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綱要出爐!強勢挑戰紐約、舊金山和東京灣區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19-03-07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綱要出爐!強勢挑戰紐約、舊金山和東京灣區


大陸規劃已久、備受期待的粵港澳大灣區, 終於在2019年2月18日正式印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也讓這項華南最重要的區域發展計畫,踏上了落實的台階。

這份《綱要》出爐,代表「珠三角城市群」正式升級為「粵港澳大灣區」。一個即將與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並駕齊驅的世界第四大灣區橫空出世。

「……落實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規劃,促進規則銜接,推動生產要素流動和人員往來便利化。」3月5日,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明文訂定。

廣東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林少春,則在2019年兩會首場「代表通道」上發言指出,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是中國大陸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將會給三地(廣東、香港、澳門)帶來一個新的、大的發展機遇。

資源整合,優勢互補,將是粵港澳大灣區可望強強聯合、發揮潛力之處。

「以後我們將重點在規則方面推動連通、貫通、融通,」林少春舉例說,港澳地區城市管理的經驗很好,營商環境也是一流的,可以學習借鑒它們這些好的做法,拿到灣區內其他城市實踐,這樣就可以實現連通。

「港澳地區在投資貿易便利化、自由化方面也有好的做法、好的經驗,但灣區內的其他城市一下子做不到的,將會學習、細化研究、制定規則,爭取跟他們貫通起來,」林少春說。

對於外界所關心、灣區內的養老服務、醫療保障、職業資格的互認互通,林少春表示,由於三地的標準不同、管理方式不同,之後將會和港澳地區一起協商,爭取在這方面更多的融通。

「總之,粵港澳三地,只要有事多商量、有事好商量,一定可以實現合作共贏,」林少春說。

以下是《遠見》在2018年初,親赴廣州、深圳、珠海、澳門等地,探索粵港澳大灣區強勢挑戰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的努力:

珠三角,中國的經濟明星,也是全球矚目的高成長地區。追求更上一層樓,中國政府正在此處進行一項雄心勃勃的區域發展工程。

繼一帶一路後,大陸中央又提出一個新的國家戰略─粵港澳大灣區,目標是到2020年,經濟總量與東京灣區旗鼓相當;到2030年超過東京灣區和紐約灣區,成為世界GDP總量第一的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首次在2015年被提出,2017年3月兩會,「粵港澳大灣區」再度出現在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國家政府報告」,提出要研究制定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

自此,喊了三年的粵港澳大灣區,面貌也逐漸清晰起來。

圖/珠海夜景。

前店後廠模式 阻礙灣區資源整合

首先,粵港澳大灣區涵蓋城市為「9市+2區」,9市是廣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東莞、肇慶、惠州和江門,2區就是香港、澳門。

廣東省加港澳,堪稱富可敵國。

根據《粵港澳大灣區PWC報告2017》,三地合計GDP約10.49兆元人民幣,相當於全中國大陸經濟總量的14%,媲美世界第十大經濟體加拿大。

令人疑惑的是,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體積龐大,亦擁有全中國乃至全球競爭力明顯的優勢產業,如華為、世界第一大電子代工廠富士康、超越臉書市值第一大的社交網絡公司騰訊等,為什麼還需要升級?

「中國未來要領先其他國家,這也就是為什麼不滿意粵港澳大灣區的現況,好還要更好,」曾任工研院院長及香港科技大學副校長的林垂宙分析。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指出,粵港澳區域,近30年已發展出「前店後廠」產業整合模式,但是問題出在於港澳的教育、醫療、金融和社會保障等,都和珠三角其他城市沒有順利對接,「阻礙了大灣區內部的資源合理配置。」

他指出,如果大灣區在未來幾年還是各做各的、重複建設,便會產生「新三國演義」,互相競爭,因此整合三地優勢非常必要。

眾所周知,東京灣區的核心價值是現代製造,舊金山灣區是現代科技創新,紐約灣區則是現代金融體系。澳港澳大灣區把這些區域當做超越對象,「今後如何通過大灣區的合作,能夠在現代製造對標東京,現代金融對標紐約,現代創新對標舊金山?」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表示,若實現,便解決了粵港澳下一步的轉型發展。

灣區一國兩制 談融合絕非易事

只是,泛珠三角區域的融合,並非易事,最大難題就是「一國兩制」。

大陸施行計劃經濟、社會主義制度,而港澳是資本主義制度,各有主權,法律制度和行政體系亦皆不同。融合的過程中,既要確保一國兩制「不走樣」,又要發揮各自優勢,無疑是一大挑戰。

舉個簡單的例子。民眾往來港澳廣東之間,還是要經過海關、檢查行李,商品和金錢也還不能夠自由流通。「你能想像台北的人要到新竹,若要過海關檢查護照和行李,對於民眾生活或商業活動會有多麼不方便嗎?」林垂宙說。

若無跨境車牌,港澳的車輛也無法在三地間自由行駛。「這麼多限制,你怎麼叫大灣區呢?」前《南方周末》執行總編輯、時間網絡聯合創始人兼CEO的向熹表示。

向熹曾受邀參加廣東省政策制定部門的建議會時,他表示「粵港澳大灣區別學紐約、東京,也別學舊金山,要學就學歐盟」。向熹認為,其他灣區都是在同一種制度下的多個城市連結,但歐盟是在不同的主權國家間形成經濟共同體,值得參考。

一國兩制已是既定的現實,如何在此前提下,透過創新模式讓資源自由流動?將是粵港澳大灣區首要克服的現實條件。

圖/廣州夜景。

香港西九龍高鐵站與港珠澳大橋最新實施的「一地兩檢」,亦即車輛人員通行只要一個窗口辦理,便是目前相當具體的第一個創新改革。

「再如簽證便利化、投資便利化,這些措施雙方都在締結,」張燕生指出。

其次,營商環境效率和便利化,也必須拉平水準。按照世界銀行的營商環境效率和便利化排名,2017年香港第五,大陸第78位。指標包括註冊公司、獲得信貸、電力與施工許可證所需時間,「廣東得要全力迎頭趕上,」張燕生說。

在粵港澳大灣區9+2的城市當中,現在腳步走得最快的無疑是深圳,東莞其次。「東莞南臨深圳,北靠廣州,是珠東這個經濟走廊裡一個非常關鍵的地方,」東莞市政府顧問宋濤說,東莞做得好了,就是一個中心,做得不好,就是個過道。

宋濤建議,東莞定位為高端製造業,並以生技醫藥、機器人為突破口,「像一把尖刀帶領東莞突刺,做到中國的最強之一。」

同時擔任東莞市生物技術產業發展公司董事長暨總經理的宋濤表示,現在正與香港大學一個生物醫藥的團隊洽談,計畫共同成立一個研究院,以期優勢互補,兩兩共贏。

「我們公司產品的國際化,可以利用香港,香港則利用我們,開拓中國大陸的市場,」宋濤說。

隨著跨海跨江交通一一開通,市場一體化提升,政策開放、創新的合作模式,粵港澳大灣區正在聚集爆發的能量。

「我們對粵港澳大灣區有非常樂觀的期待,它會成為全世界最活力的地方,」張燕生說。

關鍵字: 全球焦點兩岸要聞兩岸財經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