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佛里曼:別再玩綠色派對

台灣青年該怎麼思考
文 / 撰文:吳錦勳    
2010-02-01
瀏覽數 550+
佛里曼:別再玩綠色派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熱、平、擠年代,一個透明人的綠色行動主義,不是參加綠色派對,

而是看你有沒有勇氣行使你的公民權力,制止油亨勢力,修復綠色地球。  

在熱、平、擠年代,什麼是一個透明人的綠色行動主義?

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在對「台北市百位綠能青年」演講時,提出的答案是,「你必須『Out Behaving』!(在行為中勝出)」

行動! 用革命取代派對

Out Behaving,這個詞組是由佛里曼好友賽德門(Dov Seidman)所提出,賽德門在一次訪問中談到,一個人的行為來自他的信念、價值體系,處處彰顯著你是一個怎樣的人。因此,行為適切、得體,不僅是一個人的資源,甚至可以出類拔萃,造就自己。

佛里曼說,「 現在有愈來愈多人,會更深入檢視你所做的事以及公司的運作,並經由網路,沒有任何剪接、不篩選就告訴更多人。因此,如何生活、如何做生意,甚至如何說抱歉(或不說),都比以前更加重要。」

特別在今天網路發達,facebook、Twitter加上手機拍照、錄影的方便,每個人都已是「全然地透明」,任何一舉一動,都可能被記錄傳播評價,也都比過去產生更深遠的影響。

一言以蔽之,這就是Behavior matters(動 見 觀 瞻)!

那麼,一個「透明人」如何和「綠能革命」沾上邊?佛里曼認為,沒有人不知道地球暖化的嚴重,但是大多數人只是在參加綠色派對。他說,我們有太多「拯救家園的演唱會」,也收到太多服飾精品店寄來的「擁有一個綠色假期」的耶誕目錄,卻太少人專注於遊說國會制訂有利於轉型的環保立法,因為這太無聊也不有趣。

舉例而言,「綠」,這個字是2007年申請商標註冊最多的一個字。但象徵性的行動,要轉移到實質上的行動,並不容易。許多人嘴裡喊著綠色革命,行為卻像在參與一場生態時尚秀,他們以為天天輕鬆可以救地球,像在參與一場化妝舞會,「這根本不是革命,而是派對,」佛里曼說。

也因為太多人參加的只是綠色派對,不是綠色革命,讓躲在黑暗的油國利益團體,還繼續掌控世界。佛里曼說,「正當你們的世界變成『數位』,愈來愈透明時,政客的世界卻停留在『類比』,像是生長在黑暗世界的香菇。但是不幸的,他們卻決定你們的未來。」

他舉例說,美國惡名昭彰的艾克森美孚石油公司(Exxon Mobil)並沒有臉書,他們只是和政客們面對面,他們也沒有聊天室,但他們在參議院卻有一間密室,在那裡揮拳角力,交給政客一袋袋裝滿錢的信封,決定對他們有利的政策走向。

改變! 槓桿原理救地球

小心,掉入行動主義的錯覺。

佛里曼提醒熱血的綠能青年,「網路世界為你們創造了一種行動主義的錯覺(fale sense of activism),你寫再多部落格,寫再多簡訊,你以為你改變了世界,但是你其實什麼都沒有。 」

在佛里曼心中,真正透明人的綠色行動,就是赫洛維茲(Noah Horowitz)的故事。

赫洛維茲是誰?他是美國舊金山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裡,一位留著小鬍的工程師,他的足跡遍布各地,只為四處記錄那些毫不起眼的自動販賣機。幾年前,赫洛維茲發現自動販賣機的數量愈來愈多,全美國大約有300萬台。它們的壓縮機一天24小時、一星期7天,不停地在各地嗡嗡作響。更驚人的是,這些販賣機的耗電量比家用冰箱的平均耗電量要高出10倍以上,但是從來沒有人想過要改進販賣機的設計。

赫洛維茲找上了飲料製造商,但不被理會,於是找了安裝販賣機場所土地的擁有人,如學校董事、商場等,說服他們向飲料公司施壓,最後飲料製造商受迫得使用更高效率的壓縮機、風扇,以及改良後的照明設備。

不止如此,他更開發出新型販賣機,耗電量只有舊型的一半。只要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肯跟進採用,預計一年將可以省下50億度的電力。這些電力足夠供應1千萬台家用冰箱同時運作。

赫洛維茲也對生產電腦螢幕的廠商做了相同的努力,成功的使他們同意開發更高標準的新產品。預計今年省下140億美元的電費開銷,減少將近400億磅的二氧化碳排放到天空中。

別小看這些舉動,赫洛維茲才是佛里曼心目中真正的環保英雄。

佛里曼真正的行動主義必須學習法規條文,找到真正有力的『槓桿』,改變這個世界。

用腦! 搶時間改變世界

佛里曼對台下來自台北菁英高中的綠能青年說,「你們也可以叫你們學校改變冷氣的效能、用電標準等等,這個比任何地球日音樂會來得有意義。」

沒有人不知道,研究法規和官僚作戰是一件辛苦 、尤其是無聊的事。提出「Out Behaving」後,佛里曼還與賽德門夫婦共同鑄造了另一個同樣具有深意的新字:「Out Greening」,如何在行動上比你的對手「更綠一籌」。

佛里曼曾有一次極為感動的經驗,他到麻省理工學院遇到一群年輕的孩子,正串連全球學生研發超高效能的環保車,他們不等別人來拯救地球,反而意氣風發地說,「我們就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人。」

今年1月初,美國《滾石》雜誌,便大膽地選出17位「氣候殺手」(The Climate Killers),將躲在暗室操控大權的香菇們,如股神巴菲特、媒體大亨梅鐸、美國石油公司總裁吉拉德等人照片刊出,將他們一一曝光,用年輕人的眼光仔細評價他們所做所為如何傷害了地球。

赫洛維茲並不是在虛擬世界中打敗怪獸,《滾石》雜誌的年輕編輯也不是在聊天室罵這些環境殺手而己,透明人的綠色行動主義,他們拿出了實際行動力,在行動上比對手「更綠一籌」,產生實質的影響力。

如何拯救這顆被熱平擠弄得喘不過氣的地球,更需要年輕人走出facebook、chatroom ……,面對現實。

電影《阿凡達》的奈美人神奇的3公尺長軀,也必須在潘朵拉星球才能行動自如,可是走出電影院,摘下3D眼鏡,我們並沒有另一顆潘朵拉星,也沒有阿凡達的身軀,我們只有一個奄奄一息的地球。

佛里曼提醒台灣青年說,「綠能革命必須有真正的槓桿力量,不只是讓你在虛擬世界覺得很爽,自我感覺良好,而是真的可以加快馬錶速度(move the needle)般去改變世界。」

他最後呼籲年輕人,實質行使你的公民權力,「想想看,你該採取什麼行動,在『類比的(指現實利害的)』世界產生實質的衝撀擊? 」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