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那一夜,我們去看戲

文 / 季欣麟    
1997-06-05
瀏覽數 11,450+
那一夜,我們去看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夜色低迷,在台北承德路統聯客運站隔壁巷的榻榻米劇場中,女主角用力拍擊地面的動作,警醒了許多正在打瞌睡的觀眾。小小昏暗的表演場裡,除了舞台區的獨角演員外,看不到其他人一絲情緒的激動。

這是河左岸劇團今年五月某齣新戲演出的情況。當天的觀眾只有二十幾個人,而且幾乎都是熟面孔,「還坐不滿外面一輛統聯客運。」前往觀劇的表演藝術雜誌編輯蔡依雲感嘆。

「劇場真的死了嗎?」

最近,台灣渥克劇團無力經營渥克咖啡館,將「棄館保團」;而曾在一九九一年創下連演一百場次紀錄的商業劇團「屏風表演班」據說也處於虧損狀態。於是生逢解嚴前後「小劇場運動」的世代,在十年之後就不免懷著同樣未解的疑問。

台灣從五0年代的文學、六0年代的繪畫到七0年代的舞蹈,全面歷經了西方現代主義的洗禮,藝術的形式與內容拉升至一個新的美學座標。解嚴的八0年代,文化圈蛻變的主角則是劇場。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