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求長生的長生學

文 / 陳玉梅    
1998-05-05
瀏覽數 79,300+
不求長生的長生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七、八月,楊金木非常不情願地開車載老婆去苗栗上長生學課程。太太上課時,他常坐在外面嚷嚷:「長生學若是有效的話,醫院都會倒光。」

一九九七年十月三日凌晨,女兒的一場車禍卻改變了楊金木的看法。

當他趕到湖口醫院時,女兒的昏迷指數只有二到三,雖然聯絡過長庚醫院,但長庚因病人昏迷指數過低而拒收。

由於是退休的職業軍人,楊金木本能地想將女兒送往三總。在救護車直奔三總時,強心針藥效只剩下一小時,眼見脈動儀顯示脈搏跳動從五十幾慢慢降到三十幾,楊金木情急之下不禁對司機破口大罵,並將老婆手中的念珠接過,猛念阿彌陀佛。

看著老婆一手按住女兒的頭,一手按住女兒的胸,兩手晃啊晃地用長生學為女兒調整穴道時,楊金木心想,就死馬當活馬醫吧。但是,當儀表板上女兒的心跳慢慢往上升到六、七十下時,楊金木一方面覺得很神奇,一方面又疑惑著:「到底是念佛號有效,還是長生學有效?」

女兒接下來的復原過程,讓楊金木不得不相信長生學的功效。在三總做緊急處理後,楊金木又把女兒送振興醫院加護病房。楊金木夫婦每天去探視女兒時,醫生都叫他們要有心理準備,還問他們什麼時候接女兒回去。楊金木回憶起當時的狀況表示:「我們當然不放棄醫療,每天探望時,我太太都會針對我女兒的穴道做調整。我們進去時,儀表的指數都很低,我太太離開後,指數就慢慢升高,我這才相信長生學的功能。」

在新竹市政府大禮堂、長生學高級班的上課現場,楊金木帶著女兒來上課,她清秀明亮的臉龐笑意靦腆,很難想像幾個月前才經歷一場大車禍。楊金木說:「後來我女兒轉到榮總做腦部切開清洗顱內淤血手術,手術後繼續以長生學調理。令醫生吃驚的是,腦部手術一般都恢復緩慢,我女兒卻復原得很快,現在已經是活蹦亂跳。」

導引宇宙能量治病

長生學,之前稱為人電學,能量醫學的一種,類似氣功。長生學認為透過雙手,藉人體導引宇宙能量,可以幫助他人及自身治病。它將人體分為七個穴道 ,針對不同的疾病,搭配幾個不同的穴道加以調整。將人電學轉化成長生學的林子珍表示,他們應用的這七個穴道很早以前就有了;很多人都知道,瑜伽講的七個輪是人體生命能量的中樞,「只是能不能運用;導引能量應用在這七個輪是長生學不一樣的地方。」

長生學講義中詳列可以調整的疾病,從牙痛、頭痛、憂鬱症、躁鬱症及各種慢性病、癌症到急救處理,幾乎可以用「百病」形容。

由於學習簡單(從初級班、中級班到高級班各三堂課)、不收費,又傳出很多治療奇蹟,透過口耳相傳後,在台灣至少吸引了二十萬學徒。

苗栗地檢署法醫王頌鴻是長生學的義工,透過弟弟的介紹,在偶然的機會下抱著半信半疑、姑且一試的心理開始學習。兩年多的學習讓他發現,自己的抵抗力比以前好。他說:「長生學最主要是放空意念,將心靜下來自己調息。因為在一呼一吸與心靜下來的時候,是調整身心靈的最佳時刻。」他指出,長生學沒有特殊的規定及禁忌,只要按時靜坐及調息即可。

長生學的另一位創辦人魏裕峰說,長生學強調能量是大自然的,將能量導給對方「自己並無損耗。一旦對方接受調整,也自有能力排除不好的能量。

而長生學強調屏棄雜念、將生命視為一種學習的過程,使身體這個導體成為更加通暢的管道,則讓它看起來像宗教或人生哲學,而不是「科學」。林子珍表示:「好、壞要靠你慢慢地修。人有慾望、雜念,藉著經常去做,慢慢地放下、淡化它,這個管道自然會愈來愈暢通。」

拋棄商業色彩和人與人之間的利害關係,長生學彷若一個和功利的資本主義社會隔絕的桃花源,吸引許多人在工作之外穿梭於調整中心及上課現場。從台灣本島到金門、澎湖,目前有一百四十幾個長生學調整中心,幾乎每個晚上都有義工幫人做免費調整,或接受別人的調整。有些義工則勤跑醫院與病人家中,風雨無阻。

