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生的運動家精神

馬志翔vs.魏德聖》
文 / 整理-王維玲    攝影 / 關立衡
2014-04-01
瀏覽數 1,300+
人生的運動家精神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來沒有贏過一場的球隊,要如何熬過他人的嘲笑,以實力進軍競爭的最高殿堂?轉換到人生路途中,數不清的失敗、挫折與自我懷疑,該如何才能堅持信念?

以《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締造近10 年台灣票房新紀錄的導演魏德聖說,我們常花太多的時間在擔心別人怎麼看自己,太少的時間花在展現自己的力量。同時擁有演員、編劇、導演等多重身分的馬志翔則認為,機會就像一個燙手山芋,你只要緊緊握著,總有一天,它會讓你吃下肚。

他們堅持,除了「想」之外,還要「做」﹔除了「信念」之外,更要有「行動」。

馬志翔為了10 年導演計畫,做過場記、副導,也自己創作劇本,即使一再被退稿,他卻傻傻地從不埋怨,而是一次次修正,終於有人找他拍電視劇,因而拿下金鐘獎最佳導演, 更讓魏德聖看見他的潛力,將拍攝《KANO》的重棒交給他。

魏德聖在拍出《海角七號》之前,整整10 幾年的時間,每天只能坐在咖啡館裡創作,但他始終沒有失去鬥志,為了夢想努力研究台灣史料,為了夢想願意求人籌資,然後看到一塊璞玉,賭在這塊璞玉身上。

他們,都用行動去實現自己的夢想。

兩人共同締造的電影《KANO》,正掀起一股旋風,最重要的是將久違的勇氣與熱情吹入每一個人心中,讓徬徨的人重新傾聽內心的呼喚,讓寂寞的人發現原來自己並不孤單。

在這個社會上,常常過於放大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卻忘了自己是誰,忘了自己心中真正那把火的力量。《30》講堂「人生故事系列」,3 月4 日特別邀請魏德聖與馬志翔分享,吸引千人聆聽。劇中討論最多的「木瓜理論」——木瓜樹被釘上釘子,就會長出又大又甜的果實,在現場引起熱烈討論,一如魏德聖和馬志翔的處境,不服輸的他們如何堅持自己的夢想,並鼓起勇氣採取實際行動?如何面對他人的嘲諷譏笑, 卻依然相信自己?以下是他們的精彩對談:

問:《 KANO》講的是一個從來沒有贏過一場球的球隊,他們夢想著要去打甲子園,卻被所有人所嘲笑。為什麼想要拍這樣的題材?

魏德聖(以下簡稱「魏」):太多的時間我們都花在別人怎麼看我們,卻花太少時間去展現自己的力量。在《海角七號》之前,我有10 幾年是悶著的,那時我覺得全身充滿力量,但找不到對手,就像一隻鬥犬關在籠子裡,找不到發洩對象,所以那時看到《KANO》的故事受到激勵,我開始覺得,也許這樣長久的忍耐,只是為了一個出口。我的想法是:台灣電影你給我好好看著, 只要有一天我找到出口,我就打到你連抬頭的時間都沒有!

馬志翔(以下簡稱「馬」):戲裡面近藤教練說:「練習很重要,它是成功的唯一要素!」所以我不斷的茁壯自己,同時也在等待一個機會。

2011 年《賽德克.巴萊》宣傳期間,我問魏導之後會忙什麼,他說要忙一個「小的」棒球題材。「找我! 找我!」我第一時間就舉手,因為我以前打過少棒, 我興奮的不只是看到一個拍攝電影的機會,還因為這個故事本身非常豐富飽滿,當時我就像魏導講的,自己好像是隻獵犬,門開了我就一直衝,衝到忘了緊張。

問:當我們有了夢想,該如何去實踐?

馬:過去我一直都是一個人,自己跌倒自己爬起來,但這次經驗讓我體悟到其實我們是一個團隊,缺一不可。也許我是吳明捷(嘉農王牌投手兼第4 棒),也許我的奪三振率很高,也許我可以讓對方得不到任何分數,但我一個人沒有辦法完成打擊。除了你打全壘打,不然你上了一壘之後,需要隊友幫你推上二壘、三壘,再幫你打回本壘。同樣的,我身為一個導演,空有想法、空有創造力、空有場面調度是沒有用的,我需要有人幫我去執行它。雖然現場幾百個人等著我下達指令的感覺很恐怖,但是念頭一轉,壓力就變成助力了,之後我把它當作是我的遊樂場,好多人陪我一起玩。玩什麼呢?我們在創造一個美麗的事情。

魏:為什麼大家不看好馬導,我還是找他來拍這部戲?因為我們看見他的特質,就像一塊還沒有被琢磨的璞玉,我們願意幫助他一起努力。當然,有一個很強的投手夠不夠呢?放心,我們還給你一個很會配球的捕手,還有一堆防守力很強的野手,以及好幾名打擊力很強的打擊手,這個組合,重要的不是人種的問題,重點是每個人的特色加起來是夠強的。一群人組合起來,他強在哪裡?不是個人主義的表現,除了有創造傳奇的人,也有成就傳奇的人。

問:該如何克服心路低潮?尤其當大家都反對、甚至懷疑你們做的事情?

