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孫正華:我和時尚,都不靠表相

文 / 楊紹華    攝影 / 李芸霈
2006-08-01
瀏覽數 650+
孫正華:我和時尚,都不靠表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時還在念國中吧!爸爸說要送我一台照相機,Canon、單眼的,很老舊的照相機。」孫正華回憶許久以前某個有陽光的下午,爸爸領著她到博物館的門口,教她如何透過相機鏡頭看世界。

構圖、景深、光圈、快門……「這是一堂很專業的攝影課,對我這個初學者來說,顯然深奧了些。」課程結束,孫正華小心翼翼地端起相機,拍出這輩子第一張自己掌鏡的照片,「洗出來,老爸一看,搖頭歎說『孺子不可教也』!」原來在這照片裡,建築物拍得完整,但爸爸,只剩一顆頭,突兀地「嵌」在照片末端。

「我喜歡攝影,希望能把事情看得清楚透徹。」

照片的確是有力量的。有故事的照片往往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命運,有感情的照片可以啟發世人的想法,而孫正華的第一張照片,說不上有故事有感情,但卻因此註定了她的志業,就在快門開合的百分之一秒,孫正華驚覺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找到自己的興趣了,我喜歡攝影,喜歡記錄自己看到的東西,或者應該說,我希望能把事情看得清楚透徹,並且忠實地記錄下來。」

老相機的快門,就這麼「停格」了孫正華的志趣,而隨著這幕停格的延伸發展,十幾年後,台灣的流行市場少了一位職業模特兒,或許,影視藝能界也少了一位光鮮明星,但是,卻讓我們有了這樣一個誠懇的時尚工業記錄者。熱切地,孫正華試圖透過自己的採訪、攝影、筆記、解讀,讓台灣能夠接觸到時尚精神的真正精髓。

「沒想過要貢獻什麼或者改變什麼,我只是感覺,如果台灣的產業要走文化創意導向或者品牌導向,那麼,或許應該更深層地看到國外時尚工業的潛在精神。」最近幾年,孫正華把採訪重心放在歐洲精品業者的「工作室」與「工廠」裡面,走進生產線上,親身感受一件精品從無到有的過程與氛圍。如同當年那個在百分之一秒間敲定的自我期許,她要把事情看得清楚透徹,並且記錄下來。

「可惜,人們似乎往往只看到時尚的表面。」

「只要看得深入一些,你會發現,時尚真的不只是外表的絢麗而已。」孫正華攤平雙手,開始描述西班牙LV協力廠裡的一張桌子,一位手工老師傅的工作桌:「老師傅身子比較矮,桌子的高度是經過特別調整的。桌面上有很多各種尺寸的凹槽,這麼一來,師傅慣用的各種小工具,都有了最順手的安身之處,不會零零落落地折騰他老人家。這時,我才驚訝地發現這家企業對員工的尊重,而且感覺到濃濃的人文、人本精神。」孫正華出神地看著自己的手,彷若再次遇見西班牙小工廠裡的那張木桌。

「可惜,人們似乎往往只看到表面。」她提出自己的觀察:「現在大家講品牌,參考歐美的成功模式,好像只是特別注重行銷策略而已。其實,品牌絕不會只是因為有個明星把它穿在身上就會成功,背後一絲不苟的嚴謹生產過程,以及品牌所奠基的文化精神,才是真正的成功關鍵,這些表相之內的深層,才是最寶貴的部分。」

「不只看外表而已!」總覺得,孫正華的這番話,好像也在說她自己。

從大學時代經常擔任業餘模特兒開始,孫正華的媒體曝光率一向沒有辜負她的亮麗外表,畢業之後,雖然進入網路公司上班,但仍然身兼流行時尚節目的主持工作,並且持續受到歡迎。如果說,孫正華就這麼進入所謂的演藝圈,憑藉出眾的外型成為名模或明星,沒人可以否認,這絕對會是一條理所當然也順其自然的路。偏偏,她不願走這條路。

「當演員、歌手……都不是我想做的事!」

「在這幾年,的確有人想找我拍電影,也有人來問過我,願不願意當偶像歌手出唱片,」孫正華難得泛起一絲詭譎的表情:「我真的沒有惡意,但是,聽到這些想法或提議,老實說,我的第一反應是覺得好笑。」孫正華無法想像自己成為一個演員或偶像歌手的模樣,於是,幾乎沒有經過任何內心的掙扎考慮,她一一婉拒了這些唾手可得的明星光環。

