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奇怪ㄋㄟ,台灣跟日本!

哈台日人青木由香X吳東龍哈日台人
文 / 楊倩蓉    攝影 / 關立衡
2013-06-01
瀏覽數 1,100+
奇怪ㄋㄟ,台灣跟日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為了要採訪哈台的日本人青木由香與哈日的台灣人吳東龍,我們特地找到坐落在台北市青田街附近的日式老房子,打算在懷舊感十足的文化氛圍中,談談中日文化現象的不同。

結果,笑聲不斷撼動著這間木造的老房子,沒想到,台灣人習以為常的「紅黃招牌」在日本人眼中卻覺得不可思議;日本人特有的「收垃圾」文化現象,也讓台灣人難以理解;而笑聲最響亮的,不是吳東龍,而是我們向來刻板認為日本人應該會很矜持無聲的青木由香。

究竟在哈台的日本人青木由香眼中,台灣有哪些有趣又奇特的現象,讓她來台11年,還在持續驚呼:「奇怪ㄋㄟ,台灣!」

30歲那一年,已經旅行了35個國家的青木由香,畢業於著名的東京多摩美術大學,她畫畫、設計,也攝影,那年她第一次踏上台灣,原本只是為設計找靈感,沒想到因為做了足浴按摩後就愛上了台灣,後來乾脆跑去學中文,決定從此定居台灣,甚至決定以後生小孩也要讓他們在台灣長大,理由是「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氣」。

而哈日的台灣人吳東龍,自從1999年第一次到東京,對日本一切事物都感到新鮮後,這些年,他的名字成為了東京設計達人的代名詞,交大工業設計組畢業的他,擅長用不同的方式來觀察日本;他用食物記錄日本的每一天,用便利商店的飲料瓶來觀看日本創新的設計,更用在地生活的方式,自己設計在東京的生活,近距離觀察日本人的常民生活。

兩位都是學設計與藝術出身,顏色,是他們在觀察一個社會現象時,首先映入他們眼簾的區別。

就像對顏色敏感的青木由香,在看慣了台灣新聞節目後,現在轉到日本NHK,竟然看不下去;原因是她看慣了台灣電視新聞花花綠綠的螢幕,還有打扮得嬌豔的女主播,反而嫌日本新聞太單調。

她也開始不習慣日本的車站,她說每次回到日本一看到車站,立刻感到巨大無形的壓力迎面而來,因為日本上班族的顏色永遠都是白黑灰,如果穿的顏色太搶眼通常都是外國人;不像台灣車站裡的人潮,大家身上的衣服色彩繽紛,自由得很。

不過,她也奇怪:「為什麼台灣到處都是黃色配紅色的招牌?」

欣賞日本設計的吳東龍,曾經在日本東京居住半年多,最喜歡逛日本便利商店的飲料架,因為日本的飲料推陳出新速度快,從小地方就可以看出日本在設計上的競爭力,不只包裝多,就連口味也不斷開發,他喝過小黃瓜口味的汽水,雖然不太敢恭維,但是喝完之後怎麼做垃圾分類,才是住在日本頭痛的開始...。

所以吳東龍覺得奇怪:「日本的商業與生活,差別滿大的,商業可以天馬行空,但是日常生活卻有一定的公式,每個人非遵守不可。」

日本人看台灣,台灣人看日本,在換了一個從小成長熟悉的位置之後,究竟看出了彼此國家哪些「奇怪ㄋㄟ」的現象,這些趣味表象背後,又蘊藏著怎樣不同的嚴肅文化思考,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議題。

以下是青木由香與吳東龍的精彩趣味分享:

日本人對氣味敏感,台灣人用味道記憶

奇怪ㄋㄟ:台灣的便利商店就是濃濃的茶葉蛋味道,讓人想衝回日本;日本的便利商店卻非常重視包裝,不打價格戰的礦泉水,一定要在0.2秒內靠包裝吸睛。

青木由香(以下簡稱「青木」):日本人對氣味很敏感,台灣讓日本人敏感的不是臭豆腐,而是便利商店煮茶葉蛋的濃濃味道,這會讓喜歡台灣的日本人有想哭、想回日本的衝動,因為我們受不了那個味道,還加上一年到頭都在煮關東煮的味道,通常日本便利商店只有冬天才有。

吳東龍(以下簡稱「吳」):在日本有所謂0.2秒競爭力,他們認為消費者在便利商店只憑0.2秒就決定要買什麼東西,所以商品的包裝就變成非常重要。像我逛日本便利商店喜歡買他們的飲料,因為飲料價格都是固定的,不會隨意亂喊價,不像台灣會削價競爭,所以消費者的選擇就不會是價格而是設計感。

青木:不過,我覺得台灣的音樂專輯在包裝上非常多樣化,日本的音樂專輯形狀大小都一樣,但台灣卻會包裝得像一本書或是裡面有DVD,甚至連寫真集也有,所以我在台灣買音樂專輯,就會養成看包裝的習慣。

