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多了個刺青

文 / 一流人      2017-11-24
那一年,我多了個刺青


我一九九七年八月來台灣。法律規定戴安全帽是從那年五月開始的。所以我剛來的時候,大家還不習慣戴安全帽。路邊到處都在賣安全帽,有賣安全帽的旁邊就有賣神奇東西。這個東西叫做解碼器。現在年輕人應該不知道,這個解碼器,只要接第四台的線就可以看到A片頻道。現在電腦很發達,所以感覺不到這個解碼器的威力。我第一次買到的心情是,好像買到哆啦A夢四次元百寶袋的感覺。二十四小時都可以看到A片。二十四小時呢!

睡覺前看到睡著,早上起床繼續看。從晚安到早安都是A片。我第一次買解碼器回家的時候超級興奮,後來回家才發現,區碼錯誤看不到!試了好幾次都不到。第二天下班後,很生氣地拿去換。老闆很有誠意地說對不起,直接送一個解碼器給我,後來我跟他閒聊了起來。

老闆:「有沒有去過溫泉?」

我:「沒有。」

老闆:「那我們現在去吧!」

他找了朋友去陽明山泡溫泉,到陽明山已經凌晨兩點。現在回想起來,跟認識兩天、賣解碼器的老闆一起去泡溫泉,我很勇敢呢。那個時候,我什麼都不怕。勇敢與白痴,其實差一點點呢。我年輕時候的座右銘是:「不要看腳下,先飛了再說!」想做就做,不要想太多。

別相信說自己是台灣NO.1的人

我有時候很大膽,有時候膽小。來台灣半年,有一天餐廳休息。一個人逛東區的時候,看到刺青店。我突然有想刺青的衝動。但刺青不能開玩笑。失敗了就是一輩子的後悔。我想先看看店面,裡面有個很瘦、全身刺青的人打坐。他閉著眼睛跟我說話。

刺青師:「你來了。」

我:「我來了。」

那個時候感覺好神奇,他好像在等我,看起來很厲害。

刺青師:「你想刺青是不是?」

我:「對。」

那時候我覺得,你怎麼知道?現在看來只是廢話。來刺青店,沒人要剪頭髮。但那時候我很緊張,我覺得他都知道我要什麼。刺青師傅給我看他身上的刺青,他背上的刺青很漂亮。

刺青師:「我是台灣NO.1的刺青師傅。」

刺青師:「我吃素,過幾天要去西藏。」

我聽完後覺得很厲害、很屌。現在覺得吃素跟刺青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他是台灣第一名耶。要刺青的話,我想刺簡單又有意義的,我選了太極的圖案。他說,這個圖案很簡單,只要三千五百元。師傅很有自信地開始。其實比我想像中還要痛,但忍耐一下就好。我心裡幻想刺青之後的樣子就不痛了。年輕時候對刺青有莫名的憧憬,在身體上刺青是件叛逆但有意義的事。腦子裡的第一個念頭是對父母不好意思,因為他們給了我完整的身體,我卻傷害它,但我不是不良少年,我有信念與理想,爸媽不要擔心!我幻想很多女孩子會因為刺青喜歡我!Oh~ya!

做完白日夢,很快就刺好了。但是,看到圖案時覺得怪怪的。太極圖案歪歪的,不是很圓,而且顏色也不是很均勻。

刺青師:「過幾天就沒事,不要擔心,你會喜歡。」

過七天後,顏色不均勻,線條不漂亮,我很不喜歡。我要找他算帳,結果他不在,別的師傅在。我問他瘦瘦的師傅在哪裡?他說不知道,聽說被開除了。他看到我的刺青就笑說:「怎麼那麼醜?」我說前一個瘦瘦的師傅做的。他說幫我再弄一下,可以折扣,但還是要錢。我不甘願地再付三千元。

我:「上個師傅說,他是台灣NO.1的刺青師傅。」

師傅:「你不要相信說自己是台灣NO.1的人。」

我:「但那個師傅的背上刺青很漂亮,為什麼我的這麼醜?」

師傅:「背上都是別的師傅刺的,背上不能自己刺。」

我:「那個師傅說,這個圖案很簡單。」

師傅:「越簡單的圖案,越需要技術。」

我:「師傅,你說得有道理!」

這個師傅,不但調整我的刺青,也教我人生道理。不過,從此我再也不刺青了。

本文節錄自:《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1997我成為最台日本人》一書,北村豐晴著,大田出版。

關鍵字: 健康醫療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