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道德與勝負哪個重要?

從幾件體育場上的事想到國際競爭
文 / 張作錦    
2018-07-31
瀏覽數 5,000+
道德與勝負哪個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美國對中國大陸發動貿易戰。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各國都謹慎應對。大陸曾聯繫歐盟各國希望能聯手抗美。歐盟雖也與美國打貿易戰,但卻不願公開為大陸聲援,因為美國對大陸「開戰」的理由之一,是大陸竊取美國的智慧財產,這一點歐盟各國也「感同身受」,覺得在道德上不能同情中國也。

國際貿易是國與國間的競爭,既參加比賽,就要遵守規則。規則是運動團隊和運動員至高無上的精神標竿。失去它,就不知為何而戰,叫人看輕。

世界盃足球賽吸引全球關注,足球場上就有兩件事,正可印證「道德」高於「勝敗」。

2003年,伊朗和丹麥的一場足球比賽中,伊朗球員誤將球場外的「野哨」,當做裁判的哨聲,以為比賽暫停,就用手去拿球,這是比賽規則所不允許的,乃被裁判吹判罰12碼。對丹麥隊來說,這是天賜機緣,罰進一球,即可立於不敗或必勝之地。但出人意料的,丹麥球員卻故意將球踢偏,不占這種「便宜」,以體現體育場上公平競賽的原則。丹麥的作法,得到全場觀眾的歡呼,並起立向他們致敬。丹麥最後沒有進入決賽,但他們的風度,讓大家記得,並且可能永遠寫在運動史上。

今年世足賽,有另一教人難忘的事,是日本隊。日本敗於比利時,即被淘汰出局,不能再參加比賽。球員離去前,把休息室打掃得乾乾淨淨,安排得有條有理,且用俄文留一張「謝謝」的卡片,向清潔人員致意。國際足總執行長Priscilla Janssens在推特上盛讚日本隊是所有球隊的典範。

筆者出生的那一年,日本發動「盧溝橋事變」開始武力侵略中國,我的大半生都受這場侵略戰爭的影響,我沒有辦法對日本有好感。1970年萬國博覽會在大阪舉行,報館派我去採訪,這是我第一次去日本。戰後的日本,復原迅速,已有很多進步的成績,但是最叫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的整潔習慣。中國人傳統的修養綱目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整潔,恐怕是人的修身第一步。一個兩手汙黑、隨地吐痰的人,恐怕很難成為健全的國民,則治國、平天下那是奢談了。

從何智麗事件得到省思、邁向進步

因為談到世足,談到日本,不由得就想起另一件體育場上的事。1964年出生於上海的何智麗,是桌球國手,1984年得到亞洲桌球錦標賽女子單打冠軍,1985年獲得第38屆世界桌球錦標賽女子團體冠軍。1987年在第39屆世界桌球錦標賽中,大陸教練為增加中國隊金牌總數,要求何智麗「禮讓」另一中國隊選手,何智麗沒有同意,得了冠軍。但是第二年的漢城奧運會何智麗被取消參加資格。她即退出國家隊,嫁一日本人,歸化日本籍,更名小山智麗,於1994年亞運會代表日本,擊敗中國冠軍選手鄧亞萍。中國大陸這些年在世界級運動比賽中,都有出類拔萃的成績,相信體育精神也必然相對提高。過去的錯誤,只要能警惕改正,也只是白璧之瑕耳。

本文出自 2018 / 08 月號

我該不該去大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全球焦點國際財經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