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喝一杯咖啡,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登上創櫃板的社會企業》生態綠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關立衡
2014-01-01
瀏覽數 1,350+
喝一杯咖啡,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走在台北銅山街的巷弄裡,處處是沁人的綠蔭與住戶細心呵護的花木,突然衝出一股濃烈的咖啡香氣,勾引著行人循香前進。坐落在民宅間的公平貿易咖啡館「生態綠」亮著溫馨的黃光,向每個路人招手。

生態綠是華文世界第一家公平貿易特許商,他們將在2014 年初登錄創櫃板。由環保社運人士徐文彥與余宛如在2008 年成立。在創業之前,徐文彥是長期關注台灣農村與有機運動的環保社運人士,當他希望結合社運與創業時,自然而然想到過去在英國留學時,曾接觸過的國際公平貿易認證機制。

而另一半余宛如曾任澳洲有機保養品牌台灣區行銷經理,她在澳洲總公司受訓時,親眼看見有機生產對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但是台灣的有機商品卻只局限在昂貴的貴婦消費圈。在接觸公平貿易之後,她決定善用自己行銷經驗投入公益推廣,辭去原本人人羨慕的工作,和徐文彥一起展開創業新生活。

他們希望透過販售並推廣公平貿易商品,讓消費者在購買商品的同時,也能對生產端的議題有更多的思考,以「消費」的力量,直接幫助貧窮國家的農民與工人有機會經濟獨立。

在生態綠,消費者喝下的每一杯濃醇咖啡,都會讓世界變得更公平。說起來抽象,背後的價值卻像咖啡的香氣一樣無形而具體。

每次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只是喝一杯咖啡,怎麼可能因而改變世界?這並不只是一種誇張的行銷說詞,想要理解公平貿易的理念,就必須先認識世界的真實模樣。

「你知道嗎?全球有一半的飢餓人口是農民,他們生產的作物餵養了世界,自己卻吃不飽飯。」攻讀食品人類學的余宛如很清楚,全球糧食體系已被扭曲,不只是生產者無法生存,連環爆發的食安問題,也讓消費者吃得不安心。

而公平貿易體系,正試圖修補這種扭曲,以公平正義的方式重新分配資源。民眾透過購買由國際公平貿易組織認證(FLO)的產品,實踐倫理消費,由組織訂出合理價格,確保生產與貿易過程中沒有對生產者的收入、人權及生態環境造成剝削;店家再由銷售所得中提撥一定比率供生產地發展社區建設,改善生活條件,估計全球約有750萬農民及其家庭受惠。

以咖啡為例,多數小咖啡農每磅咖啡只能得到0.25美元,然而咖啡的零售價,卻可以賣到8美元以上,而公平交易網絡保障小農每磅咖啡1.26 美元的底價,使他們的年所得從500美元增加到平均將近2000美元。

參加公平貿易組織的農人與工人也被要求採用友善環境的生產方式,在公平貿易所認證的咖啡中,85%是對環境與工人健康較有益的有機咖啡。經過公平貿易組織認證的產品,每一個生產加工環節都是透明可追溯的,在食安問題頻傳的現代社會,提供消費者更有保障的購買選擇。

透過消費,具體改變失衡的生產與分配體系,這種「倫理消費」的概念已在全球蔚為風潮。在歐美,許多平價連鎖超市都設有公平貿易專區,除了賣東西,還會用廣播宣傳,向消費者解釋什麼是公平貿易,公平貿易商品已成為許多人日常消費的一部分。

知識之火,可以燎原

理想是美好的,但是想在台灣推行公平貿易的理念,卻不是件容易的事。早在生態綠成立之前,台灣已經有許多人賣過公平貿易咖啡,連星巴克都曾推出公平貿易咖啡豆。但是徐文彥與余宛如卻發現,大多數消費者仍然不清楚公平貿易的運作方式。