從醫療下手、練內在

長生學鼓勵與宗教類似的慈悲、奉獻。魏裕峰表示:「事實上,我不認為是信仰推動我去做這些,而是做這些事可以更堅定我的信仰。」林子珍也說,他們只是從「醫療」下手、練內在。他說:「我們不收任何回報,沒有經濟上的往來,也不計較任何東西。」他們的義工都有家庭、子女,而撥出時間幫助別人所獲得的快樂,讓他們對人生愈來愈不在意,面對挫折的韌性也愈來愈強。

任職於台電的廖振根與他的妻子都是長生學的義工,在平鎮義民廟的活動中心經常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認為能付出是一種福氣;過去下班後幾乎都是在家裡看電視,現在長生學已經成為他的生活重心。

家中兄弟與妯娌都是長生學義工的郭淑卿則經常奔波於車禍現場、醫院及病人家中。當她講到與家人之間互相調整的好處,以及幫別人調整學習到的經驗時,對長生學的效果嘖嘖稱奇,也高興地表示,「非常有成就感。」

各地的調整中心就像長生學的「臨床實習醫院」。由於強調由做的當中慢慢體會,長生學很多特殊概念都是林子珍等人在這幾年發展出來的。

長生學沒有一般醫病之間的主從及上下關係,而治療者與被治療者的多重關係則讓它建立了特殊的「醫病關係」及互助網絡。一般人學習到中級班就可以開始幫人調整;學習了很長時間的人也會需要別人的協助,調整者與被調整者之間的界限並不是絕對的。

長生學,不求長生,卻希望能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做出無私、無慾的奉獻。也許它正是一個價值失落、金錢至上的時代的標準產物。

科學上的爭議相信就能調整。排斥就沒效?

世界上有很多文化與治療傳統都是以氣的平衡與流動為基礎,例如氣功、針灸及姦觸療法等。這些後來被歸為能量醫學的治療方式幾乎都認為;生病是因為氣的失衡、阻滯,以及生命能量與磁場受到干擾,因此共同目標是打通淤積的氣。

除了強調「磁場混亂」產生疾病,能量醫學也強調全人概念,認為治療應針對整個人的身、心靈,而不只是部分的傷處;在高度的專業化分工以及學科切割的現代,能量醫學受歡迎的程度愈來愈高。

長生學也是,它認為疾病的形式只是表象,生病真正原因包括身心靈三個部分。魏裕鋒表示:「一般人產生疾病後,都只執著於身體的表象,事實上這些表象是由很多心理或靈性方面的隱藏因素造成的,譬如情緒、思想、慾望及貪念。」

正因如此,他們非常強調心性在整個治療過程中的重要性,有時也類似心理治療。林子珍表示,不管什麼樣的疾病,長生學都能調整改善,不過,每個人生病的因素都不同,若由心理因素造成,「會一直有嗔恨心、怨恨心,這些心念會產生磁場,使身體出毛病。我們調整,他又不斷地造成。」

人體能量看不到、摸不到(能量醫學則強調可經由訓練感覺到),它到底是什麼?真的有效嗎?有一些研究證實了它的效果。一九九三年英國醫生兼治療師賓納,回顧一百五十五個治療公開的案例,發現五0%以上的人有明顯的效果,治療者甚至能影響細菌及動植物細泡生長的速度。在實驗室的實驗中,治療者可以加速白老鼠身上傷口癒合的時聞。

雖然有愈來愈多的研究支持能量醫學的效果,但是當代科學仍持續忽略、甚至拒絕承認這些實驗結果。在美國天普大學《前衛科學》期刊〈前衛觀點〉一文中,賓納指出:「科學尋找各種理由拒絕這些證據,兩不是重新檢驗自己的信仰。」

有人則不以為然地表示,要科學,就要用科學的嚴格標準來檢驗。雖然是以能量、磁場等概念解譯,但治療的能量無法被測量,只憑一些傳聞及個人故事來支撐,仍然無法清楚地解釋它們如何運作。

十一歲的愛密麗在科學展覽做的接觸治療實驗則震驚了醫界。愛蜜麗想瞭解:讓觸治療師是否真能接觸到人體能量場。她設計一項實驗,將自己與治療節用屏風隔開,擲硬幣決定她的手要放在治療師的左手或右手處。她認為,如果治療師可以偵測到人體能量場,應該也能辨別她的手在哪裡。針對二十一名治療師做的兩百八十項實驗結果顯示,只有四四%的治療輛正確指出愛蜜麗手的位置。若他們是用猜的,機率應該是五0%。

很多治療師無法接受這項實驗結果;能們堅持受過接觸治療訓練的人很容易感覺到人體能量場。到底有沒有人體能量場,也許正如諸多長生學義工所言:「相信就能調整,排斥就沒效。我們不太瞭解什麼邏輯,但它的確有效。」

(陳玉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