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不對的事情,那就自己來改變

永不放棄的音樂冒險家》光良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關立衡
2013-09-01
瀏覽數 850+
不對的事情,那就自己來改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切就是因為太愛音樂。

「 不對的事情,始終沒人願意做出改變怎麼辦?你可以選擇自己做,」光良說。

提起創作歌手光良,許多人心中馬上浮起一個想像:總是穿著清爽的白馬王子,邊彈著白色鋼琴,邊唱著令人耽溺的溫柔情歌。熟悉光良的朋友都知道,這只是光良的一個面向,別看光良可以很溫柔地唱著情歌,但是一碰觸到音樂,那個對音樂充滿絕對熱情與信仰的光良,跳出來不再袖手旁觀。

你完全想不到,為什麼一個眾人欽羨的情歌王子,怎麼會無畏形象,願意挺身站出來對抗奇怪的體制。

在強大的數位衝擊下,整個音樂產業跌跌撞撞,至今一直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商業模式,優秀的歌手及詞曲創作人,在混亂的遊戲規則中,沒辦法得到該有的獲利。

無所不在的音樂盜版網站,打著分享旗幟,卻讓盜版音樂在全世界橫行無阻,造成唱片公司巨大損失。好不容易政府開始支持打擊盜版音樂,這些網站卻捧著錢找唱片公司合解,由唱片公司授權,再由科技公司提供音樂串流服務,消費者只要月付一筆錢,就有聽不完的音樂。

收取授權金看似解決了唱片產業的困境,但光良卻發現這是一個飲鴆止渴的做法。在串流的模式下,最不公平的是音樂串流平台與唱片公司的利益分配,扼殺了詞曲創作人的創意空間。

以國內最大音樂串流平台KKbox 為例,它和唱片公司的拆帳結構為:KKbox 48%,另外 52%,唱片公司拿 44%,詞曲創作人 6%。僅僅6%的獲利數字,怎麼可能養活眾多的音樂創作人?

就像光良新作裡的歌詞一樣,「心裡有一個屬於你的地方,在我們最無畏的歲月閃著光,」只要是屬於音樂的地方,光良就完全無畏。

其實在真實生活中,主修資訊工程的光良,習慣用理性及邏輯來看這個世界。產業發展困境重重,反而喚醒心中那個充滿邏輯的光良,仔細思考在規則混亂的數位音樂世界,如何撼動科技公司與唱片公司的利益共生結構?當消費者已經習慣了「吃到飽」的串流服務,如何讓更多音樂愛好者清楚知道,什麼才是真正支持音樂的方式?

他的答案,就是要讓最愛的音樂產生應有的價值。2010 年,不管多少公司捧著優渥合約找上門,他毫不猶豫地統統拒絕,反而和好友、經紀人孔勝民創立了一家顛覆音樂產業的唱片公司,讓歌迷可以透過官方網站合法付費下載到喜歡的歌曲,創造全新的數位音樂行銷模式。

不對的事情,那就自己來改變

做音樂的人, 也可以是賣音樂的人

「我在滾石唱片時學到一句話:做音樂的人,應該也是賣音樂的人。」改變的第一步,就是讓音樂人可以拿回發球權,不受制於現有的實體與虛擬音樂通路, 讓歌手可以在自己的網站上販賣、行銷自己的音樂。

數位音樂串流服務改變了消費者聆聽音樂的方式, 但是經由這些平台凝聚的用戶,卻不屬於唱片公司。「一個產業怎麼能沒有自己的用戶?」這是一個弔詭的現象,數位音樂串流平台的立基點,在於唱片公司的音樂授權,但是唱片公司卻無法從授權費中,獲得足夠的收益,投入產出更多好音樂。

音樂本身一定要有價值。2008 年,光良突破傳統音樂發行載體的限制,打造首張數位音樂專輯,沒想到在大陸的點閱、下載量破千萬人次,更讓他對發行數位音樂信心滿滿。

光良有一個「音樂精品」理論,其實每個音樂人都應該將自己當作精品名牌來經營,將新的音樂、MV、發文發表在自己的平台上,久而久之,歌迷自然會養成習慣,主動積極地關注官方平台上的種種新訊息及購買音樂,直接支持與幫助歌手、音樂創作人與錄音著作擁有者。

