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組織無情,人才不忠

文 / 孫秀惠    
1998-12-05
瀏覽數 11,250+
組織無情,人才不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台灣我們叫「上班族」 ,在香港他們稱「 打工仔」,在日本則是「會社員」……,無論名稱如何 ,歷史上大概從來沒有一段時間像現在這樣——亞洲白領階級對於「錢」途、未來,有著同聲一氣的憂慮和兔死狐悲的感覺。

韓國在情況最壞的時候,每週有上萬人失業;驟然失去工作的上班族,把漢城的公園椅子都給占滿了。

過去沒日沒夜工作的新竹科學園區,悄悄地出現許多放長假的人。

七、八月間,香港平均每四天就出現一次企業裁員或減薪的消息,從國泰航空、香港電訊、莎莎化妝品連鎖店,到各種小型的餐飲服務業,一波一波接踵而來的壞消息,對於身處彈丸之地的香港民眾,有著加成的壓力。連香港政府都決定要在過去的啟德機場,開辦職業跳蚤市場,供市民謀差事。

而不久前,新加坡發出全國減薪一五%的決策,更讓鄰近國家為之側目。一位台灣上班族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秋天來了,冬天還會遠嗎?新加坡都減薪了,台灣能夠倖免嗎?」

失業,是羞恥的意外

無論是玩笑、多慮還是真有可能,從東北亞到東南亞密集的失業風潮,的確是過去全亞洲不曾共有的經驗。日本在四、五年前經濟開始走下坡時,有人以「組織無情,人才不忠」形容未來日本就業市場的變化。放眼今日,這句話已成為更廣泛的定律。未來,亞洲的白領族群不論在心理、技術或人際關係上,都需要針對這句話重新思考與調整。

「亞洲上班族受到最大的衝擊是,他們從來不曾有過大規模失業潮的心理準備。他們的家庭和這個社會也沒有足夠的準備,」香港生命線總監羅亦華指出。

的確,過去亞洲也曾面臨不景氣,但捲鋪蓋走路或薪水大幅降低的威脅對許多人而言,只是美國《時代》雜誌或《財星》雜誌裡的報導,可能發生在遙遠的太平洋彼岸,卻非現實的經驗。

從最近的例子來看,一些驟然失業的人,幾乎都是惶惶然不知所措,也出現了許多可歎的怪現象。

今年四月到九月,香港生命線接到因為工作問題而來的求助個案高達一千兩百多件,是去年同期的兩倍多,而其中四五%的人有自殺的念頭。一位失業的父親,把想出門上學的女兒打得遍體鱗傷,只因神志錯亂 ,認為上學會花大錢。

韓國一名上班族被裁員之後,則有長達一個月的時間,每天早上依然打著領帶、穿著西裝、提著公事包出門,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向家人說明這件「羞恥的意外」。

從今年年初到八月,韓國的離婚率比五年前同期增加了三倍,一般認為肇因於工作和經濟帶來的家庭壓力過大。

香港政府建議短期內找不到工作的人,不妨去當義工,減輕壓力。但是一位香港市民表示:「除非是可以靠父母的單身漢,否則又要供樓(付房屋貸款)又要養孩子,誰還有心情去當義工呢?」

不景氣反應較早的日本,許多男性在工作場所受挫,連帶在家中地位大受打擊。為了重振身為老爸、老公的尊嚴,日本電視台以有點搞笑的手法,製作了一系列「爸爸大贏家」的綜藝節目,參加者都是一些腆著肚圍的失業中年男子,接受高空彈跳、甚至更匪夷所思的挑戰,只為了贏得獎金與贏回尊嚴。說穿了,這種節目只是讓觀眾把快樂建築在失業者的痛苦之上。

不安,反映在消費行為上

沒有紓困的捷徑,亞洲地區的社會安全網又比歐美來得薄弱,讓許多白領階級還未真正面對失業、減薪,就已經先自己嚇自己了。

台灣的中央主計處前些日子公布了《工作經驗調查報告》,被問到「你目前是否有失去工作的可能?」的受訪者中,大概每十人就有一個自認有此可能。若從全台灣九百二十多萬就業人口來推估,大約有一百多萬人正擔心自己會丟飯碗。

香港呈現出更深的憂慮。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在十一月發表香港人對未來信心的調查報告 ,有五五%的人擔憂工作不穩定會影響家庭,而不看好未來就業市場者高達八六%。

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教授王卓祺指出,雖然大部分香港人的生活並未因大環境變壞而受到侵蝕,不安的感覺卻比過去明顯加深。

香港浸信會社福處總幹事梁林天慧發現,許多香港人出現了失眠、心悸、怯於見人、無心工作等憂鬱症狀,有些人會向輔導機構求助,但更多則是默默忍受壓力。

心裡的不安,已經明顯反映在亞洲人的消費行為上。

一九九七年,微波餐、加熱直接食用的餐包在日本的銷售直線上升,主要是由於上班族在外流連應酬的時間減少,下了班就直接回家。家庭主婦為了趕快準備好晚飯,方便餐的買氣就大為增加。信心受到打擊最大的韓國,則出現囤積速食麵的情況。

