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怡真 蘭嶼記錄手作文化
陳怡真 蘭嶼記錄手作文化

謙虛,比什麼都可貴!

文 / 林孟儀     攝影 / 林衍億   2011-04-15
謙虛,比什麼都可貴!


幾年前,就讀於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系的陳怡真,為製作畢業專題而踏上蘭嶼,最後將田野調查結果設計為一份「達悟大富翁遊戲」,讓蘭嶼小孩認識自己生長的土地,遊客更能了解當地文化,深度拜訪蘭嶼。

這趟旅程,並未結束。去年,陳怡真以「找尋蘭嶼傳統手藝的蹤跡,一格格串起達悟手藝生活遊戲地圖」為題,入選青輔會「青年壯遊台灣──尋找屬於自己的感動地圖」活動。今年4、5 月,她再度深入蘭嶼,走訪6 個村子的手工藝創作者,透過深度訪談30 位手作人的圖文記錄,將在地珍貴的手藝故事,製作「達悟手藝生活遊戲地圖」。

編織 串連生命與感動

「當資本社會過度地操作『設計』時,會讓生活和物品的關係變得不健康,例如造成過度消費。」陳怡真不停的思索,「我們該賦予怎樣的產銷方式,才能讓設計為人們的生活帶來幸福美好?」

蘭嶼,在陳怡真眼中,是台灣極少數還留有傳統「手作習慣」的地方,堅持不用「手工藝」一詞,是她認為當地正好還沒有「設計」這樣的意識和詞彙,卻處處存在著像呼吸一樣自然的「設計」。

例如蘭嶼拼板舟,達悟男孩一出生,家人就會為他種下各種軟硬材質不同的樹木。成年時,父親就會帶兒子上山砍樹,教他打造自己的拼板舟,好出海捕魚,準備娶妻成家。「這整個過程跟人的成長、生命緊扣在一起,多精密的設計啊!」陳怡真讚嘆。

而對達悟女性而言,串珠,是一種情感綿密的生活習慣。陳怡真4 月造訪蘭嶼正逢捕飛魚的季節,男人半夜捕飛魚,女人白天曬飛魚、去芋頭田耕種、抓螃蟹、做芋頭糕,閒暇之餘或天候不佳時,蘭嶼女人就在家作串珠打發時間。

與樣式,而是手作所傳達的『島嶼時間』和生活故

事。」她強調。

兩個月裡,陳怡真訪問了30 位保有串珠、雕刻等手作習慣的島民,「不過,我不是記錄手工的技術與樣式,而是手作所傳達的『島嶼時間』和生活故事。」她強調。

「蘭嶼這個島嶼的時間,是被串進串珠子飾品裡的。」陳怡真指出,串珠的製作過程,融入了蘭嶼飛魚季、芋頭採收的農忙時光、思念遊子的心情,還有敬畏大自然的傳統信仰。有個受訪者的串珠作品,是把彩虹編在魚身上的圖案,一問之下,她回想是雨後放晴時曬飛魚,看到彩虹,覺得很漂亮。在短短的串珠手鍊中,連島人的生活、感動的剎那也都一併編織進去了。

態度 重新省思價值觀

起初陳怡真整天枯等,不知道受訪者何時在家;漸漸地,她也過起「島嶼時間」,精準掌握島民的作息。「我會看今天天氣如何,判斷他們在哪裡,什麼時候回來,是這趟旅行很美妙的事!」除了記錄手作的課題,陳怡真最大的收穫是「態度」,「愈了解當地,態度就愈對。當你是愈主流、愈幸福的人,到非主流的人群中時,就要愈謙虛,才不會幫錯忙、幫倒忙。」

她提到,台灣有政府單位要補助蘭嶼的手工製作,沒有多想就找上已經有店面、工作室的手作人。受補助者的店面生意變好,自己無暇生產,便低價向其他手作人收購作品。久而久之,其他手作人無利可圖,也沒興致創作,造成大者恆大的壟斷局面。

即便是蘭嶼當地的慈善團體,想幫島民義賣串珠,卻抱著大量製作的態度,指定樣式,定交件日期,還以量制價。「這已經變成代工,不是手工製作了!」她搖頭分析,工業生產,做兩個的成本比做一個低,手工製作卻相反,愈作愈吃力。接串珠訂單,價格壓那麼低,導致手作人都不想再碰串珠,看似善意的援助,卻反而加速傳統文化消失。

「學到如何謙虛比甚麼都可貴,這個島教我的事情,絕對比我能給的多。」陳怡真自謙,不認為替蘭嶼記錄手作文化,是一種公益旅行,「只是想突破我所來自的那個資本社會的價值觀和生活。」

未來,對陳怡真而言,旅行所延展出那份對蘭嶼的情感與責任,絕對不是這趟旅行結束,就終了的。

關鍵字: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