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世界因國際志工而美好

文 / 楊倩蓉    攝影 / 陳應欽
2006-06-01
瀏覽數 400+
世界因國際志工而美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認為個人力量可以改變這個世界嗎?」當25歲的Chris聽到這個疑問時,笑著說:「不然,還有其他方法嗎?」來自美國的Chris,因為參加國際道德重整協會(Moral Re-Armament / Initiativesof Change)所發起的「國際生命行動」(Action of Life)計畫,辭去教師的工作,參加為期九個月的志工交流與服務,台灣是他們的第一站。

一起為生命找意義

去年11月,Chris與來自全球二十七個國家的四十七位成員,一起參加第三屆「國際生命行動」的青年服務課程。在印度進行五個月的訓練後,成員便分成四組到世界各地展開服務。Chris這一組有五名成員,分別來自美國、拉脫維亞、俄羅斯、斐濟與台灣,台灣是他們進行交流服務的第一站。

五名成員中,除了一名是來自斐濟的60歲長者外,其餘都在25歲左右的年紀,他們對人生的夢想很單純,也可以說很崇高,他們希望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為了這個夢想,大家都辭掉在當地的工作,全心投入這個國際志工的行列。

來自美國的Chris辭掉教師工作、來自俄羅斯的Tatiana原本是跳傘教練、來自拉脫維亞的Ulla是一名翻譯員,至於來自台灣的雷爾伶則剛大學畢業,但她從事志工服務卻已經有相當的資歷了。

雖然來自不同國家,但是他們都不約而同表示,看到身邊每個人都在狂熱地追求金錢、追求物質生活,讓他們覺得很憂慮,希望走遍世界各地發掘生命的美好意義。

Chris:想走出去看世界

同樣懷抱希望世界更美好的夢想,但是每個人關心的議題不同。Chris住在美國華盛頓地區,他對自己國家的政策感到憂慮,特別是美國與中東地區的許多問題,他感到文化不同就會產生溝通上的問題,這讓他感到很痛苦。Chris說:「當我待在家裡時,我也會指著電視機痛罵政府的政策,所以我想走出來看一看這個世界,怎樣才能找到解決的方法」。

走出來後,他才發現,原來身為美國人的壓力還真的不小,在印度接受課程訓練時,有一位柬埔寨的青年沉痛地告訴大家,美軍當年在柬埔寨埋了許多地雷,讓柬埔寨人民生命飽受威脅,Chris聽了很震撼:「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他在訴說這件事情時表情顯得很悲傷,才發現人與人之間真的需要誠實的對話,才有可能找到彼此了解的橋樑。

他指了指身旁的Tatiana說,這是他第一次遇到來自俄羅斯的人,而且是「face to face」,在他聆聽Tatiana述說俄國的歷史與家庭背景後,Chris忽然覺得俄羅斯對他來說不再只是想像中的名詞,而是有家庭有朋友的真實人物,也有真實的夢想,這讓他很感動。

Tatiana:打開了心胸和耳朵

Tatiana笑著聽完Chris的表白後,拍了拍Chris的肩膀說:「對我而言,你就是Chris,就是我的朋友,不是一個美國人而已。」Tatiana說,此行其實是讓大家對自己了解得更多,因為實際與各國青年交流後,反而變得謙虛許多,每個人都帶著開放的心胸去聆聽對方的聲音,這是他們覺得最大的收穫。

「其實要改變別人不容易,你覺得你能改變你的朋友、你的老師、你的家人嗎?」Tatiana帶著一臉羞澀的笑容說。所以她來參加這個志工活動其實並不是想要改變任何人,而是發現唯有改變自己的想法,距離夢想才會更近一些。

Ulla:不同族群融合在一起

身為拉脫維亞原住民的一分子,Ulla說,她關心的議題是如何讓族群和諧,因為這是她切身遭遇的問題,她想,或許到世界各國交流,可以讓她發現解決之道。不過,一開始她相當不適應在印度受訓的初期,來自不同宗教信仰的人齊聚一起,每個人都帶著防衛的心態捍衛自己的宗教,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初期很難彼此相處,更何況她是一個沒有特定宗教信仰的人,感覺很孤立。

「可是五個月的相處,大家還是逐漸融合在一起了。」這讓Ulla對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有更進一步的體會。崇尚自然的Ulla對西方國家也有特殊看法,她覺得先進國家的每個人都用忙碌來填補時間,然後逐漸喪失對真實的感覺,她希望自己日後有能力可以喚醒大家的迷失。

關於Ulla的觀點,Chris有很深的感觸,他說有一次他走在印度擁擠的街道上,迎面忽然有一位失去雙臂的印度女人向他走過來,Chris說他的直覺反應就是希望不要碰觸到她,能躲開就躲開,沒想到這位殘障的印度女人忽然向前抓住他的手說:「Hello!」Chris的反應是整個人嚇得跳了起來,於是這位印度女人看著他說:「I am humanbeing!」(我也是人啊!)這句話立即讓Chris心碎不已。

雷爾伶:互相交流生命經驗

原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這麼重要,實際探觸對方的心靈勝於坐在家中臆測。雷爾伶說,一開始與各國青年交流時,總是西方人自己一群、亞洲人也有各個小團體,後來相處久了,西方人開始把英語速度說得很慢,東方人也願意從羞澀中走出來交流生命經驗,在這個小型聯合國中,讓她看到很多可能性,也相信終歸會找到美好世界的橋樑。

雖然是參加國際志工的訓練,但是他們的夢想,其實就是探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科技雖然可以讓大家坐在家中就能與世界各國對話,但是對於這一群青年人來說,他們想掙脫冷冰冰的溝通方式。他們領悟到,既然這個世界的一大堆問題都是圍繞在人的身上,那麼,或許面對面的真實交流才是最溫暖的橋樑,才能實踐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夢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