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因為愛讀書,用算命謀生

丹尼爾 棄科學投向神秘學
文 / 江欣怡    攝影 / 吳毅平
2007-02-01
瀏覽數 750+
因為愛讀書,用算命謀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學、研究所念的是政治,沉浸在議事規則中七、八年之久的丹尼爾,卻在念完書之後,改行當起塔羅占星師,從強調系統的西方科學走入神秘學世界,丹尼爾說:「這是一條不歸路。」

摩羯座的丹尼爾會走上占星師這一行,其實跟運氣與時間兩個因素有極大的關係。高三那年,他開始對占星產生很大的興趣,大二開始,他就在神秘學專家王中和的工作室幫人算命打工;研究所念完時,上門算命的人就沒停過,雖然對於進這一行曾讓他考慮許久,但當議會助理的經驗讓他發現,政治不是一般人可以走的路,於是,他走上占星之路,成為人家口中的算命師。

把算命當助人事業

「從我的星盤上來看,高三到大二那幾年所學的將會跟我一輩子有關,本來看起來我會走上政治的路,但後來發現這是很沒人性的生活,每天累到11、12點就算了,老闆沒選上也等於失業,後來就決定幫人家算命,開始了游牧民族的生活。」丹尼爾說。

算命這行其實淡、旺季差很多,除了農曆過年前後到3月,以及畢業季節到暑假期間外,算命師基本上都要忍耐長長的淡季,但能讓丹尼爾持續在算命這一途,除了興趣之外,就是把算命當做為了讀書的一種謀生工具。

「我常說,讀書就是我的工作, 我一年花在書上的錢可以超過10萬元, 但在念書的開銷之餘,就希望能變出一些東西來,找一些有可能回報的價值。」於是,除了算命,寫書、寫專欄、開班授課都是丹尼爾的財源;而讀得書愈多,專研的知識愈多, 他跨足的神秘學領域也愈多;因此從占星、塔羅之後,他又認識了彩油(Aura-Soma),這些興趣不僅成為他謀生的工具,也成為助人的能力。

「算命是一種勸人為善的工具,如果當事人願意讓你勸,你當然要用力勸。」丹尼爾說,他在接案子時,通常都會先給當事人客觀的建議,告訴對方前因後果,但做不做就看當事人自己了,可是人是執念很深的一種動物,「你看棒球選手打擊率有四成就很高了,而我們算命時都會學棒球選手,不求棒棒開花,只求能碰到可以勸的人就好了。」丹尼爾說。

命理的好處,在於給人一個明確的界線,它能告訴你,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然後再把人生的框架拉大,「不過,如果你的心念可以改變,但卻無法身體力行時,於是,就出現了白魔法。」丹尼爾說。

白魔法是神秘學中的一種解決方案,它與一般科學不同之處在於,神秘學處理的是肉眼看不到的,而科學處理的是肉眼看得到;其中,包括水晶、芳香療法、花精療法、色彩療法等,都算是一種白魔法,也就是治療人所看不到的那個世界所出現的困難。

希望客人「別再來」

藉著白魔法,丹尼爾曾為人處理一些西方醫學無法解決的事, 他曾為幾對不孕夫婦,以占星方式找出適合受孕的時間,因此解決了不孕的問題。但被問起自己會不會動輒算命,他說:「我不幫自己算,也盡量不幫家人算,我都說:『我跟你講一講就好了』,因為我還滿愛說教的。」面對許多人的生命問題,丹尼爾每次算完都會告訴對方:「我希望你不要再來找我,你不來找我就代表你沒問題。」

而面對自己選擇的這一條道路,他卻笑笑地說:「這條不歸路還滿有趣的,因為你從未想到自己這輩子會遇到別人的生命之眼,還要幫別人找出解決方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