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亂世造一條利人利己的方舟

60後看80、90後》江榮原
文 / 高嘉鎂    攝影 / 關立衡
2014-05-05
瀏覽數 750+
在亂世造一條利人利己的方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企業遇上新世代,一個信奉數字成長的組織,和一個討厭定義成功的新人類,兩個八竿子搭不上話的,要怎麼彌補這深不見底的鴻溝,接起對話的頻率?舊時代只教會青年生存、企業著眼利益,如今這套「島耕作」時代的標

準流程,再也不適用,在這變動的年代,以不變應萬變的企業,是不是有責任?又應該站在什麼位置和新時代相處?

阿原說:「大人沒有理由,再灌輸年輕人凡事可以峰迴路轉的機會主義觀念,萬一你的一個人代表了市場對你這個品牌的嚮往與寄望,別忘了企業負責人就已經承擔了社會責任。」

人稱「阿原」、阿原肥皂創辦人江榮原,他說自己是肥皂工人,做肥皂還要加入祖父的中醫草藥智慧、勞工父母的勞動力美。對他來說,清潔是修行,肥皂英語soap,發音就像佛語「娑婆」,這一塊從0 到1 的手工肥皂,帶領重新修習「生活」這門課,讓他從過去當公關、幫人廣告包裝,失去真實、連身體都過敏抗議的日子,重新抓回生活的真實。

因為來自勞工家庭,因為不是高學歷背景出身,因為過去身為廣告人看見地方產業斷裂、中年失業,因為9年間只手工做肥皂修行的日子,這一層層因緣讓阿原更貼近世界體系,讓他看見社會間流動的能量;做肥皂,就不僅僅是一份手工工作、一個企業的商業模式,在阿原眼中,一塊肥皂,就要做到修補破洞的天、修補摔碎的人心,產生天人合一的力量。

你有沒有教會青年

錢買不到的人心

曾是世界第三大「馬賽克」出產地的鶯歌,80 年代市場開放,訂單轉往大陸,全盛時期3600 間窯場現在只剩30 間,還佇立在家園的,都是燃燒著志氣的人。台南新化康家蜂農歷經流浪、天災、看人臉色,才釀成甜蜜,這樣的辛勤卻被企業耍得團團轉,掛著康家小農、天然的名號,訂單卻只來一次就再也不見。

產業為什麼病得這麼重?阿原說,生病的不是產業,是人心。在成長的過程中,社會對青年的教育,總是把重點放在學習生存的本能、優勢,讓自己得到生存更好經濟利得的這唯一一條A 路線,卻很少有人花時間,教青年學會怎樣好好「生活」,去走出帶有目的的B、C、D 路線。

當「生活」成為人生的盲點,當生活與生存分離斷裂,「賺錢愈多=愈幸福快樂」這條從小背到大的公式,回過頭來才發現等號從來不在這條公式上;社會價值告訴青年,低薪失業不是環境的錯,是你要提高競爭力,但競爭力的內涵卻從來不包含錢買不到的價值;「成功」在報章雜誌包裝下,變得像是自動化生產線,只要按下啟動鈕,所有壞的就會自動汰舊換新。

這條追尋數字與成功樣板的路上,生態、生活、生產跟生存被拆得七零八落,企業為了賺錢把訂單轉移、產業鏈碎成斷裂蚯蚓、全台占超過70%微小企業無法安身立命,青年自己只剩茫然,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自己是誰。回歸到蝴蝶效應,今天的20、30歲青年不是憑空變出,這翅膀拍動的源頭,來自他們的家庭、學校、企業,教會他們機會主義、走上A路線標準人生,父母、老師、老闆沒有責任嗎?

用「安」步當車

造一條利人利己的方舟

這個世紀難題該如何解?阿原心想,我有手上這塊肥皂,還有天人合一的道,一個道可以生一、生二、生三、生萬物,那麼一個啟發思想、行動的火種,能不能讓台灣微小企業,如蜂農、木工、車縫媽媽、織襪二代等,持續有二、三代來代代相承,燒出永續的產業沃土?

「這是一個偶像善變、信賴瓦解的年代,年輕人只有「安」步當車,才是培養冷靜與實力最可靠的招數。」因此阿原帶著青年團隊走遍台灣角落、深入社區,帶領青年一步一腳印,把這些微小企業都拉進肥皂產業鏈,協助改善製程、購設備,透過行銷和設計教他們品管和品保,不需再有中盤、大盤商來分配利潤,錢就一關到達生產者;一塊肥皂裡加的蜂蜜保濕配方、一塊肥皂最後躺的皂碟,都有土地的美、勞動辛勤的價值。

阿原培育下代種子,當所有人都在用文化來縫補社會進步造成的斷裂,他們卻選擇做根本的事,用超乎美學與傳統的更高標準看待,讓現在的產業變成後面很多人很珍惜的文化。當這些微小企業的良率和品質愈來愈好,阿原說,其實最後的獲利者還是自己,這是造一條方舟,讓有骨氣的產業在娑婆世界生生不息。

天人合一:不要幫水牛彩繪指

甲, 不要教老鷹學游泳

阿里山新美部落八八風災後請阿原幫忙,阿原就山路彎繞6小時親自載工具、設皂寮;台中大甲有位車縫媽媽,明明早上癌症化療,下午還是和好幾位婦女一起,不放棄地一直接單車縫,她說,「我放棄了,那我這群查某(台語女人)該怎麼辦?」

天是環境、是土地倫理,人是社會、是勞動美學,環境裡的產業斷裂了,社會裡的人心只剩利,阿原不幫水牛塗指甲、不教老鷹游泳,他只是用中醫的藥方做整體調和,不做修補破壞,而是保存產業的原汁原味,成為未來文化。他對微小企業下單、用共工精神輔導社區,使他們自動整理地方產業,大甲媽媽把縫布、搓棉線的都找回來,新美部落做肥皂重建地方;阿原撒下種子,地方自己長成大樹,斷裂的產業蚯蚓才能變海星,斷碎也生生不息。

丟到水裡的肥皂,有土地的豐美,一字「示」、一字「豐」合起來,豐美就是阿原的「禮」物,這份禮物有「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真正美好是消逝於自然的無形,變成給土地有形的祝福,裡面還有勞動者、農人辛勞的畢生心血,每個比阿原多做1分的價值,都是阿原方舟上的壓艙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