日本新聞灰色不動,台灣新聞有各種顏色還會亂跑

奇怪ㄋㄟ:台灣的電視新聞的字幕會跑來跑去;日本的新聞看久了會想睡覺。

青木:我在台灣看了11年的電視新聞,現在忽然轉NHK,反而不習慣了,因為NHK的主播都穿灰色,又安靜,台灣的電視新聞主播化妝都很濃,然後愛穿紅色衣服,我的日本朋友跟我都很愛看,他們就算聽不懂,但是主播的表情都很豐富,就連颱風都畫成火紅色的圓球,還會滾;如果是地震,那塊地圖就會一直搖晃,然後字幕還會跑來跑去。

吳:所以妳的口味變重了,對不對?(笑)不過,老實說,我剛到日本時,覺得電視新聞就應該做得像NHK這樣嚴肅,但是久了,還真得有點看不下去。

青木:其實日本的新聞幾乎都是老一輩在看,年輕人平常上班累得要死也沒時間看,所以日本電視台也會針對年輕人在週末時做得比較有趣味一點,不過,日本對於新聞與八卦是分開的,新聞就是要談政治還有國內外的大事,像是外遇之類的八卦,只開放下午3點時段,給婆婆媽媽看的。

台灣人喜歡混搭,日本

人怕搭錯顏色奇怪ㄋㄟ:台灣特別喜歡紅配黃;日本經濟不好時,黑與白特別多。

吳:我覺得日本在商業與一般生活上的顏色差異很大,像是商業會用各種顏色,但日常生活幾乎都是用純淨的藍或白。有一次我在日本坐車,看到有人穿著紅色T 恤紮進褲子裡,腰上還有一條皮帶,正在讓座給一位老太太,當時我想東京不太會有人讓坐,他應該就是台灣人,果然一開口就是。

青木:我們不讓座是因為怕看錯,但台灣讓座的人好像在比賽誰更快站起來。不過說到坐車,我每次回日本看到地鐵又剩下白黑灰,覺得壓力很大,尤其經濟不好時,日本人連買車都只剩下黑跟白,因為較耐看,不會想換掉。台灣的地鐵有很多顏色,沒有壓力;不過,台灣的看板喜歡用紅跟黃搭配,真奇怪,而且到處都是。

吳:日本人很在乎別人的意見,台灣女生不化妝出門也不會怎樣,但是日本女生卻習慣要化妝才出門。

青木:因為我們沒化妝出門就好像是沒洗臉就出門一樣,就連到附近大賣場去買東西,因為停留時間比較久一點,一定會化妝,所以以前我媽媽只要炒菜到一半沒醬油,一定會叫我們小孩子去買,因為她沒化妝不敢出門,萬一碰到鄰居會被指指點點,但是來到台灣後我最高興的就是不必化妝了。

吳:我覺得到日本觀光跟在日本生活是兩回事,因為實際在日本生活是很壓抑的吧?

青木:當然,日本上班族一定早起,而且是上班前1個小時半就起床,絕對不會一起床就匆忙出門;無論男女都會在家裡整理好儀容,然後看新聞跟報紙之類,吃完早餐才出門;對日本人而言,9 點到公司就是開始上班,不是開始吃早餐。

吳:台灣人不會花那麼多時間做上班前的準備工作。青木:對,台灣人還要午睡,有一次我中午去台灣一家大公司,裡面竟然暗暗的,我嚇一大跳,原來大家都趴在桌上午睡;日本上班族沒有午睡這件事,只有1個小時出去吃中飯。就連唱KTV 這件事,就算上司唱得很難聽,大家一定在下面拍手說好好聽喔,我喜歡台灣的KTV,你們上司在台上唱了半天根本沒人在聽,大家有的低頭上網,有的吃小吃,還有的乾脆插播進去。

台灣人捐款憑熱情,日本人用慢熱來感謝

奇 怪ㄋㄟ:311日本大地震,台灣人捐款多,嚇了日本人一大跳;台灣人也覺得奇怪,日本人怎麼一直念念不忘?

青木:台灣人一開始捐這麼多錢給日本,把日本人嚇了一大跳,而且台灣人捐完就忘記了,日本卻是一個慢熱的民族,3 個月後開始發酵,愈來愈感動,一些日本人就開始練習講中文「謝謝台灣」這4 個字;還有一些日本東北做筷子的工廠,特別在筷子上印著「謝謝台灣」的字,專門拿到台北車站發給台灣人,結果台灣人很開心地收下,卻完全忘記捐款這件事了。

吳:那是因為我們的節奏已經被新聞操控得非常快速,而且台灣人也非常樂天,不想在一件事情上耗太久。青木:日本人不想出國的也來台灣了,大家一看到台灣人就淚流滿面,做很多手工品給台灣人,搞得台灣人以為這個日本人有神經病。上次有台灣人去日本吃壽司,一旁坐很遠的日本人就請他們吃,他們也是吃得莫名其妙。就連日本一家很大的媒體想要來台做感謝台灣特輯,一談到台灣人捐款,就感動得一直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