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幸福為成功之本

文 / 何聖芬    
1998-05-05
瀏覽數 16,900+
幸福為成功之本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史蒂芬.柯維(S. R. Covey)的《與成功有約》(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出版以來,其暢銷與長銷的盛況,幾乎成為追求成功法則的聖經。在書中他指出,唯有全面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而所謂全面的成功指的是在個人、事業與家庭,都能和諧、圓滿,並享有不斷開展的人際關係。

畢竟有太多人贏了事業卻輸掉家庭,柯維於是把焦點更鎖定在家庭上,以《與幸福有約》︵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Families)這本書打破家庭與事業的零和關係,凸顯人生最重要的事業在於家庭這個「新價值」,他並未貶抑事業的價值,而是把家庭的順位往前提,換一個立足點創造人生。他認為,父母不該假設工作沒有協商餘地,而應該是家庭才沒有協商餘地,這種心態一旦改變,創造力和可能性便隨之大增。

為了傳揚這個使命,柯維在全球教授使家庭能回到幸福軌道的「七種習慣」,包括主動積極、以終為始、(家庭為)要事第一、雙贏思維、知彼解己、統合綜效,以及不斷更新。他主張,這些人際互動的基本原則對於提升高品質的家庭生活非常重要。

要做CEO或者好爸爸?

想像自己正在做一個選擇,你膺選為海外分公司總經理人選,但因公司政策家人無法與你同行,你會接受或放棄?

家庭與事業孰重孰輕對許多人並不構成問題,因為他們從來沒考慮過把家庭擺第一位的可能。當CEO(總裁)與好爸爸這兩個角色同時出現在建構人生未來的天平上,最常見的思考模式是當了CEO之後再當個好爸爸。然而,事業成功保證家庭一定幸福嗎?多少人心中有一個隱隱作痛的區域,便是在家庭偏離幸福軌道的時候,遺憾自己沒有及早關注家庭。然而,把家庭擺第一、並以此為終身使命的價值觀不建立,便很難心動馬上行動。也因此,在七個習慣當中,最開始要做的功課就是把家庭當成第一要事,而且柯維建議就像為公司寫使命宣言一樣,家庭的成員們也要為自己的家庭去形構使命。如果公司裡有一塊這種使命匾額,不妨也動手為家庭做一塊。

在七個習慣裡,父母面臨的首要挑戰當屬雙贏思維與知彼解己,這在父母沙文主義盛行的社會尤其窒礙難行。因為父母自以為擁有孩子的所有權,兩者的關係經常是處於「父母贏、孩子輸」的境況,而父母慣用的藉口無他: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好,這個不容質疑的動機還得到整個社會價值系統的全力支持。

一位講究營養的母親認為蘋果對一歲半的孩子在健康上有助益(為了孩子好),於是,削了一個蘋果給孩子吃,結果孩子吃了兩口就往地上扔,媽媽看了有些火大:孩子怎麼可以「不聽話」、隨便丟東西,萬一養成習慣怎麼辦?(為了孩子好)於是要求孩子把地上的蘋果撿起來,孩子不肯,她更生氣又焦慮,「養子不教誰之過」(為了孩子好)的社會壓力讓激動情緒一擁而上,她有些失控地大聲喝令孩子,還強抓著他的小手去撿,結果,孩子大哭,她的「教養」焦點顯然被情緒給模糊掉了。孩子不見得在這場鬧劇收場的事件裡學到母親所期待的「正確行為」,反而對母子關係失去安全感;這位母親當然也倍感挫折,明明一切為了孩子好,為什麼反而搞得母子失和?

這位母親其實從頭到尾都想贏,希望孩子照著她的想法吃蘋果、撿蘋果,照著她的期待長得健康、有禮貌、守秩序。基本上,母親的想法沒有錯,但是在整個過程中,她執意扮演主控者角色的心態限制了她的選擇,也因此少做了一個重要的步驟:從孩子的立場思考。

追求三贏,知彼解己

人際溝通的首要法則便是先瞭解對方、再讓對方瞭解自己;這種原則通常不會被運用在親子關係上。然而,不破除主從障礙,實在很難再繼續往下走:共同找出解決之道。如果按照柯維的七個習慣來處理蘋果事件,這位母親可以在接收到孩子丟蘋果的這個刺激時,積極地為自己的情緒按下暫停鍵,想一想自己接下來的反應動機與反應形式。母親考慮的究竟是吃蘋果重要,還是教養孩子、讓孩子快樂成長重要?既然是為了「快樂成長」這個目標,便應該尊重孩子是一個有主權意識的個體,主動去瞭解孩子丟蘋果的動機,要達到雙贏最根本的做法便是「知彼解己」。一歲半的孩子或許還無法完整地表達意思,母親便要想辦法幫助他。譬如主動問他:蘋果好不好吃?是不是不喜歡吃蘋果?也或許是他肚子痛或牙齒不舒服。因為父母缺乏主動瞭解孩子的動機,或認為孩子還小而忽略孩子的感覺,往往造成親子間無法互信的障礙。不要擔心孩子會因此大幅擴權,孩子只是被還原到一個人的位置被對待。

