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右任先生與標準草書

文 / 一流人      2017-12-12
于右任先生與標準草書


早在甲午戰爭之後,受到世界文字簡化運動的影響,我國即已有漢字改革運動,起初為字母運動,進而演化為漢字注音,其後又有所謂國語羅馬字與拉丁化新文化拼音字之產生,至民國二十四年,教育部更頒行一簡體字表,計有三百二十四字(註一),在此一片改革漢字的浪潮衝擊之下,激起于右任先生對改良我國文字以及整理草書之動機(註二),先生潛研書法,熟悉字源演變,所以對文字改革工作更有著承先啟後的使命感。民國二十年,先生與書法同好在上海成立「草書社」,民國二十一年更成立「標準草書社」,積極從事草書之整理與推廣,欲將草書標準化,以恢復其文字之基本實用功能。

「草書社」創立初期,于右任先生與章太炎先生同樣是主張以「章草」為中國文字的書寫體的,但是後來發現章草中有許多字草法落後且不能算是草書,另外草法也不一致,所以又與草書社同仁從事二王法帖的蒐集、考訂、編排,但是在整理工作完成後,卻發現二王草書雖美,但是在組織上,後代書家卻有更進步的寫法,如採用二王草書,恐怕會演變成重美藝而忽略實用的情況,所以將即將成書的二王法帖放棄。最後才決定採用流傳最廣、書者最多的千字文為底本,並不分書家、碑帖之別,依四個原則選取〈標準草書草聖千文〉的字彙。(註三)

于右任先生於〈標準草書自序〉中言:「世界各國,印刷用楷,書寫用草,已成通例。蓋前者整齊正確,而後者迅速適用也。吾國草書之興,遠在漢初,先哲立旨,為其『愛日省力』也」。先生認為楷書可由印刷字中繼續推廣,而書寫應用則可從傳統之草書中去整理簡化,因為草書是中國繁複方塊字形中最簡便、美麗的型態,如能將之標準化,自然有相當大的推行價值。草書之所以會沉埋,就是因為沒有建立起標準(註四)。如能讓一般人學習便捷且不相混淆,那將能大幅提昇中國文字書寫速度,並達到簡化文字的效果,並且具有相當的美觀性,不會減損其藝術價值,因此于右任先生的改良文字行動,可以說是由草書標準化的工作中積極去推廣的。

「標準草書社」成立之後,于右任先生為使標準草書之結字、筆法更趨理想完美,雖身處國家內憂外患之秋,仍利用餘暇不斷潛研。自民國二十五年至三十七年,僅是《標準草書》之修訂出版即高達六次之多,而其個人之書法創作亦屢見採用標準草書之選字以為表現。其後,居台初期,戰亂動盪、文具物資缺乏,但先生仍臨池不輟,未曾中斷。民國四十年以後,政局日趨穩定,先生讀書練字更勤,此期間是先生對標準草書之整理與編寫最積極之時刻,自民國四十年迄四十七年,「標準草書」曾有三次修正版問世,而先生書寫〈標準草書千字文〉之次數更難以計數。先生這種精益求精的態度與精神,值得吾人欽佩。

註一:唐蘭《中國文字學》,頁一八六至頁一八九。

註二:參見劉延濤《于右任先生年譜》。

註三:劉延濤《草書通論》。

註四:劉延濤《草書通論》〈參、標準草書之體例〉。

本文節錄自:《于右任書法珍墨:小字標準草書草聖千文》一書,于右任書、廖禎祥典藏,臺灣商務出版。

關鍵字: 生活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