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治療10週年,成功降低毒品成癮、愛滋傳染問題

毒品患者的心聲:成癮是種可治療的疾病,而不是道德上的失敗

文 / 魯皓平      2017-12-14
毒品患者的心聲:成癮是種可治療的疾病,而不是道德上的失敗


也許,每個人都曾經走過錯誤的道路,或許是傷透了家人的心、也可能是在愛情上有著難以彌補的缺憾,甚或是因為生活面臨重大挫折,在損友的誘惑及慫恿下,踏入了最無以復加的毒品不歸路。在外人看來,這些吸毒者可能會被貼上難以抹滅的標籤,但對國家或社會而言,其實絕對沒有一個人應該被放棄。

10年前,台灣衛生福利部即開始了藥癮替代治療,雖然在推行之初,醫藥法政各界抱持不同見解,但隨著這些年來的影響和改變,著實已有效地為台灣的重大公共衛生政策寫下成功的一頁,除了有效抑止毒品氾濫之問題,也能讓患者擁有重生的機會。

替代治療10週年 醫界嶄新里程碑

今日,衛福部特別舉辦「替代治療10週年特輯」發表,現場除舉行專題演講外,並由藥癮治療專家、各縣市地方衛生局代表進行交流座談。

衛福部部長陳時中說,替代療法在推行當年,是個很衝擊的概念,當時他在衛生署擔任副署長,積極奔走與法務部、警政署溝通,獲得施茂林和侯友宜之大力支持,溝通非常順暢、執行過程也很順利。

因此在各縣市響應下,衛福部開啟之示範計畫是十分成功的,「因藥癮共用針頭而感染愛滋病的人,從當年約2400個,降到現在約只剩下60個,這代表一個觀念的成功,持續減害,以愛滋病防治為出發點,為社會進步跨了一大步。」 

他強調,毒品氾濫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此除了治療之外,包含緩起訴、戒斷、回歸社會的三步驟很重要。未來,陳時中希望把美沙冬推廣到更多的地方,讓偏鄉也有藥癮治療中心,幫助更多的患者找回自己人生主控權。

美沙冬治療目標:完全停用海洛因

事實上,所謂替代治療,是經過醫師專業評估,讓藥癮者以口服合成鴉片類的替代藥品如「美沙冬」,取代靜脈注射海洛因的行為,畢竟毒品的成癮性高,在戒斷期對患者所造成的身心靈煎熬,恐怕是你我都難以想像的噩夢。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衛漢庭醫師解釋,海洛因藥癮是一個腦部疾病,需要妥善的美沙冬治療搭配行為改變,它不是單純的解癮。「美沙冬替代治療需要長期甚至終身服用,喝愈久效果愈好,治療目標是要完全停用海洛因,並下降死亡率,是救命的藥。」

在從前,政府為了防制毒品危害,各國莫不以嚴刑峻法來懲罰,長期下來卻陷入抓不勝抓的窘境,就算在戒毒所成功克制毒癮,未來再碰上毒品上癮的機率還是非常高。隨著醫療科技不斷進步,對於毒品的認知,也更應該有著全新視野,「解決吸毒問題無法立即根治,需從慢慢減量開始。」

親身經歷分享 幫患者找回正常人生

從20歲開始就使用海洛因的林小姐表示,當時在戒斷時的痛苦,實在不是輕易可以用文字或言語來形容,不只毀了家庭,也讓生活產生驟變。「以前我只要有錢,一睜眼就是打針,然後把所有錢都拿去買毒品,在接受美沙冬療法以後,我現在不用這樣花錢,也能正常工作,開啟不一樣的人生。」

而另一位個案小復,從2001年時就因為離婚、家庭因素的關係,在心情極端沮喪的狀況下接觸了海洛因,然後被抓、被管制。開啟美沙冬替代療法後,能回歸正常生活是他最大的收穫,「以前在吸食海洛因的時候,一天要花1000元買毒品,但現在我已經不用花這麼多錢,也能夠正常上班作息,不用再每天渾渾噩噩。」

成癮是種可治療的疾病 而不是道德上的失敗

被譽為「美沙冬之父」的Vincent Dole曾說,「成癮是一種可治療的疾病,而不是道德上的失敗。」醫學上,有許多成癮者係因為逃避現實壓力、受騙接觸而無法自拔、更有因為開刀止痛而藥物上癮,因此,若對有意願戒除海洛因毒癮者,採取替代治療,持續給予美沙冬或丁基原啡因來減緩戒斷海洛因時的痛苦,這是國際上行之有年的毒品防治重要道路。

關鍵字: 健康醫療社會關懷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