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嘲諷、無數的自婊彩蛋

《死侍2》:不搞英雄正氣凜然那套!萊恩雷諾斯玩世不恭到極致

文 / 魯皓平      2018-05-17
《死侍2》:不搞英雄正氣凜然那套!萊恩雷諾斯玩世不恭到極致


同樣的狂妄、再一次沒有極限的嘲諷,你一定還沒忘記2016年,《惡棍英雄:死侍》(Deadpool)帶給觀眾的極致震撼。當時,演員萊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還親自抵台宣傳,那毫無距離的親切魅力彰顯死侍最引人入勝的無厘頭深刻。

如果在第一集中,你已經認清他能夠打破「第四道牆」、跟觀眾隨時互動的樂趣,那麼在第二集裡,除了同樣滿滿的瘋狂外,他還多了無數自婊、挑釁、嘲笑、惡搞的顛覆,若你懂電影,你也許便會在一個轉瞬間的台詞、肢體動作被逗得哄堂大笑,就算未必能了解其中的作梗,導演也安排了無數能令人瞠目結舌的視覺饗宴。

以下影評無雷,請安心閱讀:

接續首集之劇情脈絡,因為罹患癌症而積極尋找解方的韋德威爾遜(Wade Wilson),卻因為不肖分子的惡意非法實驗導致被毀容,但卻意外獲得強大的自癒能力、接連也根治了癌症。本身就是退伍特種部隊傭兵的他,藉著矯健身手與軍事技法開始展開復仇之路,也開啟了笑死人不償命的旅程。

從來行事便完全無跡可尋的死侍,這回在全新角色「機堡」(喬許布洛林Josh Brolin飾)加入下更迸發無數精湛火花,兩人本身在現實中就是好朋友的幽默互動、反英雄人格襯托下的厭世和黑暗,電影中處處都能令人莞爾、拋下道德包袱的荒謬,這讓電影已經不只是電影,而是彷彿你我都活在那個宇宙中。

機堡是位穿越時空,並感染了生物機械病毒而變得半生化的戰士。相較於死侍的玩世不恭態度,機堡可說更是冷面無情,而讓這兩角色可以碰撞出極大火花的地方,在於他們有著同樣的際遇。

他們倆都是真正的「邊緣人」,兩人的生活都無法美滿,一直是活在社會邊緣的環境下,但他們表現痛苦的方式卻截然不同,也因為這樣的設定,讓故事不是單有爽翻天的動作戲碼,及放聲大笑的喜劇演出,而是有著更深層的情感基礎做為這系列作品的骨幹。

也許在外表與行為上看來,死侍看似殘暴、血腥、沒血沒淚,但內心骨子裡的他,其實有著或許比你我還要濃烈的情感,本集在質感上增添了愛情的態度,以及多少提到了變種人在社會上的歧視、政府嘴臉的齷齪,頗有暗諷的意味。

不得不說,死侍一定必須是萊恩雷諾斯,而唯有萊恩雷諾斯才能如此徹底地詮釋死侍,他活像極了死侍之本尊,不僅自嘲功力十足,還極盡一切酸了自己好幾回,也許正是這樣的幽默,觀眾會深深愛上這人物的魅力,接著跟他一同出生入死。

集喜劇、動作及劇情表演才華於一身的萊恩雷諾斯,對死侍一角可是投入全部的心力,不僅演出主角,同時也參與了兩部《死侍》系列作品的編劇與製作。他從漫畫中汲取人物,塑造成屬於自己的角色。死侍與萊恩雷諾斯之間有著相輔相成的效果。

有趣的是,電影中埋了超級多精彩的彩蛋和致敬,而且出現的時機和次數多到令人意猶未盡,細細咀嚼,那情緒會在心底中盪起極大漣漪,然後再不由自主地鼓掌叫好。

此外,滿滿的動作戲碼,在導演大衛雷奇(David Leitch)詮釋下,自然一點都不馬虎。他曾是特技演員、武術指導,熟稔各種不同動作場面運鏡和剪輯的他,讓《死侍2》的畫面流暢又充滿力道,同時在美感兼顧的狀況下又不忘賣點限制級的血腥放蕩,著實令人讚嘆。

在第一集時,死侍要對抗很多敵人,身上背著兩把長刀及攜帶著短槍,華麗的武打動作多少帶有著東方武術的色彩,而俐落且精準的槍法更是在首部曲裡精彩呈現,特別是一發子彈貫穿三人的驚人槍法。

在新作中,也因為導演擅長於武打動作片拍法,這次讓死侍將有更多厲害的近身搏鬥,及神乎其技的刀法、要害攻擊,呈現真正驚險的戰鬥。

關鍵在於,最讓影迷熱愛死侍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在於死侍擺脫一般超級英雄電影的正氣凜然,又或說是正經八百,玩世不恭的他,不時挑戰道德極限,更三不五時打破第四道牆跟觀眾互動、抽離劇情來批判現況,就此拉近與觀眾的距離,似乎是像是他就坐在你旁邊陪你邊看邊碎嘴電影,死侍本人並沒有把這類型看得太嚴肅,也不會太嚴肅地看待自己。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