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曾惟苓在離零最近時冒險

金融闖世代
文 / 王妍文    攝影 / 曾惟苓
2012-12-01
瀏覽數 950+
曾惟苓在離零最近時冒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的信念:在承擔風險中,辨認機會

全球進入「黑天鵝」時代,最不可能發生的事總是在發生。連身經百戰的金融交易人員,也算不出什麼時候「歐豬五國」債券會跌到哪裡,人民幣、美元又會怎麼連動,金融業這個曾經的「金飯碗」,突然也變得像黑天鵝一樣,充滿未知風險、也不可捉摸。

當舊世界的成功模式崩解,金融闖世代該如何在天空滿布的「黑天鵝」中,找出自己的位置?曾惟苓,32 歲,台北富邦銀行香港分行金融市場群金融行銷部資深經理。她,有一份讓人驚豔的成績單:在講求資歷、經驗的金融圈中,平均要花8~10 年才能升為副理,但她工作3 年就當上副理,工作7 年就晉級資深經理,以3 級跳的速度升遷;此外,她也是富邦香港分行20 多位台灣外派人員中,以儲備幹部(MA)身分派駐香港的第1 人。

站在櫛比鱗次的香港金融業務的心臟—中環前,她顯得格外自信。2007 年,她自動請纓到香港分行任職,沒想到2008 年就遇上金融海嘯,但也因為在第一時間遇上了黑天鵝,讓她很早就練習在黑天鵝滿布的天空,勇敢承擔風險,並在風險中辨認機會。

香港,是全球第3 大國際金融中心,每天有超過2300 億美元(約合新台幣6 兆7160 億元)熱錢在此交易,可說是全球資金的金池塘;前100 大銀行超過70 家都在這裡設有分行或辦事處;去年也有將近1.9兆人民幣貿易在這邊兌換,想跟最熱的中國市場做生意,資金少不了要先到這裡轉個彎。這樣的國際舞台,是很多金融人的夢。

人生,有時候就像一場金融交易(trade o),風險與報酬永遠是天秤上的對價關係,高風險就擁有高報酬,但是大多人都不希望風險降臨在自己身上。也因為如此,能在對的時間承擔風險的人,往往擁有高報酬的議價權(Bargaining power),曾惟苓顯然是後者。

「如果在香港市場都能生存,不管去哪裡就有能力打好仗!」台大財務金融研究所畢業的她,同學大多選擇在國內各大投信投顧工作,薪水不錯也安穩,但是曾惟苓想的不一樣。她很早就立志要當一個國際金融人才,她知道,隨著兩岸金融市場開放,固守台灣已經不夠,要敢走出去,跟上世界步伐,才能抵抗因產業結構變動而產生的職場風暴。

要敢在對的時間承擔風險

因為不會,才要挑戰,這是進步的最大空間一個短期的風險,會變成長期的機會嗎?

7 年前,剛從研究所畢業,對股市、債市早有涉獵的曾惟苓放棄從研究員、基金經理人這條穩穩的職涯路,反而跑去應徵富邦銀行的MA(儲備幹部)計畫,還指名要進交易室,從事相對較為陌生的外匯工作,問她為什麼挑最難的路走?她的回答很簡單:「 因為我不會,想挑戰。」

許多職場新鮮人大多不敢承接風險高的工作,甚至刻意規避風險。曾惟苓知道,就像金融操作一樣,只要敢在對的時間承擔風險,伴隨而來的就是高報酬,更何況才剛踏入社會,職涯成本趨近於零,就算錯了,歸零再開始,一點也不可怕。

經過3關5試,在700 多名應徵者中,她擠進窄門,成為富邦銀行第1 期MA 的10 位人選之一。不過,進入富邦後,她未如願被分配到外匯部,反而進入草創不久的金融行銷部,負責為企業客戶規畫外匯避險,以及以新金融商品提供投資策略建議。

在完全零經驗值中摸索,如果是一般職場菜鳥,可能沒幾個月就放棄。不服輸的曾惟苓卻咬緊牙,跟著部門協理一步一步開發客戶,把新部門的業務漸漸做起來。也因開拓市場有功,隔年就被升為襄理,第3年就破例升為副理,比一般一個階級至少要做3 年才能升遷的速度,快了3倍。

命運很奇妙,有時候你以為它在開玩笑,回頭一看,卻發現原來是機會。

不讓既有成包袱,捨變成得

機會敲門時,懂得捨,才會擁抱得更多

決定展開冒險人生時,你得做對風險評估,包括膽識、能力、抗壓能耐評估,選擇要留在台灣?還是要走上國際舞台,闖闖看?甚至如何製造出「優勢機會」?

金融闖世代的第2 個特質,就是要在風險中辨認機會。

2008 年富邦香港分行有意拓展交易室的新業務,想加派人手負責深度開拓在大陸經商的台商客戶。在考量安全、體力下,公司原本屬意要優先指派「男性員工」上場,沒想到,卻遲遲無人自願請纓上陣。

此時,一直想開拓國際視野的曾惟苓主動爭取外派機會,因為她知道,雖然挑戰大、風險高,但卻是她金融生涯中關鍵的機會點。

問她,難道不會捨不得在台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客戶人脈?換個地方再戰,一切又得重新開始?「不出去,怎麼知道世界的樣貌?」她回答。

勇敢挑戰風險,曾惟苓很清楚一旦自己以「國際金融人才」為目標,在充斥各國金融人才的香港市場歷練,絕對是資歷表上,最漂亮的一頁。若能自我比拼,成功挑戰海外工作,就有機會向上躍升,與國際金融人才一同競爭。

不將挫折當挫折,了解問題找解方

情緒解決不了挫折,當成問題,才能關關過

在海外打拼,不僅人脈歸零,心境也常必須歸零,否則一遇到工作上的挫折,最容易陷入孤立無援的情緒中。若讓挫折、困難一波波襲來,很快就讓人舉出白旗,收拾行囊回台灣。

對曾惟苓來說,要克服挫折的方法,就是不將挫折當挫折,「不當挫折而是當成問題,才有解決的方法,」這是闖世代基因的第3 個特質。

剛到香港時,一方面要適應香港金融業快速的競爭步調,一方面又要習慣兩岸三地不同的金融潛規則,加上不時需要進入大陸開拓陌生客戶,一度讓曾惟苓備感吃力;此外,她剛到香港不到半年,又發生全球金融風暴,客戶的投資需求一下子全部縮手,業績急凍,嚴重影響績效。為了解決問題、提升業務績效,曾惟苓不讓自己陷入挫折的情緒中,她反而重新定位市場現況,不與過去榮景比較,專注眼前客戶的需求,修改自己的服務模式,終於成功把客戶找回來。

將情緒歸零,就不會讓工作陷入惡性循環;將挫折轉變成解決問題的能力,就像一步一步過關的遊戲,過關斬將,得分愈多,收穫愈多。

從不擅長的金融行銷入行,從台灣到香港與全球金融人才比拼,天生喜歡接受挑戰、歸零再出發的曾惟苓,渾身充滿企圖心與衝勁,她習慣主動出擊,創造機會,而不是苦苦等候,抱怨機會怎麼還不敲門。

今年,曾惟苓再度升遷,成為資深經理。站在香港這個全球第3 大國際金融中心巨人的肩上,曾惟苓積極打開自己的視野,感受金融市場脈動,做好跟著集團躍上國際舞台的準備。「與其在等待機會中浪費青春,不如在追求中燃燒生命,」她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學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