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味道之傳承

文 / 孫東國    
2017-12-26
瀏覽數 8,550+
味道之傳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早陣子一大早跳上計程車,著司機開往蔡潤記。看看電話,快十點,心中暗道:「有點太晚出發,希望還不會太多人。」

還沉淫在猶豫之間,司機笑笑問:「是去吃粉麵嗎?」

「是呀,司機也喜歡蔡潤記?」可能遇上同道中人,心中暗喜司機會否為我的魚蛋牛腩粉全力加速。

「有吃過,但實在吃不慣。」司機續道:「不理解為何一大早吃牛腩魚蛋粉麵,不會太油膩嗎?」

「司機不是大埔人?」

「我粉嶺開過來。」

忍不住笑笑。

「難怪,大埔人就有大埔人獨有飲食習慣,我吃了三十幾年,不吃才渾身不自在。」

三十幾年,一個月吃兩三趟,由十幾元一碗吃到現在三十元一碗,蔡潤記也由只休農曆年,到今天每星期例休一天。吃過成千上萬次,最難忘中學時期的一頓蔡潤記午餐。

「中學午餐吃蔡潤記?」某次跟太座說起這事,她忍不住大聲反問。

她驚訝全因蔡潤記的風骨,於大埔屹立幾十年的蔡潤記,風雨不改於早上七點半啟市,直到賣光為止。一般,日不過午便關門大吉。所以常笑說,於大埔找吃,最常吃到的反倒是:閉門羹。

說回那頓午餐,記得當年正值升大學選科時間,一天,跟我特別稔熟老師約我午餐,沒想太多便恩然答允。到午飯時間,老師不說甚麼便著我到校門等他。半响,身旁馬路閃出一輛私家車,老師探出頭來,喝道:「上車吧。」

還以為只於學校附近隨便吃吃,怎料到上車後直奔蔡潤記。那天人客多嗎?那天午飯談了甚麼?是關於選科嗎?通通忘得一亁二淨。只記得和老師各點了一點牛腩粉,兩瓶大可樂,一碟油菜,再加點了一份淨牛腩拼粉腸,埋單合共$74。

蔡潤記的牛腩別樹一格不在話下,送上來,香濃鮮酥的湯香撲鼻而來。有別於廣東清湯腩的清,也有別於潮式滷水腩的濃,黑漆漆的牛腩像以醬油滷汁燜制,味道沉穩而不過鹹,肉質鬆化吃得人齒頰留香。除了牛腩還有魚蛋,天天自家制作,鮮濃俱備,不難想像,大埔舊時乃漁民聚居之地,能站得住腳的魚蛋粉,差不了哪裡。順帶一提,大埔人習慣一大早吃粉麵,全因舊時漁民半夜出海打魚,一大早辛勞工作過後,肌腸轆轆,一碗熱呼呼的魚蛋牛腩粉麵最受用。有點像今日築地市場一大早營業的概念。

若不是老師點菜,也不知蔡潤記的粉腸也如此美味。為何牛腩魚蛋粉麵店賣粉腸?我也不懂。不過,有賣就吃,好吃也不想太多。粉腸處理得宜,不腥不苦,入口嫩中帶點脆,簡單卻不平凡的味道。今天健康飲食當道,懂欣賞粉腸的人也越來越少,有時一人獨吃也不想點太多。一碗粉麵,簡單滿足就好。

總覺得跟老師吃過那頓蔡潤記後,美味變得不再單純是美味,那碗色澤豐潤的魚蛋粉,湯頭也變得特別深遂。老師八九年前移民到澳洲,失聯了好一陣子,托福於科技發達,最近終聯絡上,更不時what’s app聊天。

「我兒子過陣子回港玩玩,他對你介紹的美食很有興趣,有否時間帶他們走走?千萬別勉強。」

「樂意之至!有人陪我吃東西,高興都來不及。」第一時間回覆老師。

今天換成我帶著二十出頭的小伙子走進蔡潤記。

「蔡潤記點菜有好多法規,亂點,又或點了沒賣的東西會被狠罵。」進店後我搶先叮囑:「我們都來一碗牛腩粉,飲料自己去拿,再加點一客淨牛腩拼粉腸吧。這邊的粉腸很有名,讓你試試。」

看著小伙子大啖牛腩,又為著粉腸簡單而不平凡的美味而驚訝之時,暗自覺得不單蔡潤記這種老店該存留下去,同時,對美食的認知,也該隨著味道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