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誰說女人不能改變世界?

女性社企,台灣改變的力量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關立衡、鄭名娟
2015-02-25
瀏覽數 1,500+
誰說女人不能改變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的經濟中,一直都缺少一塊非常巨大、有潛力的力量,這股力量將為社會帶來更多的創意、更多的智慧,還有更多能散播出去的善意與美好。

這股力量,就是女性。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曾舉行「以婦女為前進之路」的會議,探討婦女對全球經濟的潛在影響力,包含可口可樂、安永、高盛等在世界上具有影響力的企業都紛紛加入了一項「第三次10億人運動」(The Third Billion Campaign)。該運動名稱的含義是,在未來10年內,女性產生的影響將如同中國和印度各自的10億人口一樣重要。

但回頭看台灣,我們的婦女參與率卻比其他已開發國家低落,25-29歲的女性勞動參與率還有90%,但30-34歲卻立刻下降到79%,到了45歲之後,就低於70%,這些女性中高達一半的人表示自己是為了料理家務而無法工作。

這群「在職場上消失」的女性成為社會企業的最大潛力,她們的柔軟、她們的憐憫、她們不以數字維生的特質都讓她們更加勝任這份改變世界的天職。前智利總統蜜雪兒.巴綺蕾(Michelle Bachelet)就曾在2012年社會企業國際論壇的致詞中提到,「女性是天生的社會企業家。」

她們看著世界上的坑疤與不完美,比誰都更具有奉獻的精神,亟欲靠著自己的力量去改善現狀。而女性天生比男性更柔軟的韌性,讓她們在面對過於市儈的市場競爭中,仍能保有最單純的理想與付出。

加拿大First Power的執行長Donna Morton鼓勵女性投入社會企業,並且對現在的企業模式提出質疑:「怎麼樣才可能讓現在的經濟體系,不再是傷害社會以及環境的?如果我們有筆錢可以投資,我們要把『賺最多錢』放在第一順位嗎?還是我們應該要把其他價值也同時思考進去?社會企業必須在吸引市場同時,也對社會做出貢獻,同時培力創業者以及從業人員。」

在台灣,有許多女性就投入了社會企業,她們創業的目的不是為了要賺一大筆錢,也不是要成為鎂光燈的焦點,她們單純的為了讓世界更好、或是想要宣揚某些社會價值,不計辛苦、甚至有點傻的投入了社會企業。

大埔農產品生產合作社的經理鍾秋香,原先是個普通的家庭主婦,農校畢業的她不忍看見屏東高樹鄉的土地漸漸流失年輕的活力,於是建立「大埔農產品生產合作社」,不只幫助當地農民推廣作物、更將作物加工成高價值的釀造商品,帶起農村經濟後,進一步一個個將年輕人吸引回鄉務農。

在大稻埕打造文化街屋的林曉雯與先生一起愛上了大稻埕的輝煌歷史,於是承租下幾處老街屋,並與其他夥伴一起進駐這處「活生生的歷史」,期待學習古老的智慧與傳統,讓年輕人拋開虛華的觀念,重新認識物的本質,並將年輕的活力一點一滴注入大稻埕。

众社會企業的專案執行黃孟淳,有感於自己年老的阿嬤出門吃飯總是不方便,因此動了念頭想把城市改造成友善城市,讓環境去配合活動不便的人士。於是她透過邀請身障朋友作為測試員,不只給了這些朋友工作的機會,也蒐集到了整個城市的友善餐廳資訊。

誰說女人不能改變世界?這些社會企業都不是上市上櫃的鑲金公司,做的事情也許很小、很少,但她們每一個微小的行動,卻都為社會帶來深刻的改變力量。這,就是女性的勇氣,女性的溫柔,以及女性的力量。

鍾秋香客庄嬤嬤

農業加值,把年輕人帶回來

大武山與大津山的交界處,這是一片沖積平原,從山上來的土地與泉水,孕育出高樹鄉豐裕的農產品。稻米、鳳梨、芋頭、木瓜、蓮霧、蜜棗、火龍果,車過高樹,就像是被化不開的甜包圍。

