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一個人旅行,會寂寞嗎?

文 / 吳柏學    
2016-03-03
瀏覽數 17,650+
一個人旅行,會寂寞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人旅行,會寂寞嗎?」久代浦爾鐘塔旁的Samosa小店,K突然問我。

「當然會啊,再怎麼美麗的風景,當下沒人分享,真的很寂寞。」我回答。

「我也這麼覺得。」

K是日本人,興趣是攝影,曾在日本的科技大廠當業務,兼職婚攝。兼顧溫飽與興趣的生活一連過了幾年,他覺得太一成不變、太無趣、太令人窒息,所以他離開,到一個能讓他感覺活著的地方去。

在菲律賓上半年的語言學校,並在東南亞旅行幾個國家,K決定要邊旅行邊加強英文,未來去哪個國家工作都好,就是不回日本了。

但這都是後來才知道的事。我是在梅堡遇見K的,我們差不多時間買票進去,對著同一件展品、同一扇花窗、同一個角落拍照,在同一個露臺等日落,被同一位趕著關門的管理員趕走、被同一群校外參訪的學生圍著要合照,最後在停車場一起等夜景。這時我們才問起對方的國籍,走過漆黑石板小徑,下山吃晚餐。

「交通、簽證、迷路受騙那些都還好解決,一個人旅行最大的難處、就是如何面對和整理自己的情緒。」我想起里約熱內盧糖罐山的夜晚,四周都是情侶、家人、朋友,只有我獨自對著腳下燦爛的燈火寫日記,夜景美麗無比,也萬分寂寞。

我和K都一樣,長途旅行很難找一個固定的旅伴,遇上同路人也難得連續走上幾天,而且自由自在、不須和任何人妥協的獨旅生活似乎更符合我們的個性。於是我們獨自走進千百個令人屏息的風景,拍照,幾小時後PO上臉書,隔天醒來看多少人按讚,回覆留言。一面享受孤獨,一面索求人際的溫暖,非常矛盾。

在茶攤捧著Masala tea暖手,我們約好明天下午一起逛。

隔天早上我們各自去拍照,我在梅堡旁發現一條沿著城牆向東走的小徑,可以看到一覽無遺的藍城。午飯時我們交換看照片,K看著照片裡向天際線延伸的藍色房屋,說他也要去那條小徑。

沿城牆踩過斷枝與泥土路,靛藍色的房屋又在腳下展開。上午瀰漫的薄霧散去,遠處的巴旺皇宮(Umaid Bhawan Palace)清晰屹立在陽光下。小徑盡頭是一上一下的兩座階梯,上午我往下走回到舊城,這次我們往上,來到城牆盡頭的印度教小廟。

小廟無人看管,我們繞到廟的後方,圍牆有個缺口,可以往外爬上城堡的基岩。看著赭紅基岩與地面大約五層樓的落差,我們對望一眼,先後翻過牆。

突然想起在在阿根廷胡胡伊省的旅行,我和旅伴Ryan有種為拍照一切在所不惜的默契。在Purmamarca,我們無視「禁止攀爬」的告示,偷偷爬上七彩山,只為取一個更好的全景。南美的一切是段美好又逐漸模糊的記憶,像是一百年前發生的事。

從這個高度望出去,尖銳的喇叭、街道的垃圾、乞討的人們,嘈雜卻生動的久代浦爾被留在腳下,眼前的久代浦爾靜謐而美麗,被剛偏西的日頭曬得暖暖的。三百六十度毫無遮擋的全景,紅棕色的梅堡、藍色的舊城、灰白與藍色相間的新城在陽光下格外鮮豔。

我們看著腳下進行中的日常生活,陽台上曬紗麗的婦女,巷弄中奔跑的孩子,小販使勁推著裝滿綠辣椒與番茄的蔬果車,一對夫妻在屋頂陽台逗小孩玩,一輛疾駛的摩托車差點撞上路人,停在廟宇屋頂的數百隻鴿子突然同時飛起。

「這時如果能來杯冰啤酒就更好啦!」K笑道。我們閒聊,偶爾與下方突然發現我們,大叫向我們打招呼的孩子揮手,然後一致同意,這是我們旅途中最棒的時刻之一。

兩小時後,被陽光曬得又暖又昏沉的我們慢慢走下城,往另一頭的巴旺皇宮去。迷路一陣後發現它已是一處結合博物館與五星級飯店的景點,往外望沒什麼好景,於是又在夕陽裡慢慢走下山,回到城中心的鐘塔。

正如每次和旅伴們的道別,我們擁抱、拍肩,在路口揮手,走向各自的hostel。幾小時後,我搭火車往西邊齋沙默爾去,他朝東前往德里。

那個下午我只拍了不到十張照片,卻清晰記得每個細節。能與人分享的風景加倍美麗,拍照與否,一點也不重要。

本文摘錄自《出發!到世界討生活:人生逗號,一個女生的環球361天》

出發《出發!到世界討生活:人生逗號,一個女生的環球361天》

曹馥年/山岳文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