在追求幸福的路上,的確充斥了太多煙霧彈。譬如一位先生好心想想幫太太做家事,卻把客廳地毯搞濕了。此時,太太是要氣惱地毯被弄髒得花時間清理,還是該靜下心,瞭解並肯定先生的動機,然後兩人共同訂定適合彼此的家事分配計畫,讓先生積極表現的善意真的對家庭產生貢獻。當狀況發生在婆媳間,一樣可以打破「你輸我贏」的格局,達到你贏我贏家庭贏的三贏境地。

《與幸福有約》的確蒐集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家庭成長故事,以親子關係的修築最多,夫妻關係的重建也有,婆媳問題的解決方案極少。如果讀者硬要把書裡的個案套用在自己的問題上,不見得每一樁都能依樣畫葫蘆,別忘記雙贏思維的前提,尊重對方,也就是尊重每個人的差異。這本書是極佳的臨摹範本,參考它的技巧,由自己決定解決流程與發展因人而異的解決機制。

柯維幾乎是以傳道的精神進行一項社會運動,即便如此,他的家庭在運用這七個習慣時也會犯規。與幸福有約的工程就像柯維在書中一再提醒的「中國竹子的奇蹟」,竹子的種子播入土裡,前四年所有的成長都在地底下進行,只會冒出嫩芽,看來毫無動靜,到了第五年才會快速茁壯。如果你已經忽視孩子或配偶若干年了,家庭的復建工程怎麼可能在短短幾個月內就大功告成?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訂定目標確實花心力去做了,終究會看見成果。其影響力是慢慢地擴大、深化,終於走向一個共同建立的藍圖,漸入佳境。

「與成功有約」其實奠基於「與幸福有約」,人生的最佳投資就從家庭開始。既然下定決心,就該起身練功,就先召開一個家庭會議吧。

家庭價值的迷思一從家庭逃往辦公室?

當父母把愈來愈多的時間投注在工作上,我們可預見一種未來:家庭與工作場所的地位互換也就是家庭生活愈來愈像講究速度、悶悶不樂的工作場所,而強調授權與團隊合作的職場卻愈來愈像個追求樂趣的大家庭。

家庭生活就像在跟時間賽跑,父母每天一早把孩子從床上催起來,火速趕往學校:下班後又匆匆買了便當,配著電現吞下晚餐;看完血腥火爆的新聞便不安的把孩子罵回書桌,趕緊完成寫也寫不完的功課;想到好久沒有親子動了,便抓住睡前的幾分鐘要和孩聊天,表現善意,偏偏孩子睏得什麼也不想說。

相對於家庭生活步調的緊湊匆促與問題重重,辦公室的氛圍的確悠閒多了;跟同事喝咖啡、話八卦,壓力相對比家庭小,況且,在職場的表現有機會獲得肯定與賞識,對家庭生活的付出卻極少聽見掌聲。難怪社會學家霍克希爾德在其著作《時間的連結》(The Time Bind)中指出,辦公室像是家庭的避難所!

(何聖芬)

家庭價值的迷思二天下無不說謊的父母!你真的以家庭為重嗎?

「當然.否則我為什麼要那麼努力賺錢?」多少人說出這個答案時是如此理直氣壯,父母們一想到要供給孩子上電腦課、補習英數,就趕緊埋首工作;因為太太說,沒有自己的房子就缺乏安全感,做先生的在該下班時還不敢稍懈,繼續拜訪客戶。父母們說的都是真心話嗎?是真是假,或許,連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不過《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週刊在一九九七年四月刊登的一篇報導,對這群偉大的父母們應該宛如當頭棒喝。這篇名為〈論及工作緣由時,父母對自己所撒的謊〉的文章中,提出父母經常做為「必須工作」的五種謊言,其中的第一種便是:我們需要多賺一點錢。這句話很熟悉吧,據說有錢老爸與窮苦母親的說法居然一致。

父母們或許真的很想以家庭為重,但是總認為這條路上存在了太多障礙:房貸太重、公司制度不支持家庭、社會福利不佳……,然而追根究柢,問題到底出在有形的障礙,還是無形的價值觀?

(何聖芬)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