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恐懼,崩壞的人性?

電影《全境擴散》
文 / 艾蜜莉˙塔塔    
2011-10-01
瀏覽數 850+
恐懼,崩壞的人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禮貌性的握手寒暄成了傳染管道,情人間的擁吻成了致命感染,緊握病危至親的手成了生死接觸,病毒擴散、恐慌蔓延,群體社會文明分崩離析。然而,病毒仍須藉由實體接觸而傳染,但謠言卻透過網路滲透而無遠弗屆,恐懼,宛如空氣般地無所不在。

疾病已不是最大威脅,恐懼取而代之,人類生存本能被激發,人性的黑暗與良善,在這場浩劫中無所遁形。

縮影 真實社會的精準刻畫

《全境擴散》(Contagion) 是奧斯卡金獎導演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執導的人性探索故事,藉由不知名病毒瞬間爆發,來呈現人性面對恐懼時的各種面向,包括市井小民為求生存的自保、醫療人員堅守崗位的犧牲自我、政府官員陷入權衡兩難的抉擇,以及標榜追查真相的部落客最終因利益薰心而漫天撒謊。僅透過劇中幾名靈魂人物,《全境擴散》就精準刻畫出社會的縮影,誠如導演索德柏所言:「如果疾病沒有出現,各自面臨不同人生面向的眾生,就永遠不會了解面對恐懼時的反應。」

而索德柏 於2000年以《天人交戰》(Traffic)奪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2002 年起拍攝的《瞞天過海》(Ocean’s Eleven)系列風靡全球。不同於以往華麗的風格,在《全境擴散》中,他蓄意以極簡拍攝手法來凸顯真實感,僅用兩個鏡頭的水平拍攝,沒有升降鏡頭、沒有甩動攝影機,將全片焦點回歸給演員們的表演,而奧斯卡「三后一王」的精湛演出,將各種面向的「恐懼」,發揮得淋漓盡致。

恐懼 在人心萌芽蔓延

電影一開始,即是奧斯卡影后葛妮絲派特蘿飾演的貝斯結束香港出差之行,坐在芝加哥機場酒吧等候轉機,一臉倦容、輕聲咳嗽,在享用點心前,她把信用卡交給服務生,日常生活的一舉一動,成了致命病毒蔓延的開始,一次碰觸,立即感染,一種未知全球流行病一觸即發。

返家後不到兩天,貝斯死於急診室,死因不明。不久,其他人出現同樣的神祕症狀,最後死亡。在明尼阿波里斯、芝加哥、倫敦、東京和香港,人與人之間的無數接觸使感染範圍橫掃全球。沒人知道病毒來源、傳染途徑、感染速度,當然,也沒人知道該如何阻止,恐懼,在每一個人的心裡萌芽。

面對醫生宣布「你太太已經死了」,飾演貝斯丈夫米契的麥特戴蒙沒有歇斯底里的哭喊,僅以一句「好,我能跟她說話嗎?」凸顯內心完全無法接受。一夕間失去摯愛的妻子與兒子,米契來不及悲傷,全力保護唯一的女兒,切斷女兒所有社交活動,小情侶間的擁吻成了不可得的奢望。米契一家代表著普羅大眾,面對致命性病毒威脅,對於他人的求助只能冷眼旁觀,自我隔離只為尋求唯一的生機。

人性 克服恐懼的最後防線

而以《駭客任務》榮獲奧斯卡獎提名的男星勞倫斯費許朋,飾演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副主任奇佛,則象徵當權者所面臨的困境。面對無法控制的疫情時,公僕的身分讓他必須策略性封鎖訊息以避免公眾的恐慌,但卻又無法坐視未婚妻陷入感染的威脅,面臨公義與私情間抉擇的兩難。

至於裘德洛飾演的英國部落客,原本默默無聞,卻因率先報導東京罹難案例而成了網友追崇的救世主,他相信政府隱埋事實,以人民有知的權利要求政府說實話、公布具體罹難人數。原本自許追求真相的記者,卻因利益薰心而越界,大肆報導未經證實的訊息,透過網路滲透到全球數千萬名網友心中,為自己謀取暴利,人性的貪念,助長恐懼取代病毒而成為最大威脅。

病毒仍須藉由人與人的接觸才能感染,但恐懼卻在蔓延於無形中,而人與人間的深厚情誼,則成了克服恐懼的最後防線。女星珍妮佛艾爾所飾演的女醫生艾莉赫斯塔,不捨病危父親孤單辭世,選擇以身「試藥」,在病旁緊握父親的手,陪伴他到生命的盡頭。

艾莉存活了,致命性流行病有了疫苗,人性的良善,打敗了病毒,但人性的貪念,是否也有解藥?

《全境擴散》會不會出現在真實世界?編劇史考特柏恩斯(Scott Z. Burns)以這句話下了最好的註解:「問題不是會不會發生,而是什麼時候發生。」還有,看電影前,別忘了戴上口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