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重南書街促進會理事長沈榮裕

金石堂城中店熄燈,他執意堅守「城市最美風景」

文 / 蕭歆諺   攝影 / 賴永祥   2018-06-25
金石堂城中店熄燈,他執意堅守「城市最美風景」


坐落在重慶南路一角的金石堂城中店24日正式熄燈,特地舉辦36小時不打烊的惜別活動,吸引不少愛書人共襄盛舉。

一頭白髮,今年63歲的天龍圖書店長沈榮裕也身在其中。但他並沒有隨著好伙伴金石堂熄燈一同退休,開書店的夢想,還在堅持。以下是精彩訪談:

「我現在是老闆兼工友,」沈榮裕邊說邊用電動起子把書櫃螺絲釘鑽起,空曠的二樓頓時嘎嘎作響,他的音量也不自覺提高。置身其中,竟有恍若戰場的錯覺。

圖/天龍圖書老闆沈榮裕做起事來動作快。

他動作快、語速快,不快點好像就會被無形的追兵趕上。記者收拾筆記本的空檔,沈榮裕乾了半杯拿鐵,衝到旁邊的書櫃拆卸螺絲釘。

跟什麼戰鬥?跟整個時代趨勢和出版業寒冬戰鬥。隆冬不是將至,而是常態。大雪紛飛,蓋住新書和書店人火熱的心。

沒辦法捲起千堆雪,沈榮裕在重慶南路上續守兩間書店、點兩盞燈。

圖/重南書街曾經輝煌,但許多書店已一一收攤,轉型成商旅。

燭光曖曖,多少映出了書街曾經輝煌的身影。儘管榮景難以喚回,沈榮裕深信書店仍是城市最美的風景。

只要繼續戰鬥,總能留下點什麼、延續點什麼。

沈榮裕是天龍圖書的負責人。今年4月收掉一間書店後,他手上還有三間書店,兩家在重慶南路上,一家在台中。

台中的書店原先坐落在台灣大道上,對面就是新光三越和大遠百,本來看好位於鬧區能吸引人潮,可惜和預期有所落差;加上租金上漲不堪負荷,後來決定到第二市場附近重新展店。

堅守城市之光 賠錢也要做實體店

新店即將開幕,用大量書籍堆砌成牆壁和地板,還堆了個大拱門,成了沈榮裕眼中的夢幻圖書城堡。三層樓的店面一個月租金4.3萬元,讓沈榮裕直呼很便宜。新店蓄勢待發,看起來風光,但其實書店整體不斷虧錢。

「光是三間店的租金,就要60萬元,」沈榮裕提到,現在都是把以前賺的虧掉。

既然虧錢,為什麼還要繼續做?沈榮裕在台北三重區長大,愛看書的他小時候在書店看書都會被老闆趕走。從那之後,他希望能開一家便宜的書店,讓顧客負擔少一點,想抄書、看書和拍照都沒關係。

「書店是城市之光。」沒有了書店,城市就沒有光芒。對他而言,開書店靠的是理想,天龍一路走來40多年,看著許多老顧客從小買到大,為了他們也要堅持下去。

沈榮裕形容,每個客人都是他的貴人,買超過100萬的會員太多了。今年逝世的李敖大師也是他的常客,買了50多萬元的書。

但靠理想無法果腹,沈榮裕努力做出特色,從16年前震撼市場、毀譽參半的69元書店,到現在以簡體書為主打,不斷求新求變。

「大陸我一年跑20多趟,」沈榮裕提到,每次去大陸都找最便宜最好的書,想辦法殺折扣,降低成本以提高競爭力。

這樣的努力,也讓他自豪表示,台灣的簡體書市場裡,天龍圖書不敢說是最大,但書種絕對是最多最齊全。

圖/提到自家書店,沈榮裕自豪在台灣的簡體書市中,種類最多最齊全。

借鑑海外作法 辦活動招攬人氣

因為時常奔波兩岸,也讓他有機會第一線接觸大陸出版業。「人家是像坐電梯一樣衝上來,」沈榮裕比了個向上衝的手勢,描繪大陸的出版盛況:民營書店在政府協助下如雨後春筍般一家家冒出,加上圖書免稅,造就書香盛況。

除了在對岸展店,沈榮裕透露也有不少書店業者有意來台,甚至想在重慶南路開店。可惜因為法規限制,現階段大陸知名書店如鍾書閣、新華書店仍無法過來。「如果他們來,書街怎麼可能不會旺?」沈榮裕反問。

振興書街只能靠自己,沈榮裕身兼重南書街促進會理事長,每年辦活動吸引人氣,未來還想仿照日本東京神保町辦古書街和古書祭,廣邀名人座談,希望能找到網路時代實體書店的突破口。

長年輔導關注重南書街的台北市商業處副處長江美玲非常肯定沈榮裕的用心,促進會還獲得2017年績優商圈產業亮點精進獎,補助款逐年提高。

「吼,你買這個不簡單,這位作者剛來台灣時沒有人理他,現在比媽祖還受歡迎。」訪談尾聲,顧客前來結帳,沈榮裕熱情招呼介紹。實體書店的生機,也許就藏在這份人情互動裡。

圖/天龍圖書店長沈榮裕,堅持要守住他心目中城市最美的風景。

關鍵字: 閱讀生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