「其實,正華好像從沒想過自己是個明星或者藝人。」與孫正華合作兩年的公關助理Tim私下表示,孫正華是以「時尚工作者」自我定位,「當她的助理很輕鬆,因為她不會去上綜藝節目玩遊戲或表演特殊才藝,之所以站在媒體前面,通常只是為了傳達她對時尚工業的觀察與解讀。」

活躍於媒體卻又能置身俗趣之外,透過Tim的註解,彷彿可以看到孫正華正在上演一場非常自我的Fashion Show,雖然跟隨千篇一律的都會節拍,踩著律動精準的Catwalk,但卻能展現出別人無法取代的知性美。這種獨特的市場魅力,或許就是來自孫正華獨特的自我定位。

「相較於電影或唱片的邀約,媽媽的壓力更難應付呢!」談到自我定位,孫正華忍不住開起媽媽的玩笑。從小到大,孫媽媽對寶貝女兒的期待,不過就是希望她能到學校當個老師,要不,到銀行當個朝九晚五的職員也行,總之,穩定就好。

「就算到現在,媽媽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她的女兒就是不肯乖乖地在銀行上班呢?」孫正華聳聳雙肩說:「沒辦法,不管是當演員、當歌手,或是到學校當老師、到銀行上班,這些都不是我想做的事,而且,現在我正好也有自己想做的事。」

「想做」或者「不想做」,孫正華用簡單的二分法,釐清這些複雜的人生選擇題。心智清澈得像她一貫予人的形象,純粹、簡約而俐落。

「短期之內最要緊的事,就是開攝影展!」

那麼,想做什麼呢?「長期而言,我還是會努力把節目做好,試著傳達精品精神的價值,讓『生活美學』的概念更普及一些。」孫正華觀察,台灣過去所慣有的生活心態是「划算至上」,但卻忽略了精緻美感,「走進那種『吃到飽』的餐廳,你會看到爸爸鼓勵兒子用力『吃夠本』,但其實,這種餐廳更好的意義,是提供一個嘗試多樣化美食的機會。」多量化或者多樣化,前者只能滿足飽腹之慾,後者則是多了細細品嚐的美感。

「生活變美了,作品才會更美啊!」孫正華再次神遊歐洲,「看過一個工作室,位在三百年歷史的古蹟裡面,師傅坐的椅子、用的桌子,看起來應該也是古董,打開窗戶,面對著極美的博物館,於是,師傅可以望著美美的博物館,坐在典雅的古董桌上畫圖,設計出來的東西,怎能不美?」

「至於短期之內最要緊的事……」孫正華難掩興奮地說:「我要開攝影展囉!」時間就在8月初,孫正華將過去在時裝秀場所記錄拍攝的照片彙整,進行一次有系統的展出,「對我來說,這應該算是走入時尚工作領域以來,最重要的一個里程碑。」再次證明,孫正華評價自己的準則並非取決於曝光率或知名度,所記錄的東西能不能被看到、被接受,才是她最重視的。

攝影展的主題名稱是「模糊瓦解」,原來,在這次的展出照片裡,模特兒的畫面都有一些模糊。「模糊的原因,絕對不是我的攝影技術『不可教也』!」孫正華解釋,自己特別喜歡模特兒走在舞台上的動態感覺,「衣衫裙擺飄動起來,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韻律,有直線有曲線,這些因為移動所產生或延伸出來的種種線條,交會起來更具美感,從中,更能看出設計者對細微處的精心拿捏。」很專業的一番解釋。

專業之中似乎帶著一些啟發意義。或許,透過表相的模糊化,才能更清楚地發現真實內在。孫正華的照片如此,孫正華的自我定位亦是如此,模糊了明星光環的絢麗表相誘惑,她很清楚自己心之所往的方向。

名模風正熾,台灣不缺名模明星,但似乎只有一個孫正華,優雅而穩健地,就這麼走在自己鋪設的伸展台上。

孫正華

1975年生

主持「流行追蹤」、「Fashion News」、「流行前線」等節目

著有《時尚地圖──孫正華的流行影像筆記》、《目擊流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