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張孝全 過自己的關

性格演員
文 / 吳沛綺    攝影 / 鄭名娟
2015-02-25
瀏覽數 8,300+
張孝全 過自己的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老漁夫在海上遇見一隻大魚。

「魚啊!」老人溫柔自語,「我要和你廝守到死哩。」

大魚是老人可敬的對手、也像他相知相惜的摯友。歷經3天3夜奮戰,老人終於將大魚殺死;他誠敬地將大魚綁在船邊,划著小船返家;沒想到,歸途卻遇上了鯊群,將大魚啃噬得只剩下骨頭。

老漁夫最終仍回到港邊,做了一個深沉的夢。

海明威的《老人與海》是張孝全最喜歡的小說之一。就像老人與大魚間的搏鬥,對他而言,生命中的問題、答案或改變,都只是一關關和自己的挑戰;外界附加的框架、無法預測的輸贏成敗,則像是喋血鯊群與深沉夢境,遇上了,唯有盡興面對,坦然接受。

張孝全是什麼樣的人?巨星林青霞看了他演的「淚王子」,曾經讚譽他是一顆「鑽石」;不但閃閃發光,而且能夠任意轉換成各種角色面向。這樣的他,不但是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也是APN亞太製片人年會年度優秀男演員獎得主,更獲得金馬獎提名等殊榮。

人們好奇他如何在競爭激烈的演藝圈脫穎而出,但他似乎絲毫不在意。就像小說裡的老漁夫和大魚,看似緊張的對立關係,別人眼中爭得你死我活,張孝全卻完全了然:「我覺得我這一生的答案,早就已經在我的身體裡」,「而我只是一直在等待問題出現」。

一般人是遇到挫折和壓力才來找解方,但對於張孝全,結局和答案卻早已存在;只是藉由生命旅途中各種情境的觸發,才使得自己的不同性格特質隨之展現。他認真、專注、甚至帶著興奮與固執地,在心中的海洋展開一次次冒險航程。

出道14年,張孝全演過叛逆少年、父親、同志,他總能將角色化為自己的一部分;逼真程度每每引起話題,卻從未見他迷失在哪部作品之中。

如何做到的?張孝全自我解析,自始自終他並非透過演戲來證明自己成長,而是藉由角色與真實自我的對話,累積、堆疊,才成就了如今站在眾人眼前的他。

老漁夫在載浮載沉的海上獨自與大魚拉扯,就像張孝全在電影《女朋友。男朋友》裡飾演沉默寡言的陳忠良,孤單面對自己對同性摯友的濃烈情感;在電影《念念》裡男主角阿翔與死去的父親重逢,則一如老漁夫對著大魚說話,他們其實都是在與自己內心對話,同時尋找負責任的勇氣。

人生最重要的是過自己的關。張孝全說:「所謂對話,其實都是和自己的相處。」他是如何過關的?

第1關:找問題─答案永遠在自己

張孝全很「Man」,但他的陽剛不只是展現在外表。

訪談當中他談起自己,偶爾會讓人感覺到一絲怒氣。仔細觀察,那並非是憤怒,反而更像一種宣示:「這就是我。」

他不算天生的演員,從2001 年初演偶像劇時的青澀模樣,到如今面對鏡頭仍維持一貫酷勁,張孝全的舉手投足間看得出多了沉穩,也增添不少自信。經紀人說,他有個特殊能力:無論內心多麼緊張、無助、崩潰,外表看上去永遠泰然自若,彷彿從未受到任何影響。許多粉絲欣賞他的自然不造作,他本人倒是答得坦然──沒想那麼多,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往前走。

最近他在電影《念念》裡詮釋的新角色阿翔,眼睛受了傷不告訴教練和女友,一個人到醫院看病拿藥;張孝全說,現實生活中的他也是如此,碰到挫折或問題習慣自己默默消化,若真遇上無法獨自解決的狀況也沒關係,就讓它自然發生。

處之泰然的生存之道,源自多年表演經驗帶來的體悟。一開始只為了打工賺錢而演戲,張孝全從彆扭、不自在,到逐漸發現自己的不同可能;表演讓他先認識了自己,到某一個階段,卻又開始不了解自己。在擁有了各種可能性之後,他才發現,自我原來更加難以預測。

人心如此,何況是複雜的世界?張孝全不否認自己也有隨波逐流的時候,但他試圖專注於和自己的比賽,也練習接受外在世界各種不可控的成敗得失。

第2關:找自信─表演挖掘內在能量

「跟隨自己的心」說來容易,但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心,該怎麼辦?

張孝全也曾經對演戲熱情盡失。那是在接拍偶像劇《醉後決定愛上你》的前一年,他接了好幾部自己很喜歡的劇本,卻因為各種原因沒有達到心中預期的成效;幾次挫折下來,他逐漸找不到繼續演下去的理由。

「其實是不可控的因素,但當時的我無法接受。」張孝全選擇讓自己放空一年,什麼都不做;一年過去,仍未感受到自己的熱情有絲毫回溫。經紀人要他重新接戲,他也沒多想就答應,沒想到這一次,卻是在工作中找回了樂趣。

很多人是從《醉後決定愛上你》才發現張孝全的另一面。他所飾演的宋杰修不同於過去的角色,不顧形象、搞笑、一點也不「酷」,卻讓電視機前的觀眾著迷不已。對張孝全而言,那也是他全然享受演戲的當下、不想太多,在拍戲過程中重新找回對工作熱情的開始。

自信原來不是向外尋求肯定,而是一種由內而外的隨遇而安。又好比,他推掉大陸工作,接拍鍾孟宏導演的《失魂》,再度帶給觀眾耳目一新的感受,過程其實也經過一番碰壁摸索。

開拍前,張孝全做足準備,模擬靈魂出竅、被附身甚至人格分裂的樣子,一開拍卻遭導演不斷喊卡;只要一發現「在表演」,就重新來過。整個劇組被困在訊號不良、不斷下著雨的泥濘山坡,張孝全最後索性真的「失魂」,把自己全部掏空,才成功詮釋出觀眾所見到魂魄被掏空的阿川。

都說戲如人生,無論是導演或演員,在「Action」之後,沒有人知道會擦出怎麼樣的火花;所有人能做的,只有信任自己、信任團隊。他因為這部戲和鍾導成為朋友,兩人平常的相處「很男人」──不講什麼大道理,反而比較常互開玩笑、打打鬧鬧,但張孝全卻從鍾導身上見到滿滿的自信與相信;雖然演的是找不到自己的「失魂」,他卻在現實世界的「Men’s Talk」中,更清楚什麼是真正的自信與相信。

第3關:找自己─航程中盡情戰鬥

《老人與海》最後,老人捕獲的大魚被鯊魚奪食。他一個人在海上,大聲說道:「什麼都沒有。」沒有大魚、沒有勝利,但老漁夫心想,還有風是他的朋友、大海也是。

無論是小時候父母離異、還是長大後遭遇挫折,張孝全對很多事情的解釋都是「沒想太多」。在他的生命裡,似乎每一個時刻都是重要的、卻也不是那麼重要,因為任何一件事都足以影響人生;而他之所以成為今日的張孝全,並非靠著一部戲、一件事或一個人,而是31年來不斷突破自己內心的關卡,累積、堆疊所影響而成。

就像《老人與海》的老漁夫,歷經和大魚與鯊群的廝殺,最後回到港邊做了深沉的夢;張孝全此刻仍在人生的航程中,盡興盡力地,享受不確定、也享受每一刻與自己的戰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