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唐鳳:「5圈1叉」方針,防堵不實消息流竄

政府啟動打假〉專訪行政院數位政委
文 / 蕭玉品    攝影 / 賴永祥
2018-05-31
瀏覽數 26,250+
唐鳳:「5圈1叉」方針,防堵不實消息流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現今台灣內閣中,最了解假新聞議題的官員,非行政院數位政委唐鳳莫屬。 2016年10月,唐鳳接下數位政委,致力推動開放政府,面對網路不實訊息,她總是抱持正面態度回應,絕不閃躲,也不生氣。

例如去年,曾有知名網紅在臉書大罵唐鳳:「恐怖喔,原來唐鳳就是納粹宣傳部的頭子喔~」她選擇面對,只要有任何媒體提到她,有不實處,她有藍勾勾的臉書帳號,就馬上在底下回應。 

「面對它,才能接受它,處理它,才能放下它。」唐鳳說。

目前,政府已訂出處理爭議訊息的「5圈1叉」方針,精神和歐盟提出的方案類似。5圈是指面對爭議訊息時,鼓勵民間自律、第三方督促、相應部會即時回應等。1叉是指政府絕不對網路言論控管性立法、修法,以維持言論自由。 

且看嫻熟網路世界的唐鳳,如何從國家、個人角度解讀不實訊息。

以下為專訪摘要: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你不希望用「假新聞」三個字,而用「不實訊息」,原因是? 

唐鳳答(以下簡稱答):假新聞可以作三種完全不同的解讀,一種是新聞工作者做出來的報導,但不是事實;或不是新聞工作者做的,假冒成新聞。我本以為只有這兩種,後來跟台北市長柯文哲座談時,他說有時記者寫出來的東西,編輯下了相反或完全不相干的標題,也叫「假新聞」。因此,假新聞三字沒有操作型定義,任何人覺得是假新聞,就是假新聞,這樣無法討論事情。重點是可能明知訊息是不實的,卻還傳播,就有比較清楚的定義,在英文叫做disinformation(假資訊)。

問:社群網路力量愈來愈大,有人說FB已變成散播仇恨的平台,你怎麼看待這問題? 

答:線上違法跟線下行為要有相同責任,不因在線上做就不違法。我們正在立法院逐條審查的「數位通訊傳播法」(下稱數位通傳法),就是確保線上行為、線下行為等量齊觀。

可要求網路平台下架侵權貼文

平台如果主張事前不知道他會po文,不做事前審查,至少事後要有救濟手段。數位通傳法規定,如果我覺得你現在侵犯到我的人格權,或其他跟著作權無關的權利,可以要求平台先下架文章。但如我十天內不向發文者提告,文章可以恢復上架,類似暫時處分的概念。

線上散播速度非常快,等到提告後,法院才提出禁制令就太晚了,所以請平台暫為處分,我十天內提告,平台不會負擔連帶責任,不然我就可以主張連帶責任,一起向平台提告。

這是在「vTaiwan.tw」跟其他平台討論多輪後,出現的折衷方案,不會讓人覺得平台要負全部責任,但也不能完全免責。

問:據你了解,使用者有辦法靠自己能力查證或辨別事件真假嗎? 

答:比對一件事,如果沒有接觸各種訊息,聽到第一個訊息時,就會覺得有道理。但大家能否留些時間,接觸各面向的講法?

像Google,你找到政治訊息時,底下會自動提醒有一些事實查核機構,例如Politifact、Snopes網站,對這則訊息做了哪些查證、平衡,這是Google有意識在營造出的對比式閱覽。

台灣也有在LINE群組裡流傳的訊息,LINE是最困難的,網頁可以被找到、加註,LINE是一則則訊息,沒有平衡空間。但即使在LINE這種最沒辦法平衡的地方,我們也有「真的假的」闢謠機器人,這不是政府出資、出人,是民間的朋友每次、每週 都在聚會,查證LINE上最容易散播的訊息。

這個空間並不是天生的,而是有意識地營造,現在有許多公民社會的朋友正在營造這樣的空間。

問:事實查核,你認為民間扮演很重要的力量? 

答:如果政府來做,民間會愈來愈沒有空間、萎縮,慢慢就往網信辦(中共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去了,這不是創新模式。

面對不實攻擊 不閃躲、立馬回應

問:你面對假新聞、不實訊息時,會怎麼處理? 

答:網路上很多都是「腦補」,看到幾句話就補上自己很了解的脈絡,如果你放任腦補,事情會愈傳愈兇。大家在PTT上不好的習慣,是不等當事人澄清,就加油添醋,講一堆有的沒的。但當你有更強的證據出來時,底下也會有一批人推文上去,提醒你別忘了PTT是很多謠言的發源地。PTT是有自我匡正能力的社群。

PTT有個說法叫「玻璃心」,容易感到心碎,如果這時無法稍微拉段距離,喝茶、聽點音樂、調整好心理再回來,確實會造成較大的主觀傷害。

但這是媒體素養,我們沒辦法要人家不能揣測我們,尤其公眾人物做的事情都會被揣測,唯一能做的,是養成習慣,例如碰到唐鳳的事情,PTT會有「樓下唐鳳」的推文,我會真的跑出來,在24小時內回覆。

問:網路上有帶風向和洗版行為,你認為看新聞的人,也就是所謂的「鄉民」,要用什麼態度面對這些訊息? 

答:首先,不要把它當作新聞,它只是爆卦而已。以前我們的教育是,特定字體印刷品、老師用特定聲音講出來的,會覺得是權威。

大家首先要養成:不管用什麼聲音講出來,配上胡適或誰的照片,都沒有任何權威性。所有的權威都建立在反覆切磋與自己的判斷上。

在老牌、有言論自由的國家,例如北歐這是常識。但台灣有言論自由至今才30年,還沒有夠多的時間,從本來對文字、語言的威權態度,轉換到公開、開放言論市場的這種態度。如果再過三代,可能問題就小了。

你的威信不重要,重點是誠信,誠信建立在不斷互動上,讓大家愈來愈了解你,這是基本態度,跟是網路或紙本沒有太大關係。

問:看待假新聞議題時,從國家、個人的角度來看,能否分別給予建議? 

答:這是全世界的問題,如果一直覺得是台灣的問題,反而不能接上國際正在凝聚所有力量來解決這些問題的網絡。

歐盟最近才通過不實訊息的指導方針,跟「5圈1叉」的精神相同,而且歐洲有很多研究者,從技術、法規、人力上彼此支援,德不孤,必有鄰,大家一起來承受,不會孤單。

個人上,最重要的是有沒有辦法轉化負面的感受?在心裡有沒有留一個空間?網路的問題是一方面會嚴重腦補,另外是有成癮性,腦補後還會持續接觸,這是很不舒服的狀況。

腦補短期無法解決,成癮性則能透過一些方式,不管是認知行為治療或裝設工具,像我裝瀏覽器插件,或把FB的縮圖改成灰階,讓我比較不會中毒。個人識讀的素養,可透過教育、技術達成。

本文出自 2018 / 06 月號

謊言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專訪科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