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光華農化搶先量產「生物農藥」

文 / 謝宏媛    
1999-12-01
瀏覽數 13,250+
光華農化搶先量產「生物農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十一月四日早晨,生物技術開發中心二樓會議室擠滿了人。在這場生物農藥產品發表會裡,經濟部、農委會、前任生技中心董事長等長官貴賓,輪番上台致詞,沒有一個人不是喜形於色。

台大農學院院長吳文希還特地向學生告假,說什麼也要來參加。上市這項產品的光華農化總經理陳良榮,報告時更難掩興奮之情。

畢竟,政府從民國七十五年發展生物農藥,迄今已邁入第十二個年頭,這還是第一項從最上游的菌種採集篩選、發酵,中游(量的)放大、濃縮、製劑,到下游的田間試驗、設廠、送審、量產上市,全套走完的生物農藥產品。

吳文希說,農作物如果沒有經過適當的保護(殺蟲、殺菌、除草),產量至少減少一半。但全球使用化學農藥三十多年,更新更多的病蟲害不斷出現,化學農藥對人體健康和自然生態的危害,也逐漸顯現出來。

其實自然界本有相生相剋的法則,科學家便利用這個現象,在大自然中尋找能夠制衡病蟲害、雜草的微生物、線蟲或其代謝物,經過科學化的製程,形成品質穩定、在一定保存期限中能夠維持活性的成品,這便是生物農藥。

由於生物農藥能夠剋制的目標明確(專一性高),所以不會像化學農藥一樣,對人類、牲畜或環境中有益的昆蟲、微生物造成危害,也不會在製程中、使用後留下污染。

就是因為生物農藥的優點,特別符合地狹人稠的台灣,加上台灣處於亞熱帶,微生物種類豐富,所以十多年前,經濟部才會將生物農藥列入科技專案補助計畫,成為重點發展項目。

生技中心生物農藥計畫負責人向明指出,綜合國外期刊和調查單位的估算,目前生物農藥全球市場約在三至五億美元之間。主力產品是與蘇力菌相關的生物殺蟲劑。

脫胎自傳統農藥廠

早在一九九一年,光華農化就已代理國外大廠亞培製藥的蘇力菌產品。這家一九六五年成立的公司,做了三十年加工、代理化學農藥的生意,經營權到了第二代的陳良榮手上,亟思轉型。

陳良榮的小孩讀小學的時候,某天回家告訴父母,別人問爸爸是做什麼的,他不好意思說,因為做農藥很丟臉,在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這件事讓陳良榮難過許久,即使他認為做農藥生意就像醫生治病一樣,是功德一件,但不可否認,社會大眾對農藥廠的觀感並不好。加上台灣傳統的化學農藥廠的確面臨困境,所以他下定決心,「將來要讓我的小孩很驕傲地說,爸爸是做生物農藥的。」

儘管有轉型的決心,陳良榮在考慮要不要承接生技中心的研發成果時,仍舊面臨很多難題。

第一,中小企業沒有厚實資本,一旦投入新的領域,就是零合遊戲,沒有退路。第二,台灣最大的兩家農藥廠商都沒有動作,是否其中隱藏很高的風險?第三,陳良榮的親戚朋友,對投入生物農藥多半抱持保留的態度,幾乎沒有人看好。

若非生技中心一位關鍵人物的牽線,以及政府針對生物科技的各項優惠方案,陳良榮不一定會義無反顧地投入。

民國八十四年,生技中心研發的枯草桿菌(生物殺菌劑)準備進入大規模田間實驗的階段,因此辦說明會尋找技術移轉廠商。

光華農化企劃主任黃順宗由新竹北上,在說明會中碰到從前的老同學,也就是當時任職於生技中心的郭美慧。會後他向郭美慧打聽枯草桿菌做為殺菌劑商品化的穩定性,獲得肯定的答覆。