「很多人會問我,公平貿易的咖啡是不是又貴又難喝?」余宛如和徐文彥才意識到,許多人以為支持公

平貿易就像買贖罪券,消費者抱持著「做好事」的心態進行一次性的愛心購買,「其實公平貿易不是charity

(慈善事業),而是一種有組織的社會運動。」

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公平貿易的理念,徐文彥和余宛如的第一步,就是將知識的火種埋在人們心中。在將近一年的籌備期裡,他們有系統地將國外公平貿易的相關知識翻譯成中文,發表在維基百科上,這是最早的公平貿易運動中文參考文獻,他們希望讓人們可以更容易取得這些資訊,時機成熟時,便可能引發熱烈的消費革命。

喝一杯不定價咖啡,辯論價格與價值

生態綠是華文世界第一家取得國際公平貿易組織認證的公平貿易特許商,獲得認證的特許商每年必須接受組織的稽查,而每個貼有認證標章的產品,也必須依照組織標準種植及收成,以確保產品及交易過程的透明度。

余宛如與徐文彥並不喜歡強調第三世界農民的悲慘故事,相反地,他們總是用精確客觀的數據,向你展示世界的現況,以及公平貿易體系如何具體幫助人們脫離貧窮。

「我們不是賣故事、不是賣愛心,而是希望讓消費者看到結構性的問題,並用系統性的方式解決問題。」因此,徐文彥花了一整年向國際精品咖啡裁判、國內咖啡豆烘焙冠軍學習咖啡技術,「咖啡好喝,消費者才會回頭購買,唯有持續經營,才能真正幫助生產者。」徐文彥強調。

生態綠進口各地咖啡生豆,除了擁有公平貿易認證外,還強調手工挑選與每週新鮮烘焙。為了追求咖啡品質,兩人常常在晚上10 點關門後進行咖啡烘焙、用手工挑除雜豆,往往工作到凌晨才休息,「其實很像咖啡血汗工廠,」余宛如開玩笑地說。

雖然辛苦,但是在兩人認真投入的態度與絕對不馬虎的堅持下,短短半年,生態綠得到台北市精選優質咖啡店家Top 30 的殊榮,生態綠的豆子也開始打出名號,不只是豆子一上架就造成搶購,也吸引了許多咖啡店或是品牌前來購買。

最有趣的地方在於,生態綠不只是個販售咖啡的商業空間,也是一個邀請消費者思考辯論的咖啡沙龍。一直到目前為止,生態綠店裡的咖啡都採取「不定價」策略,一方面澄清「公平貿易商品=高價」的迷思,更重要的是讓消費者回頭思考:你願意為了一杯咖啡付出多少錢?

余宛如與徐文彥常常與好奇的顧客討論一杯咖啡除了價格,背後可能代表什麼價值?幾個小時下來,大家都講得口乾舌燥,除了不知不覺喝下更多咖啡,也讓許多人從原本的質疑到認同,甚至表示以後願意多加支持公平貿易。

公平超市, 擴大社會影響力

經過6年的扎根與努力,公平貿易的理念開始被廣泛傳播,生態綠更在2013年12月初催生了台灣第一家專賣公平貿易商品的「公平超市」,集結地球樹、繭裹子、馥聚等原本散見各家小鋪的公平貿易商品,讓消費者可以「一網打盡」,減少購買不便的障礙。

此外,生態綠也和惠康百貨建立合作關係,惠康旗下的全省頂好超市、Jasons Market Place 成為國內首家販售公平貿易產品的連鎖超市。徐文彥指出,走進大眾通路後,消費者或許在住家轉角,就可看見好商品,當公平貿易商品更普及、規模逐步擴大,價格也可望更親民,吸引更多民眾加入倫理消費運動。

「一個人的力量很有限,但是隨著愈來愈多人一起加入,我們就有了更大的力量去改變世界。」徐文彥和余宛如證明,良善的力量超乎你我想像,曾經遠在天邊的貧窮、飢餓大哉問,正成為近在眼前的倫理問題,透過消費,產生扭轉世界的巨大力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巧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