而根據尼爾森行銷研究顧問公司的研究 ,咖啡在香港的銷售呈現兩極化的現象——更便宜和更貴的咖啡銷量都增加,減少的是中間價位的商品。尼爾森公司認為,景氣不好時,有些人會省一點,挑便宜的咖啡喝;有些人則減少購買奢侈品,反過來以一杯好咖啡來安慰自己。

失業或可能失業、減薪的壓力究竟如何化解?羅亦華直言,除非找到另一份合適的工作,或對目前工作有更清楚的掌握,其他的方法都沒有太大助益。

裁員比減薪更容易?

認識未來就業的變動與風險,的確是上班族必備的能力。

多家知名的管理顧問公司同時指出,企業的人力運用會走向更精簡、更無情無義的管理方式;保障減少、工作績效壓力增加、個人隱私減少、以職業技能取代忠誠度、講究工作契約是大趨勢。

年中盈餘高達六十多億港幣的香港電訊,在八月傳出要減薪,引發了香港最大規模的員工上街抗議。雖然資方妥協了,但是該公司總裁張永霖並沒有鬆口。他表示,現在不減薪,將來還是要,而且未來「裁員可能比減薪更容易」。勞資雙方為年終獎金縮水的問題,至今爭議不休。

「過去亞洲一般企業,除非是面臨倒閉或大幅虧損,不會輕言裁員,但現在邏輯可能會改變了,」華森惠特國際企管顧問公司亞洲區總經理戴力森指出。

他認為,投資效率將取代不斷成長擴張,成為企業的新邏輯,而員工的工作表現,是決定去留升遷的唯一標準,「老闆們現在突然清醒,他們會問:『公司這麼多人是從哪裡來的?他們可以為我做什麼?』。」

馬來西亞自從金融風暴襲擊之後,多家大型企業把固定的年終獎金改成績效獎金。「不景氣時,有人因為表現優異,反而可以拿更高的薪水,這很公平,」馬來西亞丘特其貿易公司的人事經理表示。

不過,仔細分析該公司的幾家歡樂幾家愁可以發現,大約只有五%的人薪水逆勢上漲,其餘的人都遭變相減薪。真正得利的仍是大老闆。

即便如此,仍然有一些方法可以讓受薪階級在現行的大環境之下,為自己做最有保障的準備。

「先評估自己是否屬於裁員、減薪風險指數較高的族群,」日本東京勞動安保顧問公司總經理石明二義指出。所謂風險指數高的族群包括:年輕而沒有經驗的菜鳥,年紀大、績效差的老鳥,負責一般行政、沒有專業技能的女性員工。

對於這類人,石明二義只有一種建議:想辦法努力提高績效,爭取表現的機會,尤其若能夠兼任其他部門的業務,更可以提高自身在企業內的價值。

多一頂帽子,多一層保障

多職人是未來的趨勢,它不單指跨企業的兼職,也可以是企業內部的多元發展。「多一頂帽子,多一層保障」是許多人力資源專家現在的建議。同樣的,上班族在選擇工作時,也必須將企業內部跨部門發展的機會做為重要考量,因為那也是個人生涯永續經營的資源之一。

香港人力資源管理中心總經理梁愛迪則提出另一項有趣的預測:高壓力的時代中,EQ愈高的人,在企業人力的競爭中愈有利,「在高度工作表現壓力下,仍有良好的情緒管理、維持一定工作水準的人,是可以反淘汰的人。」

梁愛迪也大膽預測,愈來愈在意員工表現的企業,不只會重視工作績效,更會注意員工在工作以外的生活是否管理得當。從好的方面來看,公司可能會提供協助,讓員工可以安心無慮地追求工作表現;從負面來看,一些家庭或私人生活出問題的員工,很容易被老闆炒魷魚,個人的隱私也減少了。但總歸一句,無論工作場所內或場所外,做好個人管理,仍是立於不敗之地的要訣。

不過根據諸多專家的建議,所有的上班族未來最重要的一點是,看清楚你的工作契約。

過去亞洲社會習慣談了就算,求職、召募員工也是如此。但在組織無情的時代,員工自保的方法是讓公司依據清楚的工作契約和職掌說明(job descriptions),來評估自己的工作表現。「進入一家企業之前,連自己要負責哪些業務都搞不清楚的時代早已過去了,」新加坡理寇士人力管理公司指出。而主動要求重新釐清自己的工作內容,也可以避免莫名其妙地被公司以表現不好之由掃地出門或苛扣薪水。

「焦慮、壓力,都比不上判斷力,」梁愛迪一語說中「世道不佳」的時候唯一的寶典:永遠不要做搞不清楚狀況的那個人。

本文出自 1998 / 12 月號

第15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