其後,陳良榮和郭美慧多次深談。技術出身的郭美慧當時任職於生技中心企劃部已有一段時日,熟悉政府扶植生技產業的各項獎勵措施,對光華投入之後每個環節可能碰到的困境,和經費、技術上可以得到的資源、協助,都做了詳細具體的說明,解決陳良榮的許多疑惑。

上山下地,尋找「優質美女」

在光華農化決定投入前,以商品化為導向的生物農藥研發,已經做了十年。以枯草桿菌做為生物殺菌劑的研究,也已進行四年。

民國七十五年開始,生技中心結合微生物、生化工程、化學、植病、昆蟲、土壤、園藝等各方面的人力,組成團隊;從基隆到屏東,上山下地,在本土土壤中尋找最有潛力的菌株或線蟲。

因為台灣的生物種類多樣豐富,所以研究人員在篩選時,會先預設一些條件,諸如「抑制標的物為台灣主要病蟲害」「菌種不易變異」「抑制病蟲害效果良好」等等。「就像選美一樣,要未婚、身高一六五以上、容貌姣好才會入圍 ,」向明說。

出身屏東縣枋山鄉的枯草桿菌,就是經過精挑細選的優質「美女」之一。

剛開始,生技中心和台糖合作,由台糖投入一千五百萬元,研發枯草桿菌做為生物殺菌劑,打算治療甘蔗病害。四年下來,研究人員在實驗室完成整個製程(包括培養基改良、搖瓶培養、小規模的發酵放大、濃縮回收、乾燥、製劑),還有商業化量產所需要的品管技術(包括野外田間試驗)。

不料,台糖由於甘蔗減產和糖業沒落,走向多角化經營,不擬再投資枯草桿菌。於是台糖授權生技中心,尋找其他廠商,共同進行下階段的大規模田間示範試驗。

民國八十四年,光華農化開始與生技中心合作,一方面移轉技術,另方面申請設廠與產品許可。由於沒有前例可循,對廠商以及審查的政府單位而言,都是全新的經驗。

農政機關過去的法規,只適用於化學農藥。針對生物農藥的毒理試驗、田間試驗、商品化,以及生物農藥工廠應該採用什麼標準,必須和專家不斷地開會、討論、協調來摸索。

對廠商而言,就是不斷提供數據、資料,和填不完的表格。完全沒有生物技術基礎的中、小企業要獨力應付,會十分辛苦。所幸「農藥所、農改場,特別是生技中心的人員幫了很大的忙,」陳良榮說。

最後,光華農化分別花了三年和四年半的時間,才拿到「農用生物製劑工廠」登記證,和產品的許可(台灣第一張生物農藥許可證,於今年七月核發)。

令人期待的願景

學化工的光華農化總經理陳良榮,現在也成了微生物專家,「菌是活的,有喜怒哀樂,要把它當好朋友一樣照顧,」他說。

四十歲以前,一年吃三百多天藥的陳良榮,在練了太極拳以後,身強體健。而陳太太再也不用每天早上起來磨新鮮豆漿(為了給他補身),或到處求訪名醫。他甚至還有餘力在下班後到交通大學上EMBA,「預防保健比治療重要的多」,他現在相信。

而他們的生物農藥產品,就是預防勝於治療的實踐,不只能殺白粉病菌,還能當成肥料;因為發酵過程是以多種營養成分當成枯草桿菌的食物。「所以我說,有病治病,沒病顧身體,」陳良榮開懷大笑。

因為效果不如化學農藥顯著,原本光華農化的員工有些擔心農民無法接受生物農藥,因此初期行銷重點是有機農園和吉園圃(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 ,簡稱GAP農場)。沒想到一般市場反應都不錯。

雖然轉型的過程辛苦不足為外人道,但陳良榮對這項符合世界潮流的投資深具信心,也積極和國外生技廠商洽談合作案。跨出第一步後,他有滿肚子衍生的計畫,最終願景是「讓大家都有乾淨新鮮的蔬果可以吃」,一句簡單,但令人期待的口號。

本文出自 1999 / 12 月號

第16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