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生,就像一場修練

偶像典範5. 電影才子 李安
文 / 瞿欣怡    
2008-02-01
瀏覽數 3,850+
人生,就像一場修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生,就像一場修練。」李安說。在自傳裡分享了自己的練功秘訣:「一分功,一分鬆」。當人掌握情況後,就鬆一分緊張,增一分實力,看得更深以後,就再往裡練,功力愈深厚,人就愈鬆。

李安一直在修練的道上,就像他創造出來的大俠,《臥虎藏龍》裡的李慕白。他們端正有禮,總是溫和笑著,但舉手投足都藏著高深武功。

在電影的空間,注入生命的深度

他們外在壓抑,內心卻波濤洶湧。李慕白,嚴守禮教,深愛著結拜兄弟之妻,握了手,卻開不了口,最後還在竹林打鬥時,眼中閃過對玉嬌龍的曖昧之情。

李安口不出惡言,在國際間受了委屈不明說,每次拍完電影,卻總是帶著大隊人馬回到台灣參加金馬獎,無論如何,都要「愛台灣」,至今不入美國籍。

李安深情難藏,才能拍出《飲食男女》裡那碗冒著熱煙的湯,及父女間的牽掛;電影《斷背山》裡,一次又一次讓人心痛的分離;和《色戒》裡,王佳芝的愛與無奈,及易先生的絕對孤寂。

但大俠行走江湖時,怎能有兒女私情?怎能自亂陣腳?大俠要有姿態,要撐住。李安要撐住的,更多了,他要撐住整個劇組。

《臥虎藏龍》裡,俞秀蓮在窯洞中抱著一息猶存的李慕白哭,李安在鏡頭前看見飾演俞秀蓮的楊紫瓊哭,也跟著哭了,他明白楊紫瓊的委屈,不是戲裡人的委屈,而是自己多年來真實的苦;李安哭,是因為他拍片多年,終於拍到自己夢寐以求的畫面,那淚水,有李安的辛酸。

用大我的力量,支撐小我的脆弱

做大俠,李安可能愛哭了點,但他只表達了情緒的苦,卻從不說身體的病。大俠可以脆弱,但不可以生病,如果武俠片裡的大俠在喝白乾時,碎碎唸著頭痛腰痛,肯定嚇壞觀眾。李安行走江湖也不說病痛,哪怕他根本就虛弱得不得了,還是藏著。光是此行回台灣宣傳《色戒》,他幾天不睡覺,眼睛充血,臉色蒼白,都還一派溫文儒雅。

《臥虎藏龍》後製時期,李安的狀態已經完完全全進入電影裡,異常敏感,調光時,他眼尖地發現兩個鏡頭光不一致,技師一看錶,發現差別十六分之一點,但一般兩點以內都看不出差異。他最後只能躺著工作,打類固醇、吃抗壓藥,才稍稍減退神經質。睡覺時身體發電,四肢充血,睡醒之間會暫停呼吸,常常失眠坐在窗前看日出,眼淚不自主地流,根本無法控制心神。這些病苦,他甚少提及,只忙著浪跡天涯拍電影、做宣傳。

「用大我的力量,支撐小我的脆弱。」李安如此,李慕白也如此,一個靠的是對台灣電影的使命感,一個來自江湖地位,但李安比較幸運,他沒有李慕白那麼孤獨。

李安跟李慕白靠著不世出的武功傲視江湖,我們在一旁看得大呼過癮。當李慕白收斂衣角,舉手投足都是的大俠風範,他的武功,凡人窮一生也無法追上。

就像李安,他的電影讓我們哭,讓我們笑,讓我們低迴不已,台灣導演鈕承澤說,李安讓拍電影的人看見新的高度。對於李安,我們別無所求,只能仰望。但是,如果能再貪心一點點,真想拜託李安:「拍個喜劇片吧!」

李安 54歲 電影導演

1954年 出生

1991年 首部電影《推手》獲金馬獎等多項大獎

1993年 《喜宴》獲柏林影展最佳影片

1994年《飲食男女》獲亞太影展最佳影片等4項大獎。

1995年 《理性與感性》」獲金球獎最佳影片等20項大獎。

2000年《臥虎藏龍》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金球獎最佳導演等47項大獎。

2005年《斷背山》,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金球獎最佳影片

2007年《色戒》獲金馬獎最佳導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