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問自己:你最想告訴世界的訊息是什麼?

文 / 吳柏學    
2016-06-23
瀏覽數 10,950+
問自己:你最想告訴世界的訊息是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5年3月,科學家蘇菲•史考特(Sophie Scott)步上TED演講臺,開講不到兩分鐘,全場聽眾已經笑到難以自已。蘇菲是研究笑聲的世界知名神經學家,她在演講中播放幾段人類笑聲的音訊,以展示人類的笑聲有時是多麼奇怪,「更像是動物的叫聲,而不像說話」,她這麼形容。

她的17分鐘演講非常有趣,演講結束時,大家心情非常愉悅。但是,除此之外,她的演講還產生了別的影響:從此以後,我們對於「笑」的看法完全改觀。蘇菲提出的有關「笑」的核心思想是,笑的進化目的是要化解社交的緊張氣氛,把緊張轉化為愉快。聽完蘇菲的演講,這個核心思想已經進入我們的腦袋,現在,每當我看到一群人在笑時,我看待此現象的方式不同於以往了。我感受到他們的快樂,想要加入他們;我也看出社會性連結,這是一種奇怪而古老的生物現象,使「笑」的行為與作用更顯奇妙。

蘇菲帶給我一份贈禮,不僅僅是聆聽她的演講的愉悅,她也贈予我一個思想,從此改變我,並成為我的一部分。

我想以蘇菲的贈禮作為可套用於任何演講的一個比喻,以彰顯一個重要概念:身為演講人,你的首要使命是把你認為很重要的某個東西灌輸到你的聽眾的腦袋裡。我們稱這東西為思想(idea),它是聽眾可以抓住、帶走、珍視、被其改變的一種心智產物。

這正是我此生做過最擔心害怕的一場演講最終得以產生成效的主要原因。如同上一章所述,我有15分鐘的時間去說服TED聽眾加入轉由我領導之下的TED新旅程,那場演講,我做錯了許多事,但在一個關鍵至要的層面成功了:它在聽眾腦海裡植入了一個思想。這個思想是:TED真正特別之處並非只是交棒給我的那位創辦人,TED的獨特性在於它提供一個場合,讓來自各領域的人能夠匯集在一起,了解彼此。這種相互交流對世界非常重要,因此,TED研討會以非營利性質運作,為公益而舉辦,它的前途攸關我們所有人。

這個思想改變了聽眾對TED傳承的想法,創辦人的離開變得不再那麼要緊了,現在,真正重要的是,這種特別的知識交流方式應該續存。

以思想為起始點

TED的中心理論是,凡是有思想值得與他人分享者,都能做出一場有影響力的演講。對於演講,唯一真正重要的東西不是信心、臺風,或演講的流暢性,而是有值得一講的東西。

我在此使用的思想(idea)這個字是相當廣義性質,它未必是一項科學突破、一個出色發明、或一種複雜的法律理論;可能只是一個簡單的訣竅,或是用一則動人的故事來說明一個人類洞察,或一個有含義的美麗圖像,或是你希望將來能發生的一種活動,或只是提醒世人,人生中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思想泛指能夠改變人們看待世界方式的東西,若你能在人們腦袋裡植入一個令人信服的思想,你就做了了不起的事,你帶給他們一個難以估量價值的贈禮;深確地說,一小部分的你已經變成他們的一部分。

你有值得與更廣大聽眾分享的思想嗎?世人非常拙於判斷這個問題的回答。很多講者(通常是男性)似乎很喜愛自己的聲音,興致盎然地長篇大論幾小時,卻沒能分享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但也有很多人(往往是女性)非常低估他們的工作、學習,及洞察的價值。

若你只是因為你喜愛在講臺上賣弄,戴上TED演講人的光環,用你的魅力來吸引聽眾,請你先對演講內容下工夫,做出值得與他人分享的演講內容,徒有臺風而無內容的演講再糟糕不過了。

不過,較有可能的情形是,你有非常值得分享的東西,但你不自知。你不必像理查男孩那樣發明了「防獅燈」,你有你的獨特人生經歷,這些經歷中絕對有一些值得分享的洞察,你只需要去思索與找出它們。

這讓你感受壓力,不知所措嗎?也許你有一項要你上臺做報告的課程作業;或是你必須在一場小型會議中報告你的研究成果;或是你有機會對當地扶輪社做一場演講,向他們說明你的組織,試圖爭取他們的支持。你可能覺得你沒做過什麼值得一談的事,沒發明過什麼東西,不是特別有創意,也不認為自己非常有智慧,對未來沒有任何特別聰慧的觀點,甚至不確定自己有什麼特別熱中之事。