魏:不要理他們啊! 雖然不被大家看好,其實往好處想,這就表示你的機會大了,因為沒有競爭者,沒有人會來跟你搶你要拍的東西。這個過程當然很辛苦, 尤其是到處籌錢時會覺得自己很卑微,直到有一次我在洗澡時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忽然覺得,不對呀, 我拍片又不是在做壞事,為什麼我要把自己看得那麼小呢?我為什麼不把自己看大,我在做一件好事,一件你們不敢做的事,我應該得到肯定才對呀!所以,你不借錢給我,是你羞恥,不是我羞恥。從那時起,我的整個信念就翻轉了,因為我在做一件好事,我在告訴大家一個發生在台灣,會讓大家感覺到很有自信、能重新去認識自己的故事,沒有什麼好羞恥的。我除了相信過程,我也相信最後的結果一切都會是好的。

馬:拍《KANO》之前,很多導演都懷疑我的能力, 等著看好戲,自己當然會難過、失望,但是我覺得就算機會到你手中,如果你沒有準備好,機會就會飛走。機會就像一個燙手山芋,你只要緊緊握著,總有一天, 它會讓你吃下肚。當我決定要當導演時,我給自己10 年吸取養分的計畫,寫了很多故事,也送了很多電視台、國家輔導金徵選,每一次都被退,但我傻傻的,被退就重新再整理一遍,修完後再送,又被退回來,來回5 次都沒成功。沒想到有個製作人真的跟我要了劇本, 看完之後找我拍,之前我就做過場記,當我知道可以拍的時候,我趕緊去找一個副導的工作,最後得了金鐘獎的編劇獎。我覺得,「講」、「想」都很簡單,但是人要當行動者,你不去做,怎麼會知道你到底行不行呢?

問:「可以生氣,但不能放棄」,放棄其實是這部電影中滿重要的主題,可能也是每個人常會閃過的情緒,馬導曾經有過放棄的念頭嗎?

馬:說來慚愧,《KANO》叫人家不要放棄,我每天跟著那群孩子,一直鼓勵他們「加油!」結果自己在那段時間自己壓力很大,大到想放棄,但是放不了手, 放棄就完蛋了。

當導演有個好處,就是你常常可以看到演員鏡頭以外的神情。這群孩子很辛苦,雖然他們是棒球員,你簡單一個滑壘,普通大概2-3 公尺,但是因為機器的角度,因為畫面張力的需求,也許得多滑個2公尺,那個很難達到標準,我可以從monitor看到孩子們的表情,一次不行,他們馬上站起來,拍拍屁股,重新就位準備,不管幾遍,他們沒有放棄!到頭來,我重新被這群孩子們激勵了。

問:大家都說學生的本分就是念書,但如果不能在學生時期就為自己的夢想奮力一搏,該如何在出社會後面對現實,還能繼續堅持夢想?

魏:我覺得幾歲就該做幾歲的事。20歲之前你是一個學生,你就當一個學生;出社會一直到40歲,是你的創業期,你要讓你的夢想開花結果;40歲以後是一個經營的時間,你就要用心去經營先前開的花與結的果實;60歲以後是退休的年紀,你就要好好遊山玩水,享受人生。我覺得現在太多人為了經濟問題,太急著要安定,我不懂要安定什麼呢?

要吃飽,沒那麼難,為什麼要把吃一口飯當成人生追求的目標?你剛出社會2-3年就想要開花結果,如果沒有開花結果,就說:「家裡反對、要結婚、要安定下來,不能做一個不負責任的人。」你才幾歲?結婚了,就要為家庭盡責任,有了孩子後更不敢冒險,然後把你想追求的事,移植到下一代,等他們長大後,你又強迫他趕快安定,然後他安定下來後又不能追求夢想⋯⋯,這樣的人生不是很無聊嗎?

從前的人20歲左右就可以爆發得很漂亮,現在我40歲才開花,不行嗎?我覺得不用擔心年紀的問題,不用擔心現實跟理想之間的差距,但是心裡面的距離是最大的,而不是現實跟理想之間。

問:很好奇魏導為什麼會有勇氣跟膽識借5000萬拍《海角七號》、借7億拍《賽德克‧巴萊》,有沒有想過,萬一片子不賣怎麼辦?

魏:我不想後面的事。在台灣還有什麼不能存活的?負債幾千萬那表示我是企業家了。(掌聲)

老實說,現在是講得很豪邁啦,但當時跟龜孫子一樣到處求人借錢,不過我真的沒有一點點的想法說,萬一不賣怎麼辦,沒有!我知道它會賣!我知道能夠感動我的東西,我只要把它做到最好,一樣可以感動跟我同樣的一般觀眾。我要思考的是,我怎麼讓大家知道這部電影很好看,而不是去騙他們進場。

問:看過《KANO》的人都知道,木瓜為什麼可以長得這麼大這麼美,是因為它的根部釘了釘子,可是奇妙的是,在那片木瓜林中,沒有釘釘子的木瓜樹,也長出很美的木瓜,為什麼?這就是劇中很重要的一句台詞:「當你跟強的人在一起,你會變得更強!」最後請魏導和馬導給大家一些鼓勵。

魏:在台灣有太多美好的價值、太多美好的精神,只是因為時代的轉換而被遺忘。台灣有原住民文化、有漢人及外來移民的人文歷史,我們把它統統融化為台灣文化,接下來我們要帶著這種融合文化,再往下走一百年的時候,我們夠不夠胸襟去容納一整個世界?關鍵就在於我們現在自我展現的力量夠不夠,我想族群融合長久以來應該是你的文化加我的文化加他的文化,一起創造一個更強大的力量,而不是你的文化再扣減我的文化再扣減他的文化,變成愈來愈單薄的價值。

馬:我借用魏導分享給我的一句話,那就是「花若盛開,蝴蝶自會飛來!」吳明捷這麼努力的在球場上發光發熱,然後,他抬頭,他看到了什麼?我的意思是,台灣雖然很小,但是我們真的很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