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北,挑戰因夢想而偉大

2016年世界設計之都
文 / 王維玲    攝影 / 蕭如君
2013-11-28
瀏覽數 750+
台北,挑戰因夢想而偉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卡爾維諾曾在《看不見的城市》中描述一個名為「佐拉」(Zora)的城市,為了讓人更容易記住,佐拉永遠靜止並保持不變,最終卻也因為沒有新的變化,終究被世界永遠遺忘而消失。11 月18 日,台北通過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Icsid),正式成為2016年的世界設計之都。這個過程沸沸揚揚,大家都想知道,獲得這個頭銜的意義為何?對人們日常生活將產生什麼具體的影響?

所有偉大的城市,都因夢想而偉大。一個城市,要注入一個時代的精神;一座建築,更要能承載一座城市的靈魂。在人們心中,巴黎浪漫、紐約多元、倫敦前衛、東京知性,各大城市樣貌鮮明而獨特。而我們所處的台北,也正在尋找屬於自己的城市靈魂。在尋找過程中,有徬徨,更有各種質疑批評。但是一個不被攪動,不思改變的城市,終將成為「佐拉」(Zora)而消失。

「設計之都其實就是一場社會改造運動」,申辦世界之都的重要推手,也是台北市文化局長劉維公說,一個進步的城市,不只是建築外觀,更重要的是公民參與,join攪動公共政策的過程,就是一個經由設計理念,發揮創意國力的重要起點。

他指出,台灣正經歷新舊產業劇烈變化的轉型階段,台北透過申請2016年世界設計之都的過程,整合起政府、產業、民間3方資源,不只從上而下,將設計導入公共政策,啟動城市再造新生計畫,同時也由下而上,透過市民的參與攪動整個城市,讓城市充滿願景及朝氣地持續蛻變。

未來,台北將出現訴說台北過去、現在及未來的故事的城市博物館聚落;教育也不再侷限在教室中,而是帶領孩子們從玩耍中培養適應未來的創造力;各種公共設施服務將更具人性;而市民的居住空間質感也會全面提升,人們不只能夠 enjoy台北的改變,更能join在其中!

從上而下 設計導入城市治理,帶動產業轉型升級

著名的創意城市畢爾包,原本只是西班牙一個不起眼的城市,也沒有祖先留下的動人古蹟,但在一連串都市更新,以及Frank Gehry所打造的古根漢美術館加持下,現在已經成為著名創意城市。

「這就是將設計導入城市治理的力量!」劉維公認為, 一座城市的創新,在於能夠運用設計思考解決各種社會問題,創造令人雙眼為之一亮的驚喜。

申請世界設計之都,不是一個煙花式的大型活動,更像是持續進行中的社會改造運動,與國家經濟、產業、人才、投資、社會、教育、健康等政策息息相關,透過將設計思維導入城市治理,打造產業群聚,進而帶動產業轉型及升級。

未來台北市文化局將從文化創意、人力資源、設計經濟、健康關懷、環境永續、安全城市、台北意象7 大面向,與環保局、都發局、消防局、社會局及教育局等政府機關合作,並邀請民間設計師及市民共同檢視城市既有問題,透過集體創意激盪尋求設計導入的解決方案。

以大型計畫「台北城市博物館聚落」為例,從生態永續概念出發,台北市有效利用花博公園、兒育中心、北美館、台北故事館等現有閒置空間,整合出博物館生態區域,還可結合周邊圓山遺址,讓當地坑道、史前遺址都能以新面貌呈現,未來更會復育21 公頃原生植栽, 完整訴說台北過去、現在及未來的故事。

除了大型的都市空間再造,劉維公也致力於打造更有魅力的城市景觀,「與其蓋更多大樓,不如創造更宜居(livable)的空間質感。」台北街頭其實充滿風情,只是散落在各個巷弄之間,缺乏整合。

就像首爾2003 年啟動的「清溪川河道修復案」,將一條已成為交通要道的公路,修復成古老而關鍵的城市河道,現在市民可以在岸邊野餐,並赤腳踏足在沁涼的河水中。而台北正展開的「林蔭大道人行環境改善設計計畫」,也試圖改變過去以車行為主的道路思維,從市民的角度出發,讓新生南路成為舒適的綠色公共空間。

未來,台北也將有一套「新都會服務系統」,台北街頭各種凌亂而難以辨識的指標,將被整合性的交通服務標誌取代;新型的智慧公車候車亭不再只顯示公車抵達時間,還能讓司機知道下一站的乘客有多少人、是否有高齡行動不便的乘客,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提供更細膩體貼的各種服務。

其他集體改造計畫還包含明倫國小創造力學園、URS 都市再生城市針灸術、在大直、內湖增設設計產業園,將設計導入公共政策,一點一滴改造公部門體質,許多改變看似緩慢微小,卻都是提升城市空間及質感必要的過程,即使2016年過後,這些創新的種籽也將持續在城市落地生根,長出新的枝芽。

從下而上 攪動計畫,讓更多人開始說台北的故事

《華爾街日報》曾報導,當大多數亞洲城市可能都在攀比摩天大樓和高檔購物中心,而台北卻正在走上一條不同的道路,「簡單」和「慢活」的生活哲學滲透到日常生活中;而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豊雄走在摩肩接踵的台北街頭,卻能深切感受到東京缺少的活力。

但除了由國際媒體與外國旅客說出他們心中的台北,我們是否也能說出屬於自己的台北故事?「靜下心來體會,你會看到這個城市的成長與蛻變。」劉維公認為,除了由上而下,將設計導入公共政策,從巨觀層面再造城市,由下而上的民間參與,才是城市最重要的動力。

2012年啟動的「設計攪動計畫」,以每年1000萬元的補助預算,邀請民間針對交通、環保、衛生、社區營造等公共議題,提出具備創意設計的計畫,並付諸實踐。

例如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視覺藝術協會提出中山區藝術聚落及藝術造街計畫,推廣藝術活動並培養社區藝術能力,活絡中山街區獨特多元的藝術文化。拾樂文化在大稻埕舉辦「時光市集」,將大稻埕美麗的舊建築與傳統美食結合文創市集及音樂演出,吸引人們重新走入體驗,也讓繁華落盡的大稻埕長出新生命。

劉維公表示,攪動計畫目前已經有730 位設計師、 255 家設計相關店家及超過40萬民眾的參與,除此之外,文化局也積極串聯各個民間平台資源,透過演講、展覽、工作坊、音樂、藝術等各種形式,邀請更多人一起加入, 說出台北的故事。

劉維公感嘆:「台北沒有市場、資金、土地、天然資源等先天優勢,我們有的,只是人。」而從城市再造、生活風格及文化樣貌著手,集結政府與民眾的力量共同參與,才能迸發出屬於台北獨特的價值及故事。

《看不見的城市》中的「佐拉」,就是因為永遠靜止並保持不變而枯萎凋零,一個城市若失去創新的動力,勢必會被世界遺忙。

持續攪動中的台北,正努力成為更多元豐富的城市,以新的面貌,向世界展現一個城市的靈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