除了實體專輯外,光良同時也在官方網站上提供高品質的數位音樂提供歌迷購買下載,每首歌定價0.79 美元(約合新台幣23 元),比iTunes 定價的0.99 美元更加便宜,音質卻更好。

單曲下載能夠清楚算出每首歌的價值,就像iTunes, 每首歌以均一價0.99 美元賣出,創作人最終能拿到0.7-0.9 美元。光良要捍衛的就是,唯有創作人獲得利潤百分比高於授權費,才能有足夠的收入持續投入這個領域,創作出更多好音樂。

無畏他人目光,堅持自己相信的價值

經營自主通路, 把使用者找回來

一定不要忘記你是誰。

既然有facebook、微博等社群平台成為最省錢省力的宣傳方式,許多唱片公司便宜行事,反而過於倚賴這些平台來宣傳、曝光,卻忘了維護屬於自己的平台與通路。

和大公司合作,例如開一場和Youtube合作的演唱會,瞬間就有數以百萬的流量。「但是演唱會開完,Youtube增加多少會員,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有獲得曝光度。」光良很清楚,真正的珍寶,應該是音樂內容,所以擁有最多內容的平台,愈能獲得消費者青睞;而唱片公司手握珍寶,卻自願交給各個平台使用,賺取眼前的流量與曝光。

但是這些平台就像西門町,人來人往,卻沒辦法將人流轉化成為忠誠歌迷。

你是誰?你和歌迷的互動,這些真實的關係,光良完全不假手他人,光良剛在人人網上發表新動態:「光良正在聊天室」,瞬間就有上百名歌迷湧入官網,大家七嘴八舌地聊天「老大回來了!」、「光良辛苦了!」歌迷開始習慣在官網上直接和歌手互動。

光良認為,歌手一定要親自善用這些平台宣傳,要將用戶導回官方網站,將人潮轉化成實際會員,才能精準行銷。光良新專輯有90%預購量來自官網,代表和用戶更直接的建立關係,連帶也提高行銷精準度和有效度。

「其他公司應該一邊觀察我們,心裡覺得我們很笨,我們這麼小,有什麼效果?」但是經過3年的經營,公司的網站真的「活」起來了。

不畏懼他人目光,始終堅持自己相信的價值,這正是冒險家第2個特質。

不要停下腳步,持續探索更好的可能

讓冰冷的數位音樂,多一點感動與溫度

冒險家的第3個特質,就是從來不因眼前的成功停下腳步,而是持續實驗探險,想要找到更多答案。

光良的第一步,讓音樂人找回主導權;第二步,則是成功地將使用者找回來;但是他卻始終在思考,如何給予歌迷更多音樂的溫度與感動?

「以前我們會因為買到一張新的唱片而欣喜若狂,小心翼翼地拆開包裝、翻閱歌詞。」但是在數位音樂時代,人們不再需要掏錢去買唱片,網路上,各國最新的音樂隨便你聽;一個按鍵,就能購買音樂單曲,雖然方便,卻也過於冰冷。

數位音樂,難道沒有別種可能嗎?光良大膽提出「音樂App」構想,斥資幾百萬開發虛實整合專輯App,它就像實體專輯一樣,播放音樂時,真的會出現唱片轉動的動態圖,使用者可以翻看歌詞本、照片、曲目,和實體專輯一樣,享受每個相關細節。

明明是歌壇天王等級,只要專心做音樂,下面自然會有團隊幫他完成每件事,光良卻堅持親力親為。

他不但一手設計規畫公司官方網站,耗時費力地與工程師討論開發App、回覆App使用者的評價,甚至親自出馬和廠商洽談小額支付事宜。

實驗了這麼多創新大膽的新可能,充滿算計的商業利益始終不是光良的首要考量。

他願意花這麼大的心力去開發的原因很簡單:他一直試著在冰冷的數位時代,重現對音樂的狂熱與感動。

「我相信音樂的力量,也相信世界上還有很多愛音樂的人,」光良選擇捍衛音樂,就是希望建立一個健康的音樂新生態,讓音樂永遠不死,傳唱出生生不息的價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巧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