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你願意花多少代價reset你的人生?

未來工作新想像
文 / 方正儀    攝影 / ∣關立衡
2014-05-28
瀏覽數 2,800+
你願意花多少代價reset你的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朱平問:「你能想像,你未來30 年的日子要怎麼過?」

朱平做了一個很大膽的實驗,他開出1540 個小時的肯夢學院課程,看起來是教美髮,而且要自掏腰包30 萬元,未來還要開coding program、design program,他希望在很多職場舊路愈來愈走不通時,有一種職場教育,可以開啟年輕人全新的想像,reset 自己的人生。

什麼才是我喜歡的職業?職業是一試定終身嗎?如果選錯科系、入錯行,人生就只能直直走嗎?

很多人根據社會期待進入職場,當醫師、律師、會計師捧金飯碗,或當銀行行員有穩定薪水,但是跟自己的興趣相符嗎?跟自己想要的人生一致嗎?在新世界開啟時,很多職場人開始有愈來愈多的問號。

銀行行員Amo、工業工程碩士Tis,以及電影製片Ivan,他們轉換跑道開始學美髮,在大膽想像下,真的開始重啟自己的人生。

採訪之前,肯夢的學員們才去過故宮參觀荷蘭平面藝術大師艾雪(Maurits Cornelis Esche)的魔幻世界畫展,也在課堂上看台北新劇團的老師們重現京劇妝髮。在肯夢這個實驗場中,朱平要學員丟掉包袱,一個美髮師不應該只是美髮師,他們必須有艾雪的多元思考眼光,在同一個畫面中看到鳥與魚的變形,或是一座沒有出口、無法往上也無法往下的階梯。

未來的工作人,除了專業,更要有審美的眼光、邏輯的思考、超凡的品味,還有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朱平的想像中,未來的工作者每個人都可以變成一個生station,傳遞專業、傳遞生活智慧,剪髮不再是剪髮,沙龍也能成為社區中心,彼此交換訊息,討論不同的專業,讓工作者變成一個全人工作者。

因為在重新想像的新世界中,未來工作可能是1+1>2,除了本身的專業外,再學習第二專長,成為長出第二隻腳的π型人,「我真心鼓勵年輕人多冒險,多學習一項專業技能,讓工作與生活結合。我們都需要跨出舒適圈。」

10個月時間、30萬元學費,你願意花這樣的代價reset你的人生?

剛剪去一頭長髮的Amo,慧黠的大眼睛下是一個職場「叛逃」的故事。曾帶著兩把剪刀遊澳洲,埋下一顆種子,她不願自己的人生總是被分數評斷,因此離開工作7年的銀行業,放棄穩定的薪水,成為第11屆肯夢學院的學員。

在這裡,她將花10個月時間,接受1540小時的專業訓練,包含剪染燙髮、造型、服務等課程,以及生活美學等非技藝類的軟性課程。每週上課5天,每天8小時,結業前還得完成200個真人的實戰演練。

你也曾埋怨陷入一個找不到意義的工作,卻不願放棄到手的物質滿足,給自己真正的自由,尋找到更有意義的工作?

Amo的同學Tis,總要將自己外表打理得美美的他,和一般人對理工科學生的印象不太一樣。退伍後不進高科技產業,他反而投身美髮業,更進一步接受嚴格且扎實的肯夢學院訓練,準備將興趣從人生片段定格成未來生活目標。

一般社會對成功的定義是有錢、有名、有成就,你也曾迷惑於這種社會風氣與外在力量?你的成功,是他人定義的成功,還是你自己定義的成功?

曾擔任大陸大型視聽實景秀《鳥巢‧吸引》視覺溝通的Ivan,因母親過世前的小小要求,開啟了助人找回自信與尊嚴的想法。雖然也曾在肯夢學院學習過程中因辛苦而萌生退意,但他堅信這個工作的使命,讓他放棄影視工作也不覺遺憾。

你也曾茫然不知自己要的是什麼,你「以為」自己想要的是那麼多,「以為」自己了解自己,「以為」找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就一定可以得到快樂?

3 位年輕人3 種故事,他們在這段尋找自我的旅程中,一方面「向內」自省,花時間好好和自己相處,了解自己到底喜歡與擅長的是什麼;一方面「向外」探詢,將自己丟入未知,挖掘自己未知的潛力。

問題在於,你願意付出多少?你願意犧牲多少以追求你的夢想?在收割之前,你或許得學會如何克服鐵石般的阻力。Amo、Tis 和Ivan 都認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接受你的恐懼,但依然放手去做」。

轉個彎,或許風景更美好

你以為人生的路只有大家認為成功的那一條?

