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邊走邊愛的30一代

文 / 張良    
2006-06-01
瀏覽數 350+
邊走邊愛的30一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朋友蔡苗,外號罌粟,是一個著名的部落格寫手(部落格名為「畫皮屋」),有大群的粉絲,上月底又出發了。這次是和男朋友呆呆一起,男友騎單車,體力不夠的她就沿途坐班車,從上海到成都,沿著長江,一路行走,大約需要25天時間。

愈來愈率性而為

雖然他們總有些驚人之舉,但還是讓大家疑慮:為什麼要去走?

在部落格上,蔡苗給出了兩個答案:一是「想認真地去看一看長江真實的模樣」;第二個原因就複雜一些了,她說得也模模糊糊:「不知是厭了,還是倦了。兩個人相對,突然有說不出的疲憊。突然,發現彼此陌生,溝通斷隔。言語含糊,聽不到真實的心跳。正如當愛情來時,我們找不到理由。當問題來時,我們也找不到原因。就這麼隔著一堵透明的牆,彼此猜疑,揣測。」

這當然不是她和呆呆的感情出了什麼問題,而是一種長期在圍城裡,心靈困頓,欲在圍城之外尋求突破的感覺。旅行,也許就是最好的放鬆和修補方式。

事實上,蔡苗和呆呆的認識也是因為旅行,這種共同的愛好讓他們走到了一起。為了盡情地旅行,他們選擇同居而不是結婚,也不想要孩子。為這次的長江之旅,呆呆還辭掉了工作。蔡苗的職業是報社攝影記者,以前在金融泡沫最厲害的海南做過銀行業務。關於這個大跨度的職業轉換,她交代的也十分簡單,就是不想做原來的東西了。而到上海,也被她看著是放逐自我、流浪生涯的一部分。呆呆則是從英國回來,流浪的地方更多。在上海的30一代,這樣率性而為的人正越來越多。

春節後,蔡苗曾送我一本她自己剛出的書《邊走邊愛》,裡面收錄了她採訪的十三個故事,也是十三段發生在旅途上的愛。在書中出場的十四個男女,都是年齡在30歲左右的上海「驢友」(旅遊愛好者),職業五花八門,包括廣告公司客戶總監、營銷經理、財務、投資銀行經理、媒體記者、人力資源經理、保安部職員、服裝設計師等。共同的一點是,他們都在旅途中找到過愛情。

在後來的一次飯局中,蔡苗告訴我,她採訪到的故事其實更多,這些故事最後甚至都讓她吃驚,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在旅途中遭遇愛情。

城裡透不過氣的愛情

五年前我還在廣州時,就曾在網上應邀加入幾個上海「驢友」發起的雲南、四川行。她們基本都是跨國公司的中級職員,經常出去旅行的原因也是想「透透氣」。在上海這樣快節奏、高壓力的城市裡待久了,會讓人不時地渴望自由。

在前些年的大陸各景點,人們遇到最多的是廣東人。而現在,在大香格里拉圈的麗江,上海人的比例已經不低於廣東人的比例了。向國際大都市邁進的上海,對人越吸引,也讓人越逃離。

在平淡的日常生活裡我們渴望豐富和變化,不過,旅途其實是一個最為單純的環境。它讓我們逃離了枯燥,但在那個環境裡收獲的東西其實是很難在現實裡生存的。

《邊走邊愛》裡收錄的愛情故事,其結局大多並不完美。在旅行中,愛情往往是被一個很不經意的感覺所觸發,一個眼神,一次拉手,甚至只是在草地上看著一個人專注地開車,或者逗當地牧民的小狗玩這些簡單的事,都可能突然激發出在城市裡無法感覺到的溫情。但是,在單純的環境裡培育出來的簡單的愛,一旦回到複雜的現實,往往就開始變味走樣。

就像裡面的一章所講述的,當最初的美好和真正的生活發生關係時,被想像所包裹著的各種缺陷就會顯露無疑。這個故事的主人翁、任職外企市場部的蘇菲,在把路上的愛人帶回上海後,發現從生活方式到節奏,雙方都很難融合。結局只能是分手。

在愛情上,上海的30一代承受著比其他地方的青年更多的壓力。上海男人?這已經成了一個爭議頗多的符號。上海女人?有人說,在上海的高檔寫字樓裡,有無數超過30歲的菁英「剩女」,比例之高,全國罕見。這是上海帶給人的壓力嗎?還是上海的30一代的特質?這些,也許要等待旅行回來的蔡苗去更深地挖掘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