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傷痕啟示錄

文 / 林文玲    
1996-06-15
瀏覽數 13,350+
傷痕啟示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二二八事件」之後不久,作家吳濁流在「黎明前的台灣」一文中這麼寫著:

「說什麼外省人啦,本省人啦,做愚蠢的爭吵時,世界文化卻一點也不等我們。因此我們與其努努不休於那些無聊的事情,還不如努力建設身心寬裕而自由的台灣,從這一點來說,是不分本省人或外省人的。」

近五十年後的今日,讀來仍然適切。在「人民出頭天」的總統直選後,儘管少有人回頭探詢,何以「我是中國人」與「我是台灣人」遊行如此激烈對峙?何以當民進黨支持者嚴厲抨擊許信良在客家地區以客語發表政見後,彭明敏會在客家選區大敗?族群問題卻未曾遠離,身心受創的情緒,不分福佬人、外省人、客家人、與原住民。

許多非外省人並不明白,當外省人面臨被教育數十年的身分認同傾毀於一旦,並莫須有地承擔過去執政者的政策謬誤時,心中如何惶惑於自己的歸屬。

「外省人是二二八的創子手?我們民國三十八年才來台灣,憑什麼要為民國三十六年的事件負責?」一位自從政府解散軍中國劇團後頓失舞台的國劇琴師,幽幽說道:「外省人是既得利益者?經國先生的太太今天這般光景,郝柏村連肩上的星星都被卸下來,我們說國語也成了罪過,告訴我,外省人的特權在哪裡?」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