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告別單戀:如何向「不會有開始」的感情說再見?

文 / 30雜誌    攝影 / PEXELS
2017-07-06
瀏覽數 62,800+
告別單戀:如何向「不會有開始」的感情說再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要如何結束一段不會有開始的單戀?」有次講座曾有人傳紙條問我,我想問這個問題的人雖然表面上是問「如何結束」,但實際上可能內心有很多掙扎,既不甘結束,又不想繼續在沒有未來的關係中痛苦,所以卡在中間,進退維谷。

對單戀的人來說,最辛苦的並不是付出本身,而是不知道自己的付出是否有回應的一天。一方面跟自己說,「只要對方開心就好了,我做到死也甘願」,另一方面看到他與別人親近的時候,心裡還是會酸酸的,想著自己所做的這些究竟值不值得?向前多踏一步可能功虧一簣,轉身放棄卻又不甘心(卓紋君、林芸欣,2003)。明明知道對方愛的不是自己,要如何結束心中那種很愛很在乎的感覺?

我的想法是:不要試圖結束你對他的喜歡。

聽起來很弔詭,不過根據焦點解決治療的思考脈絡(Berg、Steiner,2004;Pichot、Dolan,2007)──如果你一直做同一件事情(想忘掉他、不要再喜歡他)都沒有獲得你想要的結果,不如嘗試和過去不一樣、或是相反的事情。

愈不想想,愈是會一直想

人的心是非常奇怪的,越不想記得的事情越容易想起,越想記住的東西卻老是忘記(D. M. Wegner、Schneider,2003;Daniel M Wegner、Schneider、Carter與White,1987);當你越是想要「在心中結束對他的喜歡」,你會發現越困難。根據白熊理論,這種弔詭的原理很簡單,因為你告訴自己「不要在意他」的時候,心理的運作,其實會經過下面2個步驟:

1.先提取「有關他」的事情,包括回憶、你們一起經歷的那些美好時刻、他對你說過的話等等。

2.再抑制前面的那些想法。

發現了嗎?你每叫自己「不要在意」一次,大腦就會讓你「去在意」一次,也難怪你一方面希望自己可以結束這段沒有開始的單戀,一方面卻又愈難忘記對方。「要自己忘記」就像鬥塔遊戲裡面的對手,在你要放大(絕招)的時候斷你招,陪了CD時間,又讓你得重新開始推進。

告別單戀的方法:旅行

那麼,該怎麼辦呢?除了心態上「先接受自己可以繼續喜歡他」之外,還有一個我常常建議的方式:夏天快到了,去旅行吧!

「旅行」是三個效果一次滿足的方法:療傷、自我探索、找到新對象。

1.療傷:

其實,告白被拒絕(或是得知自己這是一段不會有開始的單戀)也是一種失戀,你心裡面渴望可以在一起的對象變得不可能了,很多「失落的症狀」(Wright,2003)也會一併出現。在我們(2016)的研究中,我們發現旅行是一個療癒的好方法,使用「旅行」技能的人,失戀後失落的分數也較沒有使用的人低。

2.自我探索:

我會建議你帶一本筆記本(可以是真的紙筆,或是你的筆電、手機記事本),一邊做(假文青)一般的行旅書寫,拍拍照打打卡或在IG上面記錄自己的心情,你也可以在搭車搭船搭飛機的時候,回首這段關係的歷史(像是做以前國中時的朝代表一樣)(James、Friedman,2011),包括怎麼認識、怎麼喜歡上、互動的過程、告白後的結果等。然後,往後面靠椅背,用「賞析劇本」的客觀角度,來看看自己這段關係的歷史,或許能發現一些你未曾想過的自我。

3.找到新對象:

「不確定為什麼要去,正是出發的理由」村上春樹(2017)說,人生、感情和旅行都有一個共通點,愈是想要追求的愈是會跑走,但有時候不期而遇反而會有奇遇,而一段新的關係(不論是朋友、戀人、甚至是和民宿老闆娘XD)可能是讓你更認識自己、用不同觀點來看待前一段感情的「濾鏡」。研究顯示,失戀後找到新的情感依附對象的人,比起仍然單身的人在各項心理適應上更好,也比較不會和前任糾纏(Brumbaugh、Fraley,2014;Spielmann、MacDonald與Wilson,2009)。

出走,其實是為了回來。

回到你一個人的自在,回到那些你不用因為對方的回應與否就戰戰兢兢的時代。告別單戀的祕訣並不是不再去愛,而是走向另一種單身的豐富多彩,不再因為他在或不在,感到孤單。

延伸閱讀

Berg, I. K.、Steiner, T.(2004)。何謂焦點解決短期諮商(黃漢耀譯)。載於兒童與青少年焦點解決短期心理諮商。(頁 29-42)。台灣:張老師文化。

Brumbaugh, C. C.、Fraley, R. C.(2014)。Too fast, too soon?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into rebound relationships。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doi: 10.1177/0265407514525086。

James, J. W.、Friedman, R.(2011)。The Grief Recovery Handbook: The Action Program for Moving Beyond Death, Divorce, and other Losses including Health, Career, andFaith(一個人的療癒:真正的放下,是你不介意再度提起)(林錦慧譯)。台北:大是文化。

Pichot, T.、Dolan, Y. M.(2007)。焦點解決的基礎。載於焦點解決短期治療:社區機構的有效應用。(頁9-29)。台灣:心理出版。

Spielmann, S. S.、MacDonald, G.、Wilson, A. E. (2009)。On the Rebound: Focusing on Someone New Helps Anxiously Attached Individuals Let Go of Ex-Partners。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35(10),頁1382-1394。doi: 10.1177/0146167209341580。

Wegner, D. M.、Schneider, D. J.(2003)。The white bear story。Psychological Inquiry,14(3-4),頁326-329。

Wegner, D. M.、Schneider, D. J.、Carter, S. R.、White, T. L. (1987)。 Paradoxical effects of thought suppression。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53(1),頁5。

Wright, H. N.(2003)。戀人還是朋友:分手療傷手冊(田鎔瑄、謝慧雯譯)。台北:宇宙光。

村上春樹(2017)。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賴明珠譯)。台北:時報出版。

卓紋君、林芸欣(2003)。單戀者單戀歷程的分析研究。中華輔導學報,13,頁45-88。

海苔熊(2016)。分手心理學CH5:離開以後,你該何去何從,取自http://ppt.cc/I8aUp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