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貧民秋刀魚大翻身

文 / 新井一二三    
2008-10-01
瀏覽數 900+
貧民秋刀魚大翻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幾個月來日本魚店的慘狀,恐怕是外國人很難想像的。直到去年底,只要是大城市稍有規模的魚店,一定都有賣各種各樣的新鮮海產,什麼鮪魚、鮭魚、鯖魚、鰤魚、鯛魚、魷魚、章魚,以及螃蟹、蝦米、牡蠣、蛤仔⋯⋯應有盡有。雖然有些魚種價錢不俗,但總是也有一兩種海鮮魚獲量特別多,結果價格猛跌。魚店售貨員經常叫喊著「暴跌!暴跌!大暴跌!」來推銷應時的海鮮。

在日本,每個季節都有當季魚類,例如春天的螢烏賊、夏天的鰹魚、秋天的秋刀魚、冬天的鱈魚等,光想都令人流口水;然而,去年底一些媒體報導說:也許不久日本人就吃不到鮪魚了,因為中國大陸、俄羅斯等發展中國家開始擁有強大的購買力,在國際海鮮市場上,已經出現日本商社競標時輸給外國買家的情形。

魚價狂飆,日本主婦難為

一直以來,全世界為海鮮花最多錢的是日本人,一來原先其他國家的人不太愛吃魚,二來做為經濟大國,日本有錢能花在奢侈食品上;但是,這兩個因素已經不存在,一來愈來愈多人愛吃魚(特別是能做成生魚片、壽司的新鮮海魚),二來日本經濟的相對實力直線下降,如今在世界上更富裕的國家多的是。2008年初,東京築地海鮮批發市場的拍賣,頭一次買下最高級的黑鮪魚的不是日本人,而是香港人,如今回想,那則消息也只不過是預兆。

過去一年,全世界食品價格提高,原因很多面:全球人口增多、澳洲等農產品出口國家遭旱災、國際投資者把食品當做投資工具等;其中最要命的是原油漲價。日本漁民買昂貴的原油出航捕魚,結果虧本,因為日本海域的魚量銳減,但魚價在日本市場並沒有跟著提高。四圍環海的島國日本消費者,一向認為魚類應該唾手可得,不像非飼養不可的豬牛等家畜,因此如果在超市賣的魚價比肉類還貴,多數日本人就不願意買,造成今夏有一陣子,日本全國的漁船共同停止出航捕魚,免得白白虧本。

各方面的因素綜合起來,導致近幾個月來的魚店慘狀。首先,店員叫喊:「暴跌!暴跌!大暴跌!」推銷的不再是鮮魚,而是不知何時製造的魚乾,「早餐、便當都合適!」的吆喝聲自然不會引起消費者的興趣;即使換成甜不辣魚餅,或從中國大陸進口紅燒鰻魚,都無法讓家庭主婦打開錢包。於是大家詫異:生魚究竟去哪了?最近,售貨員喊著:「甘蝦!甘蝦!可生吃的甘蝦!」賣的卻不是能做刺身的新鮮生甘蝦,而是早已煮好冷凍保存的貨物,竟然連蝦都沒有了!

非常時期,貧民大餐上桌

生魚不是沒有,但價錢確實愈來愈貴。去年還賣一塊(230公克)五、六百日圓的生鮪魚,現在至少要一千多日圓了,而且產地也不再是日本海域或台灣等近海,而是「美國船舶」、「西班牙產」,很令人懷疑:這究竟是不是咱們習慣吃的那個鮪魚呢?鰹魚也比去年貴一倍,金目鯛、槍烏賊都漲價到比美國產豬肉、澳洲產牛肉還貴的地步。日本的食品自給率不到四成,國民能吃的大多是進口貨。

在這非常時期,魚店裡竟然還有一種魚是國產品,不是北海道產,就是宮城縣產,而且價錢也特別大眾化,一條才賣100日圓左右,比泡麵還便宜,一人買一條回家,保證全家都吃飽,而且吃得開心。

那就是秋刀魚,從仍未明治維新的江戶時代開始,日本人就愛吃的魚類。傳統「落語」(單口相聲)的老段子「目黑的秋刀魚」,講述前往郊區目黑獵鷹的德川將軍,被農民招待炭烤秋刀魚,他覺得特別好吃,始終念念不忘,卻萬萬沒想到那其實是貧民大餐,一頓下賤美味的笑話。

如今冷藏運輸技術提高,日本人不僅吃烤秋刀魚,也會做成生魚片或壽司,還有人用義大利菜的做法,用橄欖油煎來吃。無論怎麼弄,當季的新鮮海魚總是特別可口,更何況是國產品,而且價格確實「暴跌!暴跌!大暴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