿出細緻的環流丘、曲流等地形。挨近層層相疊的山峰,樹林旺盛的生命力躍然眼前。

追逐一隻漂亮的大紫斑蝶,晃進古意盎然的石板屋村落,巧遇魯凱族貴族的婚禮。原住民將新鮮的花果束成美麗的頭冠戴上,盈盈的笑臉映著華麗的服飾。衣服上綴飾的銀鈴,發出清脆的聲響,在微醺的午後,暖暖地發酵。

這就是茂林風景區,台灣即將成立的第八座國家級風景區。自然景觀的風采與人文韻味的甘醇,烹調出南台灣的熱情。

民國七十八年,台灣省政府交通處旅遊局(現改制為交通部觀光局霧峰辦公室)早已開始積極規劃茂林風景區之開發建設工作,後經評鑑為省級風景特定區。最初僅包含高雄縣茂林鄉部分行政區,面積只有四千八百公頃。

為因應地方單位要求,茂林風景區分別於民國八十六年、八十九年擴大其經營範圍,目前涵蓋高雄縣桃源、茂林、六龜及屏東縣三地門、霧台、瑪家等六個鄉鎮,面積也增加為五萬九千八百公頃。

最近,茂林風景區更因其境內豐富之觀光資源,而升級為國家級風景區。

茂林的自然風華

走在茂林的山林裡,不經意地仰頭一望,大冠鷲正拍著黑色的翅膀,在藍得發亮的天空,緩緩地滑過。茂林的自然環境,總會帶給人出奇不意的愜意。

河川為茂林風景區刻畫出雋麗的景緻。「茂林的河川地形是主要特色,」台大地理環境資源系主任林俊全表示。河水流動侵蝕河岸,形成曲流,隨著曲流彎曲度變大,其頸部被截斷,形成環流丘。

龍頭山的環流丘地形,宛若綠色巨龍,頭微擺,身微傾,縱飛於山谷間,東南面接臨的濁口溪,在聳立的絕壁間穿延。

細窄的涓絲,滑過山壁,忽然綻放成萬馬奔騰的水流,這是美雅谷的雙層瀑布。

夕陽暈染的十八羅漢山,也別有一番風味。礫石層經過了雨水沖刷,雕刻出峰峰相異的奇景。「好像台灣的桂林,」茂林風景區管理所股長吳振成這樣形容它。又因貌似《西遊記》中的火燄山,所以六龜鄉民也稱之為火炎山。

除了特殊的地質水文景觀,溫泉也是相當讓人津津樂道的天然資源。多納溫泉,六龜的不老溫泉,桃園鄉的復興溫泉等,其泉質多屬(弱)鹼性碳酸泉。冬天寒夜裡,坐擁一方暖泉,是一種回歸自然的享受。

由於植物生態良好,區內鳥類、昆蟲種類繁多,其中不乏許多珍稀物種,然而又以蝴蝶最受矚目。

蝴蝶的生態,也是茂林奇觀之一。春夏之際,黃蝶與鳳蝶群飛漫舞於溪谷林間。冬天,全台各地的紫斑蝶類全都遷徙至此之溫暖山谷度冬。

「全世界只有北美及茂林有,」第一屆魯凱族親善公主陳雅苓驕傲地表示紫斑蝶類之珍貴。

茂林的紫蝶幽谷,是全球僅有的兩種形式蝴蝶谷之一,也是原住民頗為自傲的自然珍寶。早期甚至有單一山谷同時聚集四十萬隻紫斑蝶的盛況。可惜,由於人為過度開發,許多山谷不復蝴蝶漫天飛舞的奇觀。

為了網住那一片本該屬於自然的美麗,我們要付出生態消失的代價。魯凱族原住民爾克簡就指出,某年冬天,照例是紫斑蝶南徙之時,經新聞媒體披露,竟有大批觀光客拿著網子來捕捉。

「不是小小的漁網,是很大的網子,」爾克簡忿忿不平地邊說、邊用手比畫偌大的網口。美麗的蝴蝶禁不起人類抓補,據說當年只剩下殘留的幾隻孤蝶,寂寞地在山間飛著。

多元化的人文景觀

根據劉克襄先生的《探險家在台灣》一書記載,英國探險家必麒麟早在一八六五年走訪六龜附近幾個重要村落。其日記中透露出原住民的熱情及奇異之風俗民情,以及茶香、肉桂香交織地南洋風味。