但就像所有的農村一樣,高樹雖是如此豐饒,當地年輕人卻往往被大都市這塊大磁鐵給吸走,僅留下中老年人在這片土地上繼續耕耘。

鍾秋香看著漸漸失去活力的高樹鄉,以及難免寂寞的居民們,她決定要來做些不一樣的事情。於是,她成立了「青春不老隊」,邀請當地居民用傳統客家工法製作出天然釀造醋,不只凝聚了當地老人家的生活重心,也讓農產品有了更高價值。

「最初,是成員跟我分享一則新聞,有一個獨居老人在家過世,卻過了很久才被人發現,」鍾秋香說,「所以我想把這些老人家從家裡帶出來,大家可以聚在一起做事情,增加彼此之間的關係,這樣哪一天誰沒出現,我們馬上就會知道。」

「青春不老隊」釀造出來的產品就叫做「青春釀」,青春,不只是想宣揚喝了會健康的產品理念,更是因為這些高樹鄉老媽媽們回想起自己年輕時,自己的媽媽是如何傳授釀造工法,喚醒了無窮的青春回憶。

從檸檬醋、鳳梨醋、迷迭香醋,到客家年菜的製作,客庄嬤嬤的青春釀名聲愈來愈響,後來鍾秋香也正式成立「大埔農產品生產合作社」,一時間,整個地方真的青春了起來,所有人都覺得農村不再無聊,有了新的生活動力。

但光是讓老人家動起來還不夠,要解決農村老化問題,鍾秋香知道,她一定得把年輕人帶回來。

於是,在合作社的名聲搭建起來之後,她決定讓大埔合作社成為未來年輕人投身農業的平台。在她的努力之下,從2013年開始有年輕人回鄉從農,原先讀觀光休閒系的劉京鑫,畢業後回到家鄉,看見農村中勞苦的作業方式,決心要改良農業管理流程,讓農業變成一件輕鬆的事,這樣才會有更多年輕人願意從農。

更有一位北科大化工研究所的陳文忠,原本在高雄從事科技業,一個月收入超過60K,但他發現超長的工時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認為這不是一個理想生活該有的樣子,所以他決定回到高樹開始自己的農村生活。聰明的他不透過中間商賣水果,而是自己開車到高雄的菜市場賣,平均月收入高達80K,甚至比科技業的薪水還高,生活卻更能自主、自在。

鍾秋香說,農業與土地的本質是非常單純而純樸的,這些價值在大都市通常會被大魚大肉所掩蓋,所以年輕人的價值觀裡就會失去這些美好的部分。回到農村,其實不只是為農村帶來活力,更重要的是讓人有更多機會去理解土地的價值,並且重新找回人與大自然間的連結。

林曉雯大稻埕文化

向百年學習,理解物的本質

迪化街最為人所知的,就是一年一度的年貨大街。每到2月,大稻埕一區會搭起熱熱鬧鬧的市集,各種南北貨、年貨、叫賣與小吃,一時間會把整條迪化街都叫熱起來。

但林曉雯說,迪化街的美,一定得在平日的時候看才顯現的出來。

你可能不知道,迪化街在歷史上是北部開發的最早也最好的一個街區,它在淡水河尚未淤積時是重要的貨物集散地,也是那個黃金年代中知識分子與文人常流連忘返的地方。

日治時代,大稻埕更成了反日運動基地,1920年代的「新文化運動」、蔣渭水等人成立的「台灣文化協會」,都將大稻埕當成文化運動基地。這也是為什麼林曉雯與先生周奕成著迷於大稻埕,這裡講究實在、卻低調的商人們,以及曾經薈萃於此的各國知識,讓他們想重新復興1920 年代的精神。

於是,他們夫婦倆租下了當地的幾處街屋,搭建起「小藝埕」、「民藝埕」、「眾藝埕」、「學藝埕」以及「聯藝埕」。這些空間裡有亞洲陶、瓷、民藝品賣店「陶一二」;也有布藝與設計工作室「印花樂」;有精品咖啡館「爐鍋咖啡」;更有以五米大書牆為背景的展演空間「思劇場」等眾多商店與公共空間。

