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發展再生能源 勿重蹈西班牙覆轍

文 /    攝影 / 張智傑、陳宗怡
2018-03-05
瀏覽數 20,350+
發展再生能源 勿重蹈西班牙覆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根據報導,金管會希望銀行業、保險業者投資政府指定產業;其中一個重點是綠能(又稱綠色)產業,並計畫將投入此產業的金額列入年度施政計畫關鍵績效指標(KPI)。今年度目標是投入累積總額達到1.1兆元,包括保險業投資新創綠能產業、本國銀行辦理新創綠能產業放款及發行綠能債券等。

依據金管會的統計,到前年底止,投資、融資綠色產業及綠色債券發行的總餘額約9,900多億元,至去年6月則增至1.02兆元;其中以融資為主,投資綠色產業僅52億元、發行綠色債券52億元。現在的挑戰在於,這種每半年增加300億元的速度必須維持,才可能達到今年年底1.1兆元的目標。

政府推出這些政策,如果僅止於提出建議,各金融機構仍可自由地評估投資計畫,依經濟效益決定投資與否以及個案優先順序,那就比較沒有後遺症。但如果政府利用公權力,進行強制或半強迫的引導,讓保險業投資一些原先無法通過財務標準的計畫,就可能在未來產生巨大的問題。

發展再生能源 勿重蹈西班牙覆轍

(圖/依金管會統計現在每半年增加300億的速度必須維持,才可能在今年年底達到1.1兆元;截自維基百科)

最基本的問題是,再生能源的成本一直以來都沒有反映在能源價格上。除非可以改變這個基本前提,發展再生能源一定會產生虧損。這些虧損最後由誰來填補?不是由發展再生能源的廠商,就是由納稅人來填補,且都不可能長遠繼續。保險業的資金來自保戶,投保時間通常很長,等到20、30年後,保險人需要理賠,但再生能源投資計畫卻未有真正的效益,將造成保險業的虧損,最嚴重的話可能影響理賠能力,那就會演變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以西班牙為例,該國是2010年至2013年歐債危機的主角之一,其公債殖利率曾經在2012年7月攀升到7.5%(現在是1.55%),後來請求歐洲央行協助才度過危機。造成西班牙債務危機,乃至列居歐豬五國(PIIGS)的原因很多,包含房地產泡沫化等,但是推波助瀾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正是其太陽能電力政策。

西班牙照理說是發展太陽能非常理想的地方。西班牙南部幾乎都是地中海型氣候,平均日照天數遠超過其他氣候,包含亞熱帶的台灣。西班牙政府為大幅發展太陽能,在2007年推出了一個非常優厚的補貼計畫:任何人安裝太陽能板並將其電力賣回給電網,西班牙政府會透過其補貼的事業支付每千度小時(又稱百萬瓦時MWh)556美元;但若是燃煤電廠,電網支付的平均費用僅為52美元。換言之,太陽能發電的收購價格超過傳統能源的10倍。

發展再生能源 勿重蹈西班牙覆轍

(圖/西班牙照理說是發展太陽能的理想地方,但光電政策卻讓西班牙政府付出很大的代價;巴塞隆納計畫)

這個政策公布以後,太陽能發電在西班牙成為全民運動。民間新成立一堆公司、家家戶戶裝設太陽能板來「搶錢」。2006年太陽能發電只占西班牙全部發電的19%,到了2013年4月,已經達到54%,接近原先的3倍。這樣的全民運動,加上成本並沒有反映在電價上,讓西班牙政府付出很大的代價。到了2013年,光是太陽能發電電價補貼,就讓西班牙政府產生了340億美元的赤字,約合1兆台幣。

不但如此,根據研究,受優惠補貼的太陽能產業在西班牙每增加1個就業機會,會讓其他部門減少2.2個就業機會;但這些創造出來的就業機會有9成只是臨時性工作。而太陽能產業每創造1個就業機會,政府的成本,也就是所有納稅人必須負擔的金額,是每年77萬美元。這樣如何能不發生債務危機?

回頭看台灣,發展太陽能發電時有兩個問題不得不面對:第一,我們有哪些地方適合發展太陽能產業?台灣存在地區性差異,各地氣候、日照天數相差很大,條件和國外有異。第二,發展太陽能的成本是否可以反映在電價上?若在可預見的未來,答案都是「不可能」,那麼,發展這種能源就不能真正去列出高超的數量目標來加以列管,否則等同自尋破產。

我們希望以西班牙的債務危機歷史為鑑,不要重蹈覆轍,尤其不能用保險人繳納的保費作為政策使用,否則將使保險公司財務出現危機,危及投保人,造成全民問題。

本文轉載自2018.3.2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專欄」,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環保科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