從外國人眼中早期的茂林風景區,多少也窺探出其多樣化的人文特色。

多元化的族群,是茂林特有的人文景觀。在茂林所涵蓋的六個鄉鎮中,除六龜鄉多屬閩南、客家及平埔族外,其餘均為原住民鄉。茂林鄉保有完整的魯凱族文化,桃源鄉多屬布農族及鄒族,其他鄉鎮則多為排灣族原住民。

豐富感性的傳統祭典,最能凸顯原住民文化。布農族的「嬰兒祭」,可以感染到族人對於新生命的期盼及喜悅;魯凱族的「黑米季」,除了感謝神明一年來農事的保佑,也希求年年農耕都有豐沛雨量;每個原住民族群都會有的「打耳祭」,則是在狩獵後歡天舞地慶豐收。

原住民傳統祭典,實與觀光文化密不可分。「官方只是居中協調的立場,」吳振成笑著表示。原住民的慶典若由本族籌畫,既能創造出有質感的活動內容,亦能與觀者產生良性的互動。

在這裡,每個人有說不完的故事。走近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巴瓦瓦隆的工作室,一位學徒對記者解說石板上所雕刻的故事。懷孕的母親看見族人豐收的獵物,笑不可抑地摸著圓滾滾的肚子,旁邊兩隻樂不可支的土狗也甩著鬆軟尾毛,光著腳丫的孩子,奔前跑後地喚著。

「你永遠不知道明天他會作什麼夢,」撒古流的太太李秋月以感性地語氣說道,創作者的創作理念隨時都在醞釀。

多納村的石板屋,又是另一種驚喜。將當地出產的黑灰板岩及頁岩簡易加工後,一片片地堆砌成石屋。「早期只要有人興建石板屋,全村的人都會來幫忙,」吳振成描述鄉民彼此和諧互助的關係。

看著壁面的石板稜角,突然,內心也能感受到原住民強韌的生命力,不需要鋼筋水泥,房子依然昂首挺立於山林間。

在茂林的多元人文帶給我們異文化的生活體驗時,卻也發生遊客破壞環境之事。陳雅苓以石板屋村落為例,觀光客往往不由自主地去觸碰石片,甚至帶走。

「還有人拿來烤肉,」茂林風景區管理所技士蔡坤和無奈地表示。無怪乎有部分鄉民因害怕其生活環境遭破壞,而反對風景區升級。

宏觀的經營管理

鑑於茂林豐富的人文與自然資源,未來更應該妥善規劃其發展。

茂林的人文發展應依各族群之特色規劃。「我不喜歡談族群融合,」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劉益昌笑著說。台灣複雜的南島民族文化,包含許多古老的故事。每個族群與環境的互動經驗,都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才是人們最感興趣的。

「就像生物多樣性,我也說文化多元性,」劉益昌認真地表示,在觀光經營的策略上,台灣如果不在文化多元性方面努力,那麼剩下的自然景觀就與國外差別不大。

最自然的地方,做最小的干涉。「以茂林這種原始的地方,做最小的建設是最好的,」林俊全表示。茂林風景區的自然景觀仍然保存的相當完整,除了必須的公共設施外,不要把博物館、遊樂區等巨型建築物擺入,這不僅破壞視覺上的美觀,也擾亂了人們與自然環境的聯繫。

「不要去碰它,自然本身就是一種協調,」林俊全語重心長地述說人與自然的關係。

所以,茂林風景區的規劃應透過自然的方式呈現。在茂林,一處沒有欄杆的地方,些許紅磚綴著綠意的植物,你會很驚訝那原來是個停車場。

「過於人工化,對風景區沒有加分,只有減分的效果,」蔡坤和笑著說。

蔡坤和表示,未來觀光區經營導向要少用人工化的東西,以讓自然景物能真實地呈現,故此,專業景觀設計技師的參與就顯得更加重要。

「人文與生態密不可分,」劉益昌語重心長地表示文化與自然環境相依偎的關係。從生態環境的變遷,可以瞭解台灣歷史的縱深及變遷。

茂林風景區,就像一頁頁珍貴的無字天書,承載著台灣人,瞭解生命的源頭與驚喜。二○○一年的茂林,值得你來細細品嚐。

本文出自 2001 / 01 月號

第17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