「我們不覺得自己在做文創,我們做的其實就是傳統產業。雖然台灣一向很重視科技業,但我覺得傳統產業才是根基,」林曉雯說,「現在很多年輕人只重視設計,但你問他這個東西是用什麼做的?他可能根本分不清楚,這就是忘記了物的本質。」

她之所以選擇大稻埕,正是因為她看到這裡的商人們在意本質的精神,而這種樸實,恰好是現在年輕人最欠缺的東西。

林曉雯說,他們不認為小藝埕這些團隊的進駐,是在「活化」大稻埕,反過來,其實是這群年輕人在向百年老店們學習。「創新不是憑空創新,而是新世代向上一代吸收養分,才能有基礎去創新。」

的確,從2011 年小藝埕的出現之後,大稻埕街上的年輕人變多了,林曉雯及夥伴們打造出的新商店、新空間,讓年輕人有機會選擇不去東區逛街、來到大稻埕走走,開啟了年輕人走進歷史的契機,而這些互相理解的過程,都是世代間珍貴的學習。

黃孟淳-「众」社會企業

消弭1cm的障礙,打造友善城市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是大多數家庭聯絡感情的方式,但對23 歲的黃孟淳來說,這段記憶總是缺了一個重要的人,她的阿嬤。

黃孟淳是「众」社會企業的專案執行,體貼的她喜歡為他人著想,所以專案也取名很多人在一起的「众」。「印象裡,阿嬤很少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小時候,我總以為阿嬤不合群,長大後才知道,她只是不想麻煩我們,跟保留一點在孩子、孫子前的面子,」黃孟淳回憶著。

其實,只是1公分的門檻,常成為阿嬤缺席的原因。阿嬤今年80 多歲,患有糖尿病,走路需要靠輔助器,不能走遠,也不能爬樓梯。

「我希望可以找到帶阿嬤去吃飯的餐廳,」黃孟淳看著她手中「友善台北好餐廳」App,她知道,只要她跨出這一步,台灣112 萬身障朋友都可以跨出嶄新的一步。

台灣即將成為世界最老的國家,進入高齡化社會,友善環境與服務愈來愈重要。全台共有112萬身障人士,在台北市,平均每3 人就有1 人需

要友善服務,包括老人、孕婦,加上生病、受傷的狀況,每個人都有可能是行動不便者。

城市看起來什麼都有,但身障人士為什麼哪裡都行不得?黃孟淳開始想,如果有人願意用「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重新想像,這個城市可不可以改變,讓阿嬤不再害怕那1 公分的門檻?

「友善台北好餐廳」目前一共建立了555 家的友善餐廳資料庫,每間餐廳都有「友善指數」,針對無障礙設施、服務品質進行評分,像是桌下的容膝空間大小、室內動線規畫、以及是否提供字體放大的菜單等。

你可能好奇這些資料是怎麼來的?不是工讀生上網搜尋的結果,也不是餐廳毛遂自薦的廣告,而是來自身障「愛的特派員」實地訪查的結果。

「愛的特派員」由50 位身障者組成,沒有人比這群人稱得上是「友善專家」,「1公分的不舒服他們都感覺得到」,像是輪椅使用者重視門口的平坦、坡道,視障者對菜單跟服務鈴的需求,拐杖使用者需要扶手等。

很多企業會做企業社會責任 CSR,簡單的說,CSR 是企業獲利後,將一部分錢捐給身障者。但黃孟淳的想法不是這樣,她認為未來台灣會有一

條新路,叫CSV(Creating Shared Value),身障者有可能變成共同創業人、設計者,更是共享利益者,讓解決問題的人、被解決問題的人和社會大眾一起創造共享價值。

CSV 代表更積極的行動,提供身障者工作機會,到工業設計、服務設計的部門擔任導師、設計者,讓企業與身障者創造共享價值。以社會企業的做法為例,讓店家從被動捐錢給身障者的角色,變成主動結合友善服務,創造新商機的人,與身障者共享價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