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獨家專訪IBM企業公民部全球總裁談P-TECH

「精英五專」培養你打敗機器人,變身AI時代的勝利者

文 / 陳育晟   攝影 / 張智傑   2019-05-24
「精英五專」培養你打敗機器人,變身AI時代的勝利者

IBM企業公民部全球副總裁尚・克里斯多夫・克諾特(Jean-Christophe Knoertzer,右)和IBM副設計師雷德克里夫・塞德勒(Radcliffe Saddler,左)。



P-TECH是什麼?去年在台灣產官學界的催生下,終於誕生第一屆的學生。這種新學制,是IBM推動「新領人才」的創新教育模式。未來人才未必要有大學學歷,也不怕機器人競爭,結合AI、雲端、大數據等關鍵技能,被視為是年輕人面對AI時代最大的利器。

5月23日下午,北科大綜合科館的教室裡,長相酷似飾演電影《007》系列詹姆士・龐德(James Bond)的IBM企業公民部全球副總裁尚・克里斯多夫・克諾特(Jean-Christophe Knoertzer)突然現身,一旁還站著來自美國紐約,今年22歲的IBM副設計師雷德克里夫・塞德勒(Radcliffe Saddler)。

兩人分別來自法國、美國,以英語與北科大智慧自動化工程科一年級的30位學生談天說地,國籍的隔閡瞬間在這群五專生的嬉鬧聲中被劃破。

首度不同國家P-TECH學生連結

其實,這些學生都是P-TECH(Pathways in Technology Early College High School,前期科技學院高中學校教育路徑)去年在台灣實施以來的第一屆學生,而塞德勒則是美國第一屆的畢業生,「這是全球第一次,不同國家的P-TECH學生連結在一起,」IBM企業公民部大中華區負責人陳慧純有感而發的說。

P-TECH是IBM、紐約市立教育局與紐約市立大學2011年研發的高中六年學制,依照課程需要安排業師指導,合作企業並承諾未來將提供學生相關就業與實習的機會。

不過,2004年底賣掉電腦部門的IBM,為了企業轉型,投入雲端、伺服器、AI(人工智慧)、工業用系統的研發中,但也深陷企業轉型最容易遇到的瓶頸——營收衰退。

圖/IBM提供

2012年下半年起,IBM開始陷入連續五年半營收衰退的泥濘之中,昔日個人電腦時代的「藍色巨人」,如今則力拚P-TECH,藉此絕地反攻,尋找契機。

即便質疑聲浪再大,IBM執行長吉妮・羅梅緹(Ginni Rometty)依然頂住壓力。克諾特形容,「IBM是個百年企業,會有那種能耐跟決心,繼續堅持把P-TECH做下去。」

2013年初,原本在IBM台灣公關部任職的陳慧純,申請轉換部門至企業公民部。她發現美國已經實行P-TECH教育模式,《時代雜誌》(TIME)還描述為「能幫你找到工作的學校」(The School That Will Get You a Job),就積極想把資源爭取到台灣,默默蒐集所有剪報。

不過,前幾年P-TECH在美國還沒有畢業生,看不到成效。陳慧純四處宣揚P-TECH的優點時,難免曲高和寡,聽懂的人少之又少。

直到2015年,美國第一屆P-TECH學生畢業(編按:美國有學分修完,提早畢業的制度),時機愈來愈成熟,讓陳慧純愈來愈有信心。

圖/IBM企業公民部全球副總裁尚・克里斯多夫・克諾特(Jean-Christophe Knoertzer)。

和台灣五專模式很像

「P-TECH的model(模式)就是我們的五專嘛,」她解釋,美國的P-TECH是四年中學加兩年學院(college),若把台灣五專理解為三年中學加兩年二專,兩者就很像。

2017年初,北科大校長姚立德出任教育部政次,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友達董事長彭双浪也大力提倡,希望透過P-TECH模式重啟教改後沒落的工專教育,培養新一代人才。

「要天時、地利、人和,才有這樣的機會,但人和這件事,牽扯到的單位好多,真的好多,」教育部選定北科大、虎尾科大、高雄應用科大三所國立科大,恢復招收164名五專生,共開設四班。

而IBM、和碩、友達、友嘉、上銀等企業也鼎力相助,每個月聚會一次討論課程內容,「從來沒有人缺席過,」陳慧純至今仍不敢相信。

為了揮別過去專科生給人英語不好的印象,課程拍板定案,專一就非常重視英語能力養成,專四開始中、英各半授課,專五開始全英文授課。

此外,在本科所學之外,P-TECH課程也特別重視STEM(Science科學、Technology技術、Engineering工程、Math數學),接軌國際最新趨勢,讓這套模式又被稱為「精英五專」。

圖/IBM提供。

校內外阻力仍大

然而,來自校內外的阻力卻始終沒停過。北科大智慧自動化工程科(五專部)科主任呂志誠坦言,來自高職的阻力最大,不少高職校長深怕學生被搶,紛紛串連抗議。

甚至科大內部也有反對聲浪,深怕學生被P-TECH搶走,但這群人還是堅持做下去,要讓P-TECH落地生根,「對產業有個交代,」呂志誠表示。

去年7月,P-TECH「菁英五專」班接受撕榜考驗。讓他們又驚又喜的是,許多成績可上各地第一志願的考生,都選擇P-TECH。北科大30位新生中,就有七位成績達到建中、北一女標準,「看到最後一張榜單撕掉,真的鬆了一口氣,」陳慧純形容。

