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朱德庸:看穿真相的人生,才是你自己

犀利觀察法
文 / 王妍文    
2011-04-28
瀏覽數 800+
朱德庸:看穿真相的人生,才是你自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他,用平凡的線條,在簡單場景中,勾勒發生在周遭的日常故事;他,用精鍊的文字,在漫畫中,鋪陳對社會百態的精彩洞悉。

他,心思細膩、觀察敏銳,能在社會現象中嗅出人生百味;他,幽默風趣、論點犀利,在四格空間中,畫出拍案叫絕、但也是你我都不陌生的無奈人生。

他是,朱德庸。

你永遠不會忘記,當初手拿「醋溜族」、「雙響炮」、「澀女郎」開心笑看時,腦中那一閃而過的犀利震撼。

寥寥數筆,讓你看到人生的嬉笑怒罵背後,其實躲著大多數人對自我的茫然;在你對他的黑色幽默哈哈大笑之際,才發現彷彿畫中人有著自己的影子。

犀利震撼來自剖開表面後,躲藏其後的真相,而真相,來自觀察。

「觀察」一直是朱德庸從小至今的功課,也是習慣。朱式漫畫最厲害的是完全洞悉人性,而且一眼看穿動機,但你可能完全想不到,他小時候居然是一個閱讀障礙與自閉兒,一般人眼中熟悉的字, 在他腦中會變成迷宮,聯想到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上。

也因為完全無法融入常人的世界,讓他完全被孤立,很早就嘗到被排擠是什麼滋味。「因為我沒辦法成為別人,」讓他更早開始認識自我,學會用另一種眼睛看世界。

因與人群保持距離,反而多了思考與觀察的空間,更清楚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問題和自己的問題。

一面、兩面、三面 才是立體面

看得見的未必是幸福,看不到的也許才是幸福。

「我們所有看到的都只是一面,你還要繞過去看另一面!」朱德庸說。小時候,他功課不好,常被老師罰站、指責。沒想到,有一次假日跟父親出門,遇到老師,老師卻對父親稱讚自己在學校很乖,其實很聰明,這是朱德庸第一次清楚知道,生活中有很多假象,事情不會只有一面!

你認為的成功企業家,有名的政治人物,甚至人人尊敬的名人,你都只看到其中一面,但人哪是這麼簡單的。

為了洞悉真相,他開始敏銳的觀察人,對他來說,生活中的許多互動、事件都是線索,一個、兩個、三個,加起來就是一種現象,你必須穿越到現象背後,才能觸動到真相。

朱式觀察中,不能少的,還有「聯想」

「漫畫裡,很多東西不是憑空想像而來,」朱德庸會把一件觀察,連結部分外來接觸,找出來龍去脈,再繼續往下想。有時他像偵探一樣,思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有時候他像文學家一樣,犀利的剖析人性。

像是多數人對時尚的追求,看到衣服漂亮就以為是時尚,覺得氣氛浪漫就以為是享受,連賣座電影也一樣,「它們都只是商業運作下,被廉價販售的一種情緒。」

「大部分人其實都習慣,看到什麼,就是什麼。」朱德庸說,今天你看到一面,或許2 個月後,另一面才會浮現出來,也或者,會有偶然的機會,讓你再看到另一面,但是好的漫畫家會把每一個線索連結起來,讓事情變得3D立體化。

真的不一定是真的

朱德庸的漫畫裡,常常針對大眾行為開起黑色幽默玩笑,在最後一格,一筆戳破眾人追求一致化的荒謬。

這是他犀利觀察後的反思。「我們常為了適應同一種時代氛圍,強迫自己失去自己,」朱德庸認為,我們從小就被灌輸,人生要成功,就要當CEO、要變成貝多芬、要成為愛因斯坦,仔細想想,這些完全似是而非,懂事後,社會主流價值也會想辦法,把我們塑造成眾人心目中應該有的樣子。

在所有人都在追求成功下,現代人「感覺變得很少」、「行為變得很單一」,不管城市風貌、還是生活方式,都

愈來愈雷同,「當你以為周遭所有東西都在增值時,人生卻悄悄開始貶值。」朱德庸說。

朱德庸認為,現在我們的世界,是一個每個人想懂也懂不了的世界,我們都得了價值貧困的成功病。如果要想痊癒,最好的方法就是回歸「做自己」,才能脫離被社會操縱、盲目從眾的怪象。

而在做自己之前,要先學會觀察,建立屬於自己的想法。「當你慢慢看多了,會發現世界原來沒有什麼標準可言!」朱德庸說,原本以為社會上的價值觀都是對的、好的,其實也可能都是假的。每一次的判定,並不一定都正確,都看穿了,或許也會很辛苦,「但至少那是你的、你自己!」

一棟房子就是一個世代

「我們碰上的,剛好是一個物質最豐碩而精神最貧瘠時代!」他說。如果,你還不知道怎麼觀察、學會拋棄社會上所謂單一價值觀的幸福、一致性的成功,那麼就學朱德庸,從角落旅行,開始感知周遭的生命力吧!

朱德庸的角落旅行,是和太太去散步。在城市中,或許今天是敦化南路轉仁愛路到國父紀念館、明天是從溫州街走到公館;從走路中,看到的是不同人的言行舉止,想找的是舊時回憶、文化,想體現的是一個人的價值。

「人性對我而言尤其好玩,不管男人、女人,都是我觀察的對象,從他們的衣著、語言、性情中,我能明白自己處在什麼樣的社會。」散步中,朱德庸還忙著發揮想像力、觀察力。

除了看人之外,他還喜歡看歷史。像是溫州街上的老房子,有些房子荒廢了,有的還有人住,朱德庸會一間一間的在牆壁外,往裡看,從面積、格局來想像,「曾經,這裡住的是怎樣有頭有臉的人。」、「他的後代子孫又到哪裡去了?」、「怎麼這個房子現在會這樣?」

朱德庸說,透過觀察,慢慢會發現:這些房子是外省籍有錢、有能力的人住的,他們培養下一代到美國念書求學,結果可能在那邊落地生根,所以這間房子荒廢、敗壞了。

一棟房子,就是一個世代的故事。看透世局、看清人性,這就是獨特的朱式觀察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