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詹怡宜:第一天上班的熱情

文 / 詹怡宜    攝影 / 李芸霈
2006-10-01
瀏覽數 950+
詹怡宜:第一天上班的熱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第一天上班的熱情

我一直沒有忘記當年第一天上班的心情,那時20多歲,從家裡走到站牌等公車的路上,心中湧現一股難以形容的快樂。

忘記什麼時候變「油條」的

「我真的成為一個記者了!」想像在未來的人生中,將藉著我的筆,寫出社會現象、政治局勢,對台灣有所貢獻……。想著想著,興奮感油然而生,走得輕飄飄,腦海中是自己未來的形象,非常開心。那是我第一份記者工作,在自立晚報上班,負責跑內政部新聞。

我也記得第一次寫的新聞稿是關於「平均地權條例修正草案」,誠惶誠恐一改再改,總覺得還不滿意,截稿時間已到勉強交出。三個小時後,晚報上出現「詹怡宜台北報導」的文字,長長的稿子被刪成兩小段。我屏氣讀完,深怕任何一個標點符號標得不對,會被大家恥笑,彷彿全台灣當天下午都在讀我的報導。

我倒忘記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油條」的。後來的記者生涯是在「怎麼跑出『獨家』」和「如何防止『被別人獨家』」的壓力下度過的。不過,每逢壓力大到冒出轉行念頭時,我總會記起第一天上班時得意的心境,不想辜負當時的興奮。

但哪個工作不會彈性疲乏?當初的理想抱負很容易被現實打敗。可能碰上理念不同的長官、斤斤計較的同事、毫無公平正義是非的公司體制……,這時,光靠「起初的熱情」似乎不足以支撐下去。

有一天晚上,我又照例裝滿一整天同事和自己的牢騷,疲憊地回到家,在客廳看到我哥哥詹啟聖正像個國小學生專注地拿著彩色筆在畫畫。他當時在大學當講師,兼差在我們公司的體育台當職籃球評,這是他很喜歡的工作。原來公司從美國請來一位專業體育導播,我哥答應幫忙翻譯順便接待。他喜歡和體育專業人士聊體育,對這個額外的工作興致勃勃,甚至充滿熱情地動手製作歡迎海報。

當下對比我的疲倦與抱怨,那晚我從哥哥身上學到單純的生活熱情。他不是在「工作」,是在享受完成一件事的樂趣。赫然發現,當初因為喜歡而投入新聞工作的熱情,怎麼會漸漸不見了?

堅持繼續開心做記者

這類的激勵經驗對我個人很受用,後來在我的職場生涯中也常常出現。總有人問我,怎麼能夠在TVBS同一家公司待十幾年?或者,這麼「資深」還做「一步一腳印發現新台灣」,背著採訪包、頂著大太陽,拿麥克風問東問西?我想,大概就是因為這類鼓舞,常常能重新喚起工作熱情吧。

不久前在報紙看到一張照片,又是一次心有所感的激勵。「真正資深」的媒體人張作錦,恭恭敬敬坐在一位老先生的旁邊記筆記,他正在採訪大陸紅樓夢專家周汝昌。以張作錦做過社長、總編輯的輩分,早就是只需動嘴巴下令的層級了,但他還在發問,也還做筆記。相信他仍然最喜歡記者身分,我也不禁暗自期許,希望自己也繼續這麼堅持。

而最近再一次的激勵,則是關於「太陽馬戲團」的故事。老實說,電視新聞工作已愈來愈像馬戲團,甚至說耍猴戲還更精準些。每天花招出盡,討好觀眾掙點收視率,儘管觀眾和電視台本身都逐漸厭膩這樣的演出,卻繼續在老把戲中惡性競爭。

所幸「太陽馬戲團」的創意成功給人新的啟發。同樣是馬戲團,他們做出創意驚喜與人文藝術;同樣是收門票的演出,他們設法讓觀眾產生難忘的共鳴與感動;它賦予馬戲團新的定義,成為奧運體操選手專業人士渴望實踐夢想的機會。原來問題不出在馬戲團本身,而是在於對工作的熱情與創意,足以提醒我們,可以設法發現新聞競爭中的藍海策略,重新找出熱情,點燃創意的火花。

書中主角在拜訪太陽馬戲團的過程中,重新探索個人的工作熱情與生活目標。我一邊讀著,也一路回顧檢討自己:「我正在做什麼?」「當初想做的是什麼?」「未來希望做到什麼?」

結論是,我也應該回歸上班第一天的熱情,繼續開心做記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