嗯,我承認,這是個困難的起始點,要讓聽眾的時間花得值得,演講必須有具深度的內容為基礎。理論上,有可能你現在應該繼續你的旅程,尋找引起你注意、使你想進一步探索的東西,過個幾年,等做了這些之後,才來閱讀本書。

不過,在下此結論之前,你應該先再次檢視你的自我評量是否正確,搞不好,你只是缺乏自信。有個值得注意的矛盾點:你向來只從自己的角度與觀點來看你,他人也許看到了你的非凡點,但你本身完全看不到。為了發現這些非凡點,你可能需要和那些最了解你的人坦誠相談,他們對你的某些部分,了解得比你本身還要深透。

不論如何,你擁有一項世間無人擁有的東西:你自己人生的親身經歷。昨天,你看到一些人事物,感受一些情緒,這些經歷是獨一無二的,舉世70多億人當中,你是唯一百分之百擁有這些經歷的人。所以,你能從這獨有的經歷中汲取什麼嗎?許多最精采的演講只是根據一個個人親身經歷的故事,以及從這個故事中汲取的一則簡單啟示。你是否觀察到什麼令你感到驚奇的東西?或許,你觀看一群小孩在公園裡玩耍,或是和一個遊民交談後,獲得了什麼洞察或感想。你是否看到了什麼令你覺得他人可能會感興趣的事物或現象?若沒有,你能否想像接下來幾星期在生活與工作中睜大你的眼睛,去覺察你的獨特人生旅程中也許有一些可能令他人感興趣或受益的觀察或洞見?

人們喜愛聽故事,每一個人都可以學習如何述說一個好故事。縱使你從這個故事中汲取的啟示是人們耳熟能詳的,那也沒關係,我們都是人類,都需要再一次的提醒!宗教每星期的布道說教以不同的包裝一再告訴我們相同的東西,這不是沒有原因的,一個重要的思想,用一個新故事再包裝後,以適當方式講述,就能形成一場精采的演講。

回顧你過去3、4年的工作,有什麼很凸顯的東西?上一件令人感到很振奮或很憤怒的事情是什麼?你做過的事情當中,最令你引以為傲的2、3件是什麼?上一次,你和某人交談時,對方說:「這真有趣」,那是什麼事呢?若你能揮舞一支魔杖,你最想散播給他人的思想是什麼?

別再拖延

你可以把演講當成激勵自己更深入探索某個主題的機會。我們全都或多或少地有拖延或懶惰的毛病,我們有很多想做的事,但網際網路上有太多令人分心的東西,演講的機會或許能促使你專注投入於一項重要研究計畫。任何人,只要有電腦或智慧型手機,就能取得近乎整個世界的資訊,你只需要去挖掘,看看能發現什麼。

事實上,你在做研究時詢問的那些疑問,就能為你的演講提供藍本。最要緊的問題是什麼?它們彼此如何關聯?如何能夠淺顯易懂地解釋它們?有什麼人們至今仍無解答的謎?有什麼重要爭議?你可以用自己的探索之旅來為你的演講提供重要揭示。

因此,若你認為你可能有值得一談的主題,但不確定你是否已經對這主題知道得夠多,何不把演講當成一個激勵你去深入發掘的機會?每當你覺得自己分心時,只需想起站在講臺上、有成百上千雙眼睛盯著你的情景,你就會在接下來一小時更專注於你的研究探索工作。

2015年,我們在TED總部做出一項嘗試,讓每位團隊成員每隔一週有一天的自由時間可用於研究工作,我們稱之為「週三學習日」。這麼做的背後動因是,既然這個組織致力於宣揚終身學習,我們本身應該實踐我們倡導的理念,鼓勵所有團隊成員花時間學習他們熱中之事。

但是,要如何防止這一天淪為坐在電視機前的偷懶日呢?這措施有個尾刺:每一個人必須在一年當中的某一天向其他組織成員做一場TED演講,講述他們學到了什麼。這麼一來,我們全都可以受益於彼此的知識,但同等重要的是,這也提供了一個重要激勵,促使他們好好利用週三學習日,確實學習。

不過,就算沒有「週三學習日」,也可以有這樣的激勵,凡是向你敬重的一群人演講的機會都可以提供激勵作用,促使你去做研究探索。換言之,你不需要現在就有充分完整的知識,把演講機會當成促使你去探索的動因。

要是經過這一切,你仍然很掙扎,也許你想的沒錯,你或許該婉拒這個演講機會,這或許對你本身及聽眾都有益。不過,更可能的是,你的探索將使你找到只有你能和他人分享的東西,你期望見到在這世上多一點曝光度的東西。

TED《TED TALKS 說話的力量》

克里斯.安德森/大塊文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