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城市的改變,從一個想法開始

TEDxTaipei》City2.0
文 / 趙君綺    攝影 / 林育緯、關立衡
2012-11-01
瀏覽數 600+
城市的改變,從一個想法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的台灣有點躁動,空氣中飄散著對大環境不滿的氣氛,政府單位忙得提出有感政策,但是看著財政惡化、

勞保可能破產,人們喊出無感,面對整體經濟環境每下愈況的現狀,邊看新聞邊罵無用。

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個想法資料庫,只要大家對所站立的土地有任何構想,都能夠存在這個資料庫中,不只被所有人看見,也能被政府看見,當政府在思考一個政策的時候,真正參考的意見不只來自專家,更是來自於人民的聲音,那該有多好?這樣近似烏托邦的夢想境界,別以為不可能發生,其實,有個計畫正在慢慢醞釀當中。

每年,國際知名的TED(取自technology、entertainment、design縮寫,一個以科技、娛樂、設計為主的跨界平台)都會固定選出一個講者或計畫,給予他們10 萬美元的贊助經費(2013 年起提高至100 萬美元),讓他們的夢有機會被實現,並且改變世界,包括U2 的主唱波諾(Bono)、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都曾經獲得這個獎項。

今年,這個獎項首次頒給一個計畫而非個人:City2.0。「City2.0 最初的構想,就是成為一個收集idea(想法)的平台,」City2.0 主要策畫人之一、TEDxTaipei 的Jacob 一開始就點出這次活動的主要訴求。

參與者可以把自己的想法放到網站上,故事或想法被挑選出來,告訴全世界的人,有人提出這樣子的想法,而100 萬美元拆成10 份,最後挑出10 個最棒的想法,一個人10 萬美元讓他們去把想法實踐出來。不要以為一定要多偉大的想法,才有被實現的必要,因為City2.0 的挑選標準不見得要成功,但是重點是:可以被複製,在其他城市也可以做一樣的事情。

例如在烏干達,有人提議用回收的寶特瓶,為貧民窟的孩子們搭造一個他們可以在當中學習與玩樂的遊樂園;在巴基斯坦,有人想在古老城市Lahore 裝置路標,讓住在那裡的人不再迷路。

除此之外,全球各地的TED 在10 月13 日這天,更一起舉辦了City2.0 論壇,希望能夠透過這樣的論壇,發起在地的力量,跟大家分享從我們身邊就可以看到的故事,希望能激起更大的啟發或正向力量。

就像City2.0 所提出來的口號一樣,「 我是city2.0,夢想我、建造我、讓我成真(I am the city2.0. Dreamme. Build me. Make me)」,人們是居住城市中的一分子,像個有機體,生活直接就構成城市的不同面貌,「我們想要為大家打入強心針,讓大家可以看到城市希望的力量,然後,聽眾得到感動之外,我們可以採取一些行動,開始去想像自己可以為這個地方、為台北、為台灣、為這個城市做什麼事情,」Jacob 說。

「很多時候,我們都在被動的等待決策,其實我們生活就構成這個城市不同面向,但更多時候我們都只是被動的抱怨,或覺得自己無可奈何。」所以在這次的City2.0論壇當中,有別於過去TEDxTaipei單純的故事分享,不只特別挑選來自各行各業的100名聽眾之外,更希望聽眾不只在台下聽,而是要有貢獻或回饋,進而產生行動。

所以在50名開放聽眾的報名表上,特別增加2個問題:1. 為什麼想來參加這個活動?2. 我想用設計改變台北的什麼?

收集這些想法,「就是希望可以把這些ideas都record起來,然後變成一個database,希望這個database最後變成一個可以讓城市變得更美的白皮書,然後給市政府做運用。」希望每個人都準備對於這個城市有一點點貢獻,正是TEDxTaipei的共同創辦人之一Jason在思考City2.0時,心中對於未來人跟人之間的連結、與社會的關係,可以造成更大的改變的力量。

跳脫出過去從上到下,傳統講台上,老師、專家說話代表絕對權威性的思維,在Jason眼中,他看到另一種更強大的可能性,「我們永遠可以在網路上找到更cool更棒的idea,就是這個時代、這個講台是什麼,已經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講台周圍可以創造出來對話的氛圍,所以我們想要去製造這樣子一個對話的環境跟氛圍。」

