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總編輯的話

文 /    
1990-11-15
瀏覽數 6,600+
總編輯的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文化到底是什麼?

「中華文化的包容性與雄渾的開創性,使我們每能於逆境中克服困難,於危疑中剛毅奮發,」李登輝總統在首次全國文化會議中指出。

「企業文化能改變人的習性,是操縱工作人員變得振奮勤快或委靡懶散、嚴苛或友善、合群或孤獨的巨掌,」這是「塑造企業文化」一書作者的剖析。

「文化其實就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價值觀和氣息,」一位文化工作者說得淺顯。

儘管對文化有不同的解釋,但他們都指出了文化的精髓:它是一種在生活中的價值觀和趨動力。

找不到生命基點

一個國家的文化最容易彰顯的,就在國民的氣質上。

為什麼以色列人最常送人的體物是花?為什麼大部分日本人在搭地不鐵時都在看書?為什麼德國的導遊會告訴旅客:「集合時間是一點四十一分」?為什麼瑞士只有價錢貴和不貴的旅館、沒有乾淨與不乾淨的旅館?

如果拿這些來看今天我們的國民氣質,美國時代雜誌、新聞週刊會出現「貪婪之島」和「醜陋的都市」的批評,就不足為奇了。

經濟的成功發展,使得人們富裕了;但文化的失落,使人們對生活與生命的意義找不到基點,「人們找不到安身立命的東西,」文化工作者奚淞一語點破。

傳統文化中賦予人生命與生活意義的「道」瓦解了。正如陳立夫資政所說:「道是人類共生共存的原理,」它包括了「公」、「誠」、「仁」、「中」和「行」。這些「道」在現代社會中已日漸薄弱。

於是我們的國民氣質是:

--浮躁暴戾之氣。對許多事沒有耐心、不肯容忍。「議會殿堂裡要比聲音大、街頭上要比拳頭大,」甚至連計程車司機都容不得前面有一部車擋住他,非要不斷地超車。

年輕一代渴望急速成功、成名,不肯按部就班、踏踏實實工作。企圖心強的人深信「人際關係是成功的本錢」,要踩著別人往上爬升,只問結果,不顧過程。

--暴發戶貪婪之氣。有錢,但沒有品味。據說台灣可以有十五萬元一桌的酒席;報載一位多金的企業家進口了一部破十項金氏紀錄的勞斯萊斯的「巨無霸車」;台灣每年花在XO白蘭地上的錢是十二億元台幣。

讀書人口令人汗顏

而我們的讀書人口卻是令人汗顏。根據新聞局的統計,台灣十五歲以上的人,在每天六小時多的休閒生活中,閱讀報紙、雜誌和書的時間只有二十二分鐘。每戶所得中花在買文具與閱讀物上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一。

「股市大跌,企業老闆就要找政府救急;報紙,雜誌、出版公司這些文化事業關門有沒有找政府幫忙啊!」一位文化人激動地說。

--自我中心之氣。凡事從自己的利益出發,「沒有忠誠,沒有感恩,」一位老一輩企業主感歎苦心栽培的幹部為了高薪、為了高職位,說走就定。

以自己為中心的人通常也不會關心別人,對社會國家相當冷漠。今年七月,聯合報副刊連續刊出卡位殘障人士如何奮鬥成就的故事。其中有三位都道出,在美國得到很大的關懷與幫助。二十六歲的黃美廉更說:「小時候在台灣,一天在路上不小心跌倒了,路上沒有人扶我起來,反而笑我。」

一個「做」的時代

要改變人的氣質、國的文化,真是耗時經年。

它必須從根本做起,探索到深層的源頭去。「一個從小沒有讀書(不是教科書)習慣的小孩,長大了也不會看書;一個沒有音樂和色彩薰陶的小孩,如何能對藝術有感應?」一位四十歲的母親有感而發。

在紅十字會當義工的一位教授,很想發動在小學教科書中如人「如何善待智障人士」的教材,他說:「讓孩子從小關懷智障者,不要怕他們。」

「文化要踏踏實實,不要空喊口號,」參加全國文化會議的人都感覺現在不是一個「說」而是「做」的時代。

「文化工作不能只靠文建會,還要各政府部門參與,」文建會郭為藩主任委員透過媒體提出呼籲。然而文化既是人們的生活,更重要的還是人們的反省與覺醒,感受到它的切身切膚。「政府充其量是提供好的環境,」一位出版社負責人說。

大陸著名作家劉賓雁來台訪問,臨走前留下一句感言:「人文主義的失重和精神文化的失衡,使台灣的富足和自由都失去了光彩。」

十四項建設工程的落後、中國能否如德國一樣順利完成統一工程,恐怕都不如馬上「重建文化」更急切。縱使文化是看不見、摸不到的,卻是推動我們現代化的一隻巨掌。

本文出自 1990 / 12 月號

第05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