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看見,土地的美麗與哀愁

視野》空中攝影家齊柏林
文 / 劉子寧    
2015-05-21
瀏覽數 1,650+
我看見,土地的美麗與哀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現在的城市生活像是一個安全的網絡,把個人包覆其中,隔絕了自然,看不見災害,看不見破壞。如果選擇一輩子躲在城市裡,不往外探索,人很容易有種錯覺,覺得世界十分安全美好,沒有任何問題需要解決。

超市買得到任何你想吃的農產品,天氣熱就開冷氣,假日就到大安森林公園和建國花市逛逛,接觸一下所謂的「大自然」。人生也可以選擇最穩當的路,選擇什麼都不去看、不去想,日復一日地工作,等待退休的那一天,領著一筆錢,好好度過餘生。

我也可以選擇那樣做,但空拍好像是一條不歸路,因為空拍,我把視線伸展到了城市之外,看見了大自然,看見了土地,也看見了破壞。其中當然也是充滿了無力感,想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也許就是這個念頭一直驅使我往前進。

20 年來,我拍過各種災難的現場,921 地震、桃芝颱風、敏督利颱風……對於災難的影像,我已見怪不怪。直到2009 年的莫拉克颱風(八八風災),在災變後直升機許可飛行的第一天,我就進入災區,那景象讓我嚇到了―我以前拍攝的土石流崩塌規模,不過是眼前八八風災規模的一丁點而已。

看到這樣的景象,我心痛不已。我深深覺得,這樣的記錄工作不快點做,可能以後也就來不及做了。我們只記得災難來臨的慘烈狀況,卻從未從頭去細究,災難何以發生?記錄工作的意義不僅是單純記錄台灣這片土地的景色、樣貌,還能進一步去觀察和警戒環境災難。

當時新聞上說,有很多人被困在災區裡,飛行拍攝時,我也想著,這些被泥地淹沒的村落,是住著怎樣的人,過著怎樣的日子?在那些崩落的泥流裡,我看到了被沖出來的沙發、家具、家電,我甚至不敢去想這些人去了哪裡?是不是還健在?這幾年的氣候愈來愈極端,雨量瞬間破千釐米也愈來愈常見,這麼多的悲劇不斷發生,難道我們都沒有意識到嗎?難道我們都沒辦法去防範嗎?

不管我在任何地方,拍了多少不同的景致地貌,其實我都拍「家」。這些不同的「家」,都是我用鏡頭隔著遠遠的距離拍攝,就像我對這片土地的關心,從來不想敲鑼打鼓去張揚,只是挑了一件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然後默默義無反顧地去做。

所有的空拍計畫中,被拍攝的永遠是沒有發言能力的山河景色。這些空拍照片,雖沒有聚焦到某些具體的人,但最終的關懷還是人,我不只是看到人類如何破壞生態,其實真正關心的是,人類如何在有限的自然資源裡,與世界共處。

中部、北部的(砂石)廠商在河川兩旁、甚至農田裡非法開採陸砂。我並不是要當英雄,也不是為了舉發他們才拍這些照片,而是,台灣這片土地上發生過的美好或不美好的事跡,都應該要被記錄下來,唯有被記錄,我們才有能力去理解人類對環境究竟產生了怎樣的影響,不管這個影響是好還是壞,我們都得去面對它,而不是假裝一切都沒發生,大家集體假裝沒看到。

計畫進行過程中有許多波折,也有很多讓人溫暖的時刻。像是我們曾經在新竹的海灘上空拍到一對新人正在拍婚紗照,新娘拿著彩色氣球,笑得十分幸福,我們把這個畫面剪進紀錄片的最後一幕,希望讓片子沾染一點正向幸福的感動。片中有一段是馬彼得校長帶著「原聲童聲合唱團」的小朋友站在玉山頂唱歌。小朋友必須半夜兩點就出發,不畏艱辛地讓我們可以記錄最感動人心的畫面。

這是我的心、我的眼,所看見的台灣。

這片土地,是我們的家。當你看見這片土地的美麗與哀愁,才能真正祝福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