就像是腦神經一樣,一個議題的引爆,網絡社群傳播的力量馬上向四處散發出去,而網路快速發展,社群的連結以光速進行,讓每個人都是一個有機體,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推動一個改變的產生,「在上面講18 分鐘,跟在台下提出一個idea,這兩個中間其實沒有高下之分,」Jason 點出。

「我把我們自己想像成對話的促進者,還有策畫者,而不是擁有麥克風的人。」所以在這次的city2.0 活動當中,Jason 希望能夠引發大家對於自己所處的城市,有的最真誠的對話與深入的聆聽。

假如一位視力障礙的朋友,到一家沒有點字菜單的餐廳,就算有朋友念出菜單內容給他聽,你覺得他會最想要聽到什麼菜單上的資訊?答案揭曉:價錢。

我們一般人在看菜單時,不自覺常常注意到價錢,然而對視障朋友來說,如果必須要靠著朋友「看」菜單的話,除非要尷尬的一直問每道菜的價錢,不然就是直接選擇第1、2 道可以接受價錢的菜色。

受邀來到City2.0 論壇分享的交通大學傳播與科學系助理教授林崇偉,就是看到這樣一個需求,開始思考,從科技的應用上,是不是可以協助推動這樣的無障礙情境的評比,讓大家可以知道,哪些餐廳把給身心不方便朋友的需求,變成服務概念的一環。

「愛的米其林」這個想法因此誕生,林崇偉邀請身心障礙朋友做特派員,完成一個美食餐廳的導覽App。

當我們手機下載餐廳App 時,多數是告訴我們哪裡有美食,但是,愛的米其林評比餐廳標準不是價錢、美味程度,而是有沒有具備無障礙情境。為什麼叫作無障礙「情境」,而不是無障礙「環境」?

其實,就算不是身障朋友,也可能面臨到需要類似的無障礙環境,「有沒有想過,你父母親年紀大了,眼睛看不清楚,或者是你祖父母年紀大了,耳朵會聽不清楚。」如果你想帶著懷孕的太太、推著嬰兒車的朋友去吃飯,有沒有提供輪椅、嬰兒車進入的無障礙設備餐廳。

愛的米其林於今年10 月1 日上線,2 個星期後已經有超過1000 多個人下載,香港、廣州、廈門、上海,來自於不同地方的人在看到愛的米其林的影片、App 之後,也發起了自己的無障礙米其林。

「這樣子細微的服務設計,其實就是一個城市最美麗的風景,」林崇偉說,一個看似簡單的想法,代表的是我們對周遭人們多一分的關心,也因為這樣的關心,城市就能給人們一種更溫暖、更友善的感受。

「如果史懷哲能夠用醫術幫助偏遠山區的人群,改善第三世界的醫療問題,那我們所學的建築技術呢?是不是也有機會做什麼事情?」就是這樣的初衷,讓簡志明從台灣科技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之後,不像其他同學進入大建設公司、為建築開發商工作,而是到偏遠的山區,幫當地的小朋友們蓋教室。

他在網路上成立「深山部落核果再生計畫」,他的熱情吸引一票建築系、設計系的學生來當志工,也獲得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教授蔡仁惠、成功大學建築系教授簡聖芬、交通大學建築所教授侯君昊的支持協助。

然而,幫部落蓋教室,不代表給錢的就是老大,就可以自以為是的跑到山上蓋起都市的房子,「我們會先去找部落的小朋友對話,然後再找部落的族人、長老、頭目跟部落領袖。這有點像醫療工作者在做醫病關係的時候,會跟病人討論,我們則是跟部落的族人討論建築的過程,然後去把設計空間找出來,」簡志明說。

不只要就地取材,更是讓設計決定權回歸部落,以當地部落的建築概念來幫他們解決問題,才是簡志明最理想中的義築樣貌。3 年來,他們到南投信義鄉雙龍國小蓋手工藝教室,到羅羅谷部落蓋書屋,也替新竹光明幼稚園蓋生態堆肥槽,去年,簡志明與團隊成員還遠赴尼泊爾,在偏遠地區蓋醫療站。

起始於一個小小的想法,現在在台灣遍地開花,不管是愛的米其林或是義築,都只是眾多想法當中,被實踐的一部分,搞不好,下一個想法就來自於你或你周遭的朋友,重點是,當你有了想法時,能不能轉化成改變城市的力量?

或許,當想法聚集,改變,就沒有想像中困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好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