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除了取得新知識 還要學會團隊合作解題

研究所大哉問 4 〉讀研究所最重要的所學是什麼?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賴永祥
2018-09-20
瀏覽數 9,150+
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除了取得新知識 還要學會團隊合作解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台灣教育學院輔導系學士、高雄師範學院教育研究所碩士、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博士,歷任中山大學教育所所長、社科院院長、教務長、副校長與校長,還擔任過高雄市教育局局長,幾十年來都浸淫在教育領域。他說,「典範移轉,研究所最重要的所學不是知識取得,而是團隊合作的解題能力。」以下是精采分享:

過去如果你想鑽研一門學問,從大學、研究所,到博士班,是很理所當然的一直線,但為什麼要念?念了要得到什麼?很多時候並不那麼清楚。

就像如果你問我,為什麼讀教育,我必須坦白從寬,我是窮苦人家的小孩,能當老師、有穩定鐵飯碗,就很心滿意足;念完大學,覺得好像還可以繼續念研究所和博士班,就一路念下去。在那個「唯有讀書高」的年代,根本不用去多想為什麼要讀,畢竟整個社會都告訴你,該這麼做!

但隨著科技發展,產業結構發生改變,知識來源也在改變。最明顯的就是人人手上一機、網路無遠弗屆,知識的取得愈來愈即時與方便,這也讓學習不再只局限在教室裡面,而是超越圍牆和國界。

當知識的來源不必然來自學校教育,這也意味著,上一世代習慣的知識產生模式,也就不能套用在年輕世代身上。傳統的典範,正在移轉。

從單一專業 進化為跨界知識生態系

大學系所多半都是單一領域,但放眼現在最夯的新興產業,不管是人工智慧(AI)、虛擬實境(AR∕VR)、大數據、工業4.0等,全都是整合不同領域的知識。

就像虛擬實境,不可能只有技術,它一定要有內容;要成為虛擬實境的人才,在資訊專業外,你還得懂美學、人文、歷史等,成為會說故事的人。

未來的產業,都將是像這樣的系統整合,而系統要能夠整合,依賴的就是團隊合作,在研發過程中,透過人與人、人與環境的各種互動,不斷快速調整,進而建立起跨領域的整個生態系統。

對於台灣下個世代的高教人才培育,我不斷思考的,就是怎麼給予他們一個生態系統的概念。

現在全球最熱門的人工智慧、物聯網等產業,本質上都是非常顧客導向,企業透過大數據分析,理解大眾的消費行為,進而精準捕捉到顧客端的需求。大學也是一樣,老師怎麼去理解學生的學習行為,分析他們真正的心情與需求,建立出「生態體系型的多元整合教育」,也就是未來高教最重要的學習模式。

老師變「導師」 將內隱知識轉為外顯行為

回到「研究所最重要的所學是什麼?」我的答案是:「團隊合作的問題解決能力。」

很多人都說,老師的工作就是「傳道、授業、解惑」。過去大學教授偏重在「傳道」,大部分都在做知識的傳遞,卻很少在幫學生鍛鍊思考,我們也認為研究所學生應該已懂得基本的做人處事之道。

當未來產業重點已是跨領域整合的生態體系,也就意味著一位研究生做題目時,不可能再局限於本門科目,也很難靠單打獨鬥就完成研究,一定需要與他人合作,才能創造出真正有價值的內容。

教授的角色也需進化到「導師」(mentor),除了傳統的知識分享外,更重要的是帶領學生學會各種解決問題的軟實力,例如複雜問題的拆解、擬定解答的設定、批判性思考、創意思惟、與人協調溝通合作等。

這些解決問題過程中的know-how,也就是台語中的「眉角」,都難以直接從課本上學到,因為它是裝在個人腦袋瓜中,很難三言兩語說清楚。

但透過老師一對一的引導與解說,或再加上有經驗的學長姐,分享過去的解題經驗,就更有機會把「內隱知識」轉換為「外顯行為」,研究生也能學會分析解題、擬訂計畫、溝通協調、找尋題目,創造「生態體系化的學習」。

上個世紀談到成功者,常常都強調「個人成就」,但在21世紀,我覺得更重要的,將會是如何組成一個團隊、合作解決問題。當知識來源是多重管道,怎麼透過反覆重塑問題與解答,架構整合不同領域專業的新知識生態系統,也將是研究所最重要的學習。

>>【2019研究所指南】為您解惑!

2018年09月

2019研究所指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高等教育職場生涯人物專訪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