其實另一條路的風景更美好

Amo:我在兩家銀行待過,兩個工作之間曾去澳洲打工,帶著2 把剪刀幫朋友剪頭髮,那時候只是覺得好玩,但已在心中埋下一顆種子。

澳洲回來後,假日曾有想過去沙龍打工,看自己喜不喜歡美髮工作,但那時還無法全然放下正職。直到去年初,因為公司政策改變,讓我覺得人生都被數字評斷,我不希望我的未來是如此,而美髮師這個工作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正好符合我想要的生活。某次看到雜誌介紹一位30幾歲的肯夢學員,中斷他原本的人生去學習,我覺得這跟我的人生滿相似的,好像老天爺替我開了一扇窗,所以就提辭呈報名參加學院。

Tis:來學髮型設計,是因為有一些人生中的片段慢慢引導我。我高中時就嘗試幫自己修眉毛,大學開始會幫朋友抓頭髮,但那時並不是很懂。

大學學的是理工科,研究所學工業工程裡的人因工程,本想說畢業後會進科技業或做工程相關工作,但當兵時遇到了各式各樣的人,看到有人技術出身也是做得很好,而我書讀很多,卻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那時就下定決心,不要再繞圈子了,退伍後就到肯夢應徵技術師(設計師助理),做了1 年。我希望能一直有系統地學習,也覺得可以給自己機會去做更深度的學習,所以就報名了肯夢學院。

Ivan:我高職念的是電子,二專念商業設計,二技念視覺傳達。畢業後到英業達當企畫,5 年後某天突然聽到一首描述每天被關在辦公室隔間、生活有多無聊的改編歌曲,突然就對這種工作感到厭惡。那時正好有大陸朋友說要開動畫公司邀我加入,我就離職去上海,當動畫方面的製片。1 年後,另一位朋友問我要不要去電影業,我又從上海飛到北京,參與微電影及廣告拍攝工作,又待了1 年。

後來因為母親病危回台灣,在她昏迷前幾天,她跟我說想洗頭,我帶她到醫院樓下洗完後,她說:怎麼吹得這麼難看?這師傅不行。我發現人到最後要的是很基本的,只要自己舒服、漂亮、乾淨,在那一刻,我突然覺得過去追求的東西都是假的。

那是一個引因,可以幫別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覺得是一種功德,自己也感到很快樂。母親過世後我嘗試再回電子業,但完全做不下去,正徬徨時接觸到肯夢,那種內在、對人的溫馨感覺引起我的共鳴,所以就決定來肯夢學習。

你做的事,要能一天比一天更好

錢不夠、家人反對、捨不得已經擁有的?

快不快樂才是持續下去的動力

Amo:離開銀行業,四周的人都驚訝,認為原本的工作做得很好啊,妳有想清楚嗎?媽媽也很反對,因為她以前有做過助理,她覺得這個圈子很亂。但我了解肯夢創造的環境並不像以前那樣,媽媽到後來還是有支持我。

為了全心投入,我跟銀行貸款,把學費、生活費全算進去,就是要讓自己在這10個月中不會有任何擔心。

Tis:父母一開始也是反對的,他們會一直告訴我其他工作訊息,要我回心轉意。但因為回家會在客廳練習,久而久之他們發現我一直沒放棄,話題就慢慢變了,還會關心我該不該注意一下服貿問題。我覺得父母都會看我們在過程中快樂不快樂,或是有沒有投入。

我比較不會依最後的結果去論我這陣子做的事是對是錯,而是在過程中就去感受,我現在做的事能不能讓我一天比一天更好。我都跟爸媽說,我會對自己負責,會盡量去達到對自己的要求。

Ivan:父親知道我轉行學美髮,一開始也不了解,他覺得男生學這個怪怪的,但後來看到我慢慢能做整體造型,自己對自己負責,就比較放心。重點其實不在做什麼,而是你的全心全意有沒有讓人感覺到,如果有的話,什麼都無法打倒你。

我覺得人生沒有一條路是白走的,你會發現,在這裡學到概念,在那邊學到技術,在另一個地方學到人的關懷,最後一定可以兜起來。

未來工作人,要能找到人生平衡

技術上遇到問題,要怎麼突破困難走到下一步?

就像我們面對的人生一樣

Amo:透過肯夢課程我體認到,染髮沒有公式,剪髮也沒有對錯,就看你想要呈現什麼感覺。還學到了平衡,例如要讓這個造型好看,要注意高低、左右,或是有些地方要很乾淨,有些地方可以亂一點。延伸到人生也是在找一個平衡,希望透過這樣的學習與嘗試,有一天我也能找到自己人生的平衡。

Tis:一般補習班,剪髮就是剪髮,不會教你藝術欣賞,不會帶你去故宮看展覽,請京劇老師來上課,透過潛移默化的視覺訓練和美學培養,其實你做出來的東西就會有創意,就會跟別人不一樣。

Ivan:每個Model的條件都不一樣,你的技術再好,還要配合很多他先天不足的條件,去彌補搭配。這很像我們做人處事,怎樣去解決問題、面對自己最害怕的部分。透過每天的練習,我愈來愈有自信去幫別人打造他的外表,他高興,我也覺得每天都在做好事。

我賦予自己使命:經過我的手,要讓別人找到他的自信。如果你能把自己當成藝術家,人家看你的眼光也會不一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