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志工,不是有熱情就可以

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
文 / 吳錦勳    
2012-12-01
瀏覽數 6,750+
志工,不是有熱情就可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嚴長壽口述:

很多人覺得退休就是什麼都不做,這樣子就會長壽。也有的人賺了錢之後,不曉得轉彎,不會善用資源,做出對社會及人類有貢獻的事情。

然而,我想要追求的是一種有意義的生命境界。成立公益平台是我給自己的一個使命,要做花東永遠的志工,也期許公益平台成為一種示範,接引更多天使、志工、資源進入花東,轉化成為源源不斷的改革能量。

我常說要做花東的「志工」,但什麼是「志工」卻值得玩味。

過去我曾在一次志工共識營中,提到我對「志工」的看法。我要基金會的同仁想辦法先養成一個習慣,也就是志工的第1 個心態:「我們是去傾聽、整合、啟發、伴護,而不是去幫助或施捨。」

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引進許多資源或是人脈,深入部落,了解當地問題,改造產業教育和環境,但是我始終不願意說這是一種「幫助」,因為我認為這所有的努力,只是把舞台「還給」本來就有天賦的人。讓他們被整個社會看到,找回自信,我們絕不是在「施捨」!

其實短期的志工若對當地環境和自己能力不夠了解,有時候反而初期會成為公益團體的負擔,例如,一個有愛心的志工,到非洲動亂戰火的國家,可能心理上一時無法忍受環境很糟、大量的災民、血肉模糊的屍體;或者說不定到了某個地方,自己都先水土不服,瀉肚子好幾天;或是一去西藏便得到高山症,頭痛得一塌糊塗。可能自己都需要很長的調適,才能找到施力點。原先以為是去幫助別人的,之後才發現自己先需要被人幫助。

志工的第2 個心態是:「我們不是來幫助別人,而是來學習的,甚至學習到我們一輩子都不太可能學到的新事物。」

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扮演一定的角色,例如,醫生平常都在自己專精的領域,藝術家也習慣在自己藝術家的領域,學生也在自己的學習領域,較少有機會跳出自己狹隘的領域,將自己放大到別的環境去,因此從事志工便是最好的學習機會,一方面既可以貢獻專業,一方面又不必死守某一專業。

因為身為「志工」必須要捨棄專業的傲慢,更謙卑地倒空自己,學習跟別人、不同組織、部門互動,甚至跟陌生組織團隊合作,異中求同,產生共識,激發潛能,打開格局。

而且,進一步在深入探索社會結構之後,反而可以促使我們反省,了解更寬廣的社會及其可以改變的地方,讓實踐帶領我們成為一個更加成熟的人,志工不是抱著滿腔熱情就可以。

公益平台有一個原則:「政府在做的事,我們不做;別人會做、能做的事,我們不做;別人做得更好的事,我們也不做。」

建立了正確的「志工」心態之後,我們公益平台夥伴們推動任何事情,都本著這種心情做事,要做到「歡喜受,甘願做」。

「闖世代」的熱血基因活在每個人血液裡!

今年65 歲的嚴長壽, 3 年前成立「公益平台基金會」之後,率先將自己捐出來,像白灰底下煨著的殷紅炭火, 渾身上下燃燒旺盛熱情,他以多年建立個人公信力、誠懇的用心,鼓動全台眾多志工,一起為花東未來努力。

這些志工在嚴長壽口中,都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天使」。他以CEO的身分站上第一線,募金錢、找資源、搭舞台,讓志工天使們可以上山下海,無後顧之憂地貢獻出自己的專業,協助偏鄉部落找到自己在地尊榮的價值。 最近他出版了《為土地種一個希望》一書,分享他推動公益事業的經驗與心得。

百分之百認同自己的理念

端看你用什麼眼光來看工作,用什麼心態來看學習機會

嚴長壽常說,年輕人需要能領導、溝通、協調合作能力,以及高遠的視野,以上這些能力,80%在學校裡學不到,但是從事志工卻可以提供這樣的舞台。 一方面學做人,一方面學做事,甚至可以將自己的專業提升及深化。

如果家庭環境許可,他希望大學生可以有一年的「gap year」( 空檔年)到國外擔任國際組織的志工,壯遊開拓視野;如果家境不富裕,留在國內,也有很多社團提供學習的機會。即使必須打工賺學費,像在便利店裡工作,你可以只是那個每天說「歡迎光臨」櫃台結帳店員,也可以放開視角,將眼界拉高,用心觀察整個公司的運作物流供輸系統,為自己找到更易發揮的位置。

嚴長壽說:「這跟你用什麼眼光來看你的工作,或學習機會的心態有關。」 不會因為著眼於一片葉子、一棵樹,而忘記了整片森林。其實,參與公益平台的每一位志工,其實都有自己的青春成長的故事可以寫。

2010 年,公益平台即以模擬英語村的環境教學概念,舉辦了第1屆的「台東青少年英語生活營」,由來自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學生社團「ETA4」(English Through AcademicsAthletic and e Arts Abroad) 負責英語教學。當嚴長壽打越洋電話給ETA4老師詢問是否需要為志工提供機票,得到的答案竟是「不需要!」ETA4志工會利用好幾個月時間打工,幫人家洗車、推銷、搞車庫市集、甚至籌辦募款餐會,將自己的理念與別人溝通分享。

不只國外的年輕人如此,台灣的大學生也不遑多讓。好比由全國12所醫學院學生組成的「醫學人文核心團隊」(MEH)的志工,他們負責學生的生活輔導伴護。MEH發起人台大醫學院教授賴其萬說:「醫學的本質不在專業的傲慢與偏見,而在於真誠的付出,醫學院學生唯有透過志工服務,才能體會到如何跟自己不同成長背景的人相處,從中學習謙卑跟 同理心。」

志工除了可以體驗不同的生活,更可以矯正自己不自覺的盲點。來自東華大學民族社工系2年級的曾詩婷,一直以社工作為自己的夢想和志願。她說:「做志工,與其說我們在幫助別人,不如說別人在幫助我們。我們要放下我們的主觀,拋開我們原本的東西,不能把外面東西帶進來,反而要來發掘他的特色跟樣貌, 這樣才是真正幫助別人。」

攝影志工老師艾菲爾,數次開車從台中到花東教攝影, 他要小朋友蹲下來,放低視野,甚至趴在地上「聞地球的味道」。他說:「我討厭說自己是在做『公益』! 我只覺得自己是在孩子的心中點起火種,希望他們能更有機會的迎向正面的道路上。或許哪一天,會是他們、孩子們端著火把來照亮我的人生道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