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天祿要給尪仔找個家

文 / 李慧菊    
1996-03-15
瀏覽數 9,100+
李天祿要給尪仔找個家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八十多歲的李天祿,經歷國民黨在台灣所有文化政策。

起初,在沒有電視,收音機極少有的光復初期,李天祿和「亦宛然」的師傅、旭仔,跑遍大江南北,宣揚戶口普查、耕者有其田、三七五減租……。

後來,政府有錢了,開始要「發揚中華文化」,他也就成為第一屆薪傳獎得主、第一屆民族藝師,但瘦骨嶙峋的李天祿幽默地敘述這些獎的「用處」。

薪傳獎得主死時,可領十萬撫卹金。跟李天祿同期得獎的鼓王侯佑宗去世時,阿祿師覺得他家境太窮,替他多爭到十萬。

「我現在拿二等勳章,死了可以加一等。」九歲開始習藝的李天祿數著,政府設民族藝師,要給終身俸,拿跟大學教授一樣的薪水。當初「審過來審過去」才定案,結果給俸四年多後,戛然中止,「一句交代都嘸。」

扭到腰,躺在床上兩個多月的老人家,抽著菸說,他什麼獎都拿,法國騎士獎、美國「老鷹獎」(美國美華藝術協會的終身藝術成就獎),但「無路用啦,國家不重視。」

怕尪仔被當「垃圾」

在本土意識當道的今天,歌仔戲再放光芒,掌中戲卻潦落依舊,過去跟著「亦宛然」的後場(文武場)已散得差不多。李天祿的兒子一旁補充,布袋戲之所以無法與歌仔戲媲美,是因為木頭旭仔不會「駛目尾」(眉目傳情)。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