P-TECH新人新政轉型

然而,今年初,IBM宣布新的人事案,由法國籍的克諾特出任企業公民部全球副總裁,將主導美國以外全球P-TECH的發展。

有36年銷售經驗的他,過去戰功彪炳,在IBM整體營收衰退之際,他反倒帶動法國分公司在硬體系統市場連續六季營收、市占率成長,也是IBM在中西東非的銀行、電信和政府系統市場四年間瘋狂成長四倍的推手。

圖/IBM提供

如此績效導向、重視數字的戰將,接手象徵社會企業責任的企業公民部,是否代表P-TECH在台灣未來的發展方向可能改變?

「目標好像有改變,但是追求『客戶滿意度』和重視『消費者體驗』,還是一樣,」履新後的克諾特,更重視P-TECH和市場、教育系統的連結,「還是需要相同的專業、熱情和能量,只是估計的方式做了點改變。」

過去IBM評估P-TECH活動,多半停留在情感導向,僅活動舉辦數、參與人數才用量化,但克諾特堅持,這些活動的影響力,必須用數字清楚表達才行。

看到付出心血化為成長的數字,IBM各地企業公民部同仁更投入工作,追求進一步成長,帶動各地既合作又競爭的氛圍。

相較過去IBM P-TECH的成果僅是遍地開花、缺少連結,克諾特上任後特別重視不同地區的連結。他舉例說明,IBM在4月底和仁德醫專簽約,在台灣有迴響,在日韓也會有,所以連結區域、創造綜效變得很重要。

有了區域連結後,克諾特進一步追求區域資源整合,批准每一筆預算前,他總會問同仁,「這個計畫和我們其他地方進行的計畫,有什麼一致性嗎?」就算是不一樣的子計畫,前後母題也得相互呼應才行。

如今,IBM營收已揮別過去22季連續衰退陰霾,股價雖然離2013年歷史高點212.36美元仍有一段距離,但隨著IBM已在13國開辦200所P-TECH學校,以訓練10萬個具P-TECH新技能的畢業生進入職場為目標,不少人認為IBM的轉型深具希望。

圖/IBM提供

台中女中成績來念精英五專

來自彰化、身材嬌小、14歲就隻身北上就學的台北科技大學智慧自動化工程科、P-TECH台灣第一屆學生詹子萱就是一例。

去年暑假,詹子萱的父母在網路上看到北科大P-TECH班的招生訊息,一度擔心女兒得離家北上才能就讀而不想告訴她,但最後還是說了。

不過,學校班導師卻極力反對,認為成績可上台中女中的她,應該循傳統管道升學,畢業後才有文憑,工作的起薪也較高。

但她不顧導師反對,「反正我就是報了,我就是去了。」上專一後,除每週三堂固定的英文課、兩堂外師會話課外,她還會找有興趣的影片來看,邊學習英文。

和國中同學聯繫時,她發現高中多是以考試衡量成績,反觀P-TECH班多以報告的方式交作業,也會不定時加開職場軟實力講座,有極大差別。

身為學校籃球校隊一員,她的夢想是能把所學和AI、影像辨識結合,成為運動防護專家,幫助姿勢不良的人找回正確姿勢。

今年7月,新一批的P-TECH新鮮人即將誕生,屆時台灣會有更多詹子萱們,運用所學,培養在AI時代不被取代的能力。

圖/IBM副設計師雷德克里夫・塞德勒(Radcliffe Saddler)。

被歐巴馬接見過的他,用教育翻轉貧富差距 來自美國紐約的塞德勒,是P-TECH在美國的第一批畢業生,不僅曾受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接見,也是羅梅緹提到P-TECH時,最愛舉的成功範例。22歲的他出生於牙買加,6歲時才跟著父母移民美國,定居紐約布魯克林。但父親從事營造業,母親工作不穩定,一家五口生活並不富裕,但父母依然重視教育,還是給他們從事娛樂的空間。因此,動畫片《X戰警》(X-men)系列為他開了一扇窗。「X戰警是團隊導向的,裡面每個成員都有獨特的能力,用來解決問題,」塞德勒最有興趣的是研究每個X戰警所使用的特殊技能。 此外,他也愛打電動。因為沒錢買遊戲軟體,只能想辦法從網路下載,並自己找資料、看YouTube影片,學習如何改寫遊戲程式。 即便如此,他的成績卻從未讓父母操心,中學起就名列前茅。但申請高中時,第一輪卻沒申請上任何學校,後來意外接觸P-TECH教育模式,第二輪就選了它。 P-TECH就學期間,他努力多修學分,提早在2015年畢業,進入IBM工作,一開始擔任副分析師,2017年4月升任為副設計師,持續寫程式,開發出可以連結人們、創造新經濟機會的科技。

關鍵字: